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部邮箱 用户名 密码
首页 > 专家学者 > 专家文库
党的十八大以来一些重要概念日译时的若干思考
作者:范大祺    来源:《中译外研究》2016(总第6辑)
网络编辑:时佳 发布时间:2016-05-31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摘要:新时期以来,我国对外宣传交流的话语体系遇到了构建与传播同步性的严峻考验。同时在全球化的大背景下,同以往相比,我国的话语体系建设在创新方面明显加快,新思维、新构想、新提法层出不穷,这就要求中央文献翻译的从业者不仅要紧跟中央的理论及政策更新,更要具备丰富的政治经济学知识储备和过硬的东西方文化比较功底,并以此为基础进行必要的理性思考,从而保证对外话语体系建设的完整性和一致性,否则就无法完成好当下中央文献翻译对时效性和有效性的迫切需求。有鉴于此,本文将以日语为例,简要介绍一下对十八大以来一些重要概念进行翻译时的若干思考,希望籍此对正在从事或有志于中央文献翻译的业界同仁或爱好者们有所借鉴和启发。
关键词:重要概念传播;相关思考;中国梦;“四个全面”战略布局

  导言:

  中共中央编译局中央文献翻译部(以下简称“文献部”)源于1961年按照中央指示成立的毛泽东著作翻译室,其任务是将党和国家领导人的著作与文献、以及党代会、中央全会、全国人大政协“两会”的主要文件译成外文。几十年来,文献部用英、法、西、俄、日、德、阿七种外文翻译的文献字数总计达数亿字,成功地把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的思想介绍给外国读者,宣传我党、我国的各项方针政策,介绍我国社会主义建设的巨大成就,从而成为我国对外宣传交流的一个重要窗口,并多次受到中央领导的肯定和表扬[i]。

  在2013年10月召开的全国宣传思想工作会议上,中共中央总书记习近平指出:“要精心做好对外宣传工作,创新对外宣传方式,打造融通中外的新概念、新范畴、新表述,讲好中国故事,传播好中国声音。”

  历史和现实决定了文献部作为我国对外翻译事业的桥头堡,必须肩负起思想理论的宣传阵地、话语传播的喉舌机构、重要概念的输出部门等职责,起到“权威性、标杆化、正视听”的作用。

  一、中央文献翻译的基本原则

  在“讲好中国故事,传播好中国声音”的高标准与严要求之下,中央文献翻译有着明显区别于其他文体翻译的基本原则。

  (一)讲政治

  要始终把“信”放在首位,将“准确无误”作为悬在头顶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中央文献阐述的都是治国理政的大政方针,因而在表述上往往呈现出一种高度的指导性和概括性。在这种情况下,我们首先要力戒解释性翻译,因为一旦加入译者的个性化理解,就会容易使内容产生侧重并以偏概全,从而导致外国读者在接受上的褊狭与失真。所以尽管有时候外语中存在类似的说法,但由于含义不尽相同,因此只能舍弃外国读者一部分的迅速认同感而采用符合概念涵盖范围的输出型译法。

  (二)讲效果

  要坚持把“达”作为原则,努力克服语言表达习惯上由母语到非母语的阿喀琉斯之踵。对于目前绝大多数从事中央文献翻译的“学院派”(指从高中或者大学开始学习外语的人)而言,已经错过了幼儿园、小学或者初中等培养语感的最佳阶段,再加上缺少该语言环境下的逻辑思维、逻辑顺序、传统文化、历史习俗等方面的浸润,因此常常在表达上捉襟见肘。让外国读者接受起来自然顺畅的过程,其实对中译外从业者来说却是一个痛苦求索的过程。然而从结果导向出发,“达”又是中央文献翻译必须实现的硬性指标。至于翻译的最高境界“雅”,那是每名翻译从业者毕生追求的终极目标,是永无止境的边际效用。

  关于“讲效果”的具体实践我已在发表于《中译外研究》总第2期(2014年1月)的《从奈达的翻译标准来看〈江泽民文选〉的翻译实践》一文中进行过简要论述,而关于“讲政治”的首要原则通过以下初步阐明十八大以来一些重要概念日译时的若干思考中可见一斑。但在此之前,让我们先看看新时期对中央文献翻译提出的新要求。

