内部邮箱 用户名 密码
首页 > 在线互动 > 局长信箱
局 长 信 箱
【查看全部回复】      【发布留言】     【关闭窗口】
提交人:刘程     提交时间:2017-06-05 15:54
标题:中央编译出版社5月13号出版的书怎么买不到
留言内容

《大国前途:“一带一路”与国家安全》一书将由中央编译出版社出版发行。

请问什么时候发行,大概什么时候可以买到?

回复时间:2017-06-05 16:26
回复内容 请联系55626985.
提交人:钟清志     提交时间:2017-03-30 09:46
标题:局长先生,你好。请问,对外翻译吗?
留言内容 我有个哲学类论文,希望翻译了投向国外的刊物。想到你们权威人才济济,所以问问!谢谢!
回复时间:2017-05-08 09:55
回复内容 请联系翻译服务部55626988.
提交人:庞晓虹     提交时间:2017-02-07 10:59
标题: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共享的英文权威翻译
留言内容 领导好!因基层工作需要,能否提供五大理念“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共享”五个词组的英文权威翻译。谢谢!
回复时间:2017-02-27 09:13
回复内容  请到我局官网中央文献重要术语译文发布栏目查找即可。
提交人:单洪涛     提交时间:2017-01-24 10:20
标题:《正确认识人性,建立完美的社会制度》投稿询问
留言内容 您好,我是《正确认识人性,建立完美的社会制度》的作者,请问一下,我的稿件接收与否,我什么时候能得到通知?我想将文章完善一下,还有一些其他事宜,怎么和您联系啊?
回复时间:2017-05-08 10:03
回复内容 请直接联系杂志。谢谢
提交人:黄湛     提交时间:2017-01-09 11:36
标题:对中央编译局马列部2016年12月22日来函的回复
留言内容

局长同志:

您好!

20161222日马列部回函收悉。回函说:“首先,‘正在生成中的人’和‘正在形成中的人’意思一样,不会引起歧义”,因为“我们仔细核对了原文”,两者都译自“der werdende Mensch”。“其次,两处原文虽然一样,但其所处的上下文并不一样”,所以,“我们认为,您所提出的两处地方可以不作统一。”也就是说,没有必要把“正在形成中的人”统一为“正在生成中的人”。这样,也不会使读者“引起歧义”。

现就回函意见作如下商讨。

其一,如回函所说,“正在生成中的人和正在形成中的人的意思一样”。对此,我不持异议。因为2009年版《马恩文集》《作用》中“正在生成中的人”和《起源》中“正在形成中的人”,都是同一对象的称谓——介于猿与人之间的“过渡性的生物”(见《文集》95521行)。

其二,回函认为,“两处原文虽然一样,但其所处的上下文并不一样”。换言之,正在生成中的人和正在形成中的人,都译自同一外语原文,之所以提法不同,是因为前者处于《作用》文中,后者处于《起源》文中。我不以为然。从版本比较上看,《马恩选集》1972年版3卷《作用》(见514页)和4卷《起源》(见29页),是两个文本,当然“上下文不一样”,但为什么都译作“正在形成中的人”,提法一致呢?反之,上下文一样,提法未必相同。例如,《选集》1972年版《作用》、《选集》1995年版4卷《作用》(见379页)和《文集》2009年版9卷《作用》(见553页),是同一文本,但为什么后两个版本将前版本“正在形成中的人”,修订为“正在生成中的人”呢?纵观《起源》1972年、1995年(见《选集》430页)和2009年(见《文集》445页)三个版本,一以贯之的提法是“正在形成中的人”,与《作用》(1995年版、2009年版)“正在生成中的人”提法相抵牾。显然,原因不在于两者“所处的上下文并不一样”,而是因为自1995年版始,《作用》与《起源》的译文“各唱各的调”,没有相互印证使然。

其三,所谓“我们认为,您所提出的两处地方可以不作统一”,也“不会引起歧义”的意见,我不能苟同。我认为,首先,从《作用》与《起源》的内在联系上看,应把提法统一起来,从而消除歧义。众所周知,《作用》与《起源》是恩格斯关于人类起源和人类社会肇始理论的姊妹篇。在《作用》中,他提出了从猿到人转变过程的三个阶段的概念:攀树的猿群、正在生成中的人和完全形成的人。在该文中,他表述了主要由于“劳动”的作用,使攀树的猿群进化为正在生成中的人。至于人是如何完全形成、社会又是怎样出现的,由于时代的局限,在1876年,他尚不能作出科学阐释。因此,《作用》写作中断。时隔15年后的1891年,他在摩尔根的《古代社会》、马克思的《人类学笔记》和自己累积研究的基础上,在《起源》第4版中攻克了这一难题,实现了自然和社会的衔接与综合。因此,《作用》与《起源》是同一逻辑序列上的因果关系。有鉴于此,概念或术语须前后对应,后者应与前者保持一致,将“正在形成中的人”顺应为“正在生成中的人”是必要的。否则,就易使读者产生歧义:除人猿相揖别过程的三阶段概念之外,还有一个阶段概念——正在形成中的人,有碍完整、准确地理解恩格斯写作思想。其次,读者阅读的是中文版的《作用》和《起源》,明眼人都可以看出,正在生成中的人和正在形成中的人,在现代汉语语义上的差别。非编译人员接触不到、也读不懂外文原著。他们怎么知道两者译自同一外语原文、明白“意思一样”?不作提法统一处理,又怎么能说不会使读者引起歧义呢?

其四,为避免歧义,还可做中性处理,即在《文集》4卷第45页加一脚注,标明该页倒11行“正在形成中的人”,指介于猿与人之间的“过渡性生物”。读者也就释然了。

余不及,容当再叙,所陈拙见,诚望拨冗赐复。顺颂

编安。

 

黄湛

201719

回复时间:2017-02-22 14:50
回复内容

黄先生,您好!

    我们十分尊重和重视读者对我们工作提出的意见和建议。在对您第一封信所涉翻译问题作了认真回复之后,对您第二封来信中的意见又作了认真研究,并送交有关老专家征求意见。待有结果后,我们会及时向您反馈。

感谢您对经典著作编译工作的关心!我们会一如既往认真倾听社会各界读者的意见,不断提高编译工作水平。

 

 

                中央编译局马列部

                20172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