  二、十八大以来对外话语体系建设对中央文献翻译提出的新要求

  自1961年中共中央设立的毛泽东著作翻译室(文献部的前身)开始翻译多语种版《毛泽东选集》起,至以文献部翻译《邓小平文选》和《江泽民文选》为代表的党的第二、三代领导集体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的对外传播止,文献部完成的翻译任务普遍存在着思想理论体系建设在先、对外话语体系建设在后的显著特征。而新中国革命的胜利和建国初期经济的飞速发展、以及改革开放后我们所取得的巨大发展成就,使得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针对革命经验的总结和针对国家建设的思想以及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中的一些重要概念均获得了世界的普遍认同并引发了各国人民强烈而浓厚的研究兴趣。“纸老虎”、“新民主主义经济方针”、“过渡时期总路线”、“白猫黑猫”、“改革开放”、“经济特区”等概念的广泛传播让世人更加清晰地了解和认识了中国。

  而新时期特别是党的十八大以来,随着经济社会发展进入“新常态”,我国的对外话语体系建设也进入了“新常态”,一些重要概念要实现创建与传播的同步性,这就要求我们在翻译过程中不仅要跟得上理论创新的步伐,更要加入理性的思考,以保证对外话语体系建设的政治性和一致性,这也是时代赋予我们的新命题。

  具体来说,改革开放三十多年后,改革进入深水区,一些原本的次要矛盾越来越上升为主要矛盾,比如腐败现象严重、经济结构失衡、工业产能过剩、资源濒临枯竭、生态环境恶化、社会分配不公等等,如果说科学发展观是我们党经过社会主义建设的实践所取得的重要直接认知,那么十八大之后一系列重要概念的形成和输出则为我们展示了一个体系化过程,既体现了以习近平为总书记的党中央治国理政的大方针,又同步构建了新时期话语体系的总框架。作为一名中央文献翻译从业者,所要做的就是及时准确地理解这样的过程并做好对外传播的甄别考量,从根本上保障这一环节的工作不能授人以柄。这其中最为重要的一点就是把握好重要概念的政治性和一致性。下面,笔者将简要梳理一下十八大以来一些重要概念日译时的若干思考,以尝试呈现出新时期中央文献翻译所面对的特殊性和艰巨性。

  三、十八大以来一些重要概念日译时的若干思考

  (一)中国梦——中国の夢

  2012年11月29日,中共中央总书记习近平带领新一届中央领导集体参观中国国家博物馆“复兴之路”展览现场时,正式向世界宣示了“中国梦”:即实现伟大复兴就是中华民族近代以来最伟大的梦想,而且满怀信心地表示:“到中国共产党成立一百年时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目标(中国共産党創立百周年を迎えるまでに小康(ややゆとりのある)社会を全面的に築き上げるという目標)一定能实现,到新中国成立一百年时建成富强民主文明和谐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的目标(新中国成立百周年を迎えるまでに富強・民主・文明・調和の社会主義現代化国家を築き上げるという目標)一定能实现,中国民族伟大复兴(中華民族の偉大な復興)的梦想一定能实现”(习近平,2013:4)。

  这个概念一经提出,旋即在西方媒体特别是日本媒体上“一石激起千层浪”。很显然,“中国梦”是“两个一百年”目标的升级版,那“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又到底是什么?是唐宋时期的万国来朝、万邦来贺?还是元明时期的幅员辽阔、所向披靡?一时间西方媒体特别是日本媒体本能的对这一概念产生了抵触和反感。特别是习近平总书记在2012年12月8日~10日视察广州军区时强调:“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是中华民族近代以来最伟大的梦想。可以说,这个梦想是强国梦,对军队来说,也是强军梦。我们要实现中国民族伟大复兴,必须坚持富国和强军相统一,努力建设巩固国防和强大军队”(习近平,2013:4)。这样的论断一出,一些日本媒体更加浮想联翩,迅速将其与东海和南海问题、中美之间的“新型大国关系”、“一带一路”构想、亚投行等事情相关联,甚至惶惶不可终日地议论日本该如何应对。在此背景下,文献部组织翻译了《习近平关于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论述摘编》一书,将习近平总书记实现中国梦必须“走中国道路、弘扬中国精神、凝聚中国力量”的论述传播出去,并收到了很好的效果。在对“中国梦”这一概念进行日译时,我们认为作为四大古老文明中唯一生生不息、延续至今的中华文明是世界上唯一有理由并且有资格谈及民族伟大复兴的,同时这样的表述也符合坚持人民主体地位的导向。特别是习近平总书记在2013年6月7日与美国总统奥巴马共同会见记者时谈到“中国梦要实现国家富强、民族复兴、人民幸福,是和平、发展、合作、共赢的梦,与包括美国梦在内的世界各国人民的美好梦想相通”(习近平,2013:71),从而将中国梦的实质盖棺定论,至此十八大之后最为宏大的远景目标以一种壮怀激烈的方式展现在世人面前。它一方面表达了中国人民爱好和平,愿与全世界展开合作的愿望;另一方面通过将之与美国梦并提,有效地遏制了西方媒体特别是日本媒体的无端揣测。因此,我们将其直译为“中国の夢”,就是要堂堂正正地表明自己的立场——作为世界上历史最悠久的民族,从全体人民的利益出发设计、规划并实现自己的理想,这没有什么好顾忌的,当然也就不需要任何的闪烁其词。

  (二)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小康(ややゆとりのある)社会を全面的に築き上げる(动词型)、小康(ややゆとりのある)社会の全面的な完成(名词型)

  这是党的十八大提出的“两个一百年”目标中的第一个,也是“四个全面”战略布局之首,更是实现“中国梦”的第一步。这一概念在十八大之后的对日传播中并没有引起特别大的反响,是因为从十六大的“全面建设”到十八大的“全面建成”有一个水到渠成的过程,而“小康社会”这个词经过多年的反复输出也已经成为受众耳熟能详的出口词汇。

  事实上,在面对外国受众时,更多地强调这是“两个一百年”目标中的第一个没有太大的现实意义,而是应该着重介绍什么是我们心目中的小康社会,为什么要建成小康社会,怎样去建成小康社会等等。简单地说,我们心目中的小康社会就是收入要翻番、人民要幸福、没有人掉队。与之相对应的具体目标是:到2020年国内生产总值和城乡居民人均收入将在2010年的基础上翻一番,缩小城乡和区域之间的发展差距,使中国现有标准下7000多万贫困人口全部脱贫,这些都是社会主义国家人民主体地位的内在需求。而要建成小康社会,措施和保障就是深化改革、依法治国、从严治党等等。通过这种解读式的传播,“小康社会”的概念就会立体并丰满起来,而对外话语体系建设的脉络也会逐渐清晰起来。

  (三)全面深化改革——改革の全面的深化

  明确了“中国梦”和“全面建成小康社会”之间的关系,怎样去做自然就成了世人关注的焦点,于是习近平总书记在2012年12月31日十八届中央政治局第二次集体学习时的讲话中指出:“改革开放是决定当代中国命运的关键一招,也是决定实现‘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关键一招”(习近平,2014:3)。而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进一步指出,全面深化改革的总目标是完善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的现代化(国家統治(ガバナンス)体系・統治能力の現代化を推し進める)。

  这里我们可以看出,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的现代化就是在强调用“治理”区分以往的“管理”,体现出一种“全面掌控、抓大放小”的新思路。网络上关于“管理”是如何上升为“治理”的研究文章连篇累牍、汗牛充栋,有说管理是自上而下单向的,而治理是效果至上、注重反馈从而达到双向互动的;也有说治理是更加重视并将有效发挥社会组织及社会团体作用的。从翻译的角度讲,文件中使用的“治理”一词来自于英语“governance”的译文,以往更多的是用在企业,比如“corporate governance”,日语译为汉字形式“企業統治”或者外来语形式“コーポレート・ガバナンス”,中文译为相对抽象的“法人治理”或者更为具象的“企业管理”。但是我们知道,行政管理与企业管理存在着很大的不同,企业管理不仅是按照企业的章程、规则、制度进行内部监管,还要体现在激发员工的积极性和创造力上;而行政管理则更多地体现一种底线思维,特别是李克强总理在多个场合反复强调:政府在管理中要做到“法无禁止即可为,法无授权即禁止。”而我们所说的“治理”(国家层面)很显然要超越并包含 “管理”(行政层面)之外更高层面的意义。包括党将自己的主张通过法定程序上升为国家意志。而中国共产党作为执政党,其宗旨就是一切为了人民,坚持人民主体地位,其主张在很大程度上当然是要激发全体人民建设国家的热情和活力。从某种程度上说,宏观的国家治理与微观的企业管理有一定的相似性,因此在翻译“治理”时,我们摒弃了日语里意思较为狭窄的“管理”,而选择了日语汉字“統治”加标注片假名“ガバナンス”的方式,最终创造性地将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的现代化译为“国家統治(ガバナンス)体系・統治能力の現代化”。说到文件中提及全面深化改革的总目标是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的现代化,我想无外乎想表达三层意思:第一是阐述改革的勇气和决心,表明要进一步简政放权,充分发挥市场在资源配置方面的决定性作用,所谓“有权不可任性”(権利を持つ者はそれを好き放題に使ってはならない);第二是表明我们党的执政地位是以人民为基础的,一切权力都是人民赋予的,因此党和政府要守土有责,党要做好该做的事,政府要管好该管的事,所谓“大道至简”(大道は至りて簡(やす)し==道理は極めて簡単である);第三是确保底线思维基础上的激励与引导,鼓舞全体人民迸发出最先进的生产力,所谓“大众创业、万众创新”(大衆による起業・革新)。至此,与全面深化改革相关的重要概念在日译时都有了思考后的理论依据。那么,简政放权和底线思维的核心是什么呢?答案只有一个字——“法”!

  (四)全面依法治国——全面的な法に基づく国家統治

  刚才提到,简政放权和底线思维的核心就是“法”,法律是准绳,行政和司法只管越过“绳”之外的“不准”,而在“绳”之内的一切创业与创新都是被允许和激励的。正因如此,全面深化改革和全面依法治国才被形容为鸟之两翼和车之两轮,而十八届三中全会决议和十八届四中全会决议才被形容为姊妹篇。全面深化改革是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现实手段,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的现代化是这一手段追求的努力方向和所要达到的总目标,全面依法治国则既是实现总目标的具体方法更是前往总目标的第一步。同时全面依法治国又被内分为依法执政(法に基づく執政)和依法行政(法に基づく行政),分别规定了党和政府的基本准则,党要依宪依法履行执政党的权力和义务,政府要依法依规进行行政管理,既不能管的多影响市场活力,也不能管的少无视法规条例。当然,经过实践证明不甚合理或者不甚科学的法律法规要不断得到精简和完善。基于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中的“治理”在日译时用了“統治”,这里的“治国”作为被赋予新的含义的重要概念保持了翻译的一致性,被译为“国家統治”,而不是以往的动词型“国を治める”或者名词型“国家管理”。从将法律作为底线的理解出发,这里的“依法”在日译时处理为“法に基づく”,可以很好地体现出法律的限制性、权威性和神圣性。而如果采纳以往的“法による”,就会模糊法律的边界,给人一种根据法律有所权衡的感觉。

  (五)全面从严治党——全面的な厳しい党内統治

  我们都知道,我们国家是“党委领导、党政一体”,那么在依法治国的过程中如果逾越了法律底线、破坏了依法执政和依法行政的原则,或者在改革中不作为又该怎么办呢?作为十八大以来的重要概念、一套完整理论体系的终极环节、对外话语传播的亮点之一,“全面从严治党”应运而生。

  事实上,在公开报道中,习近平总书记首次将“四个全面”并提,是2014年12月在江苏调研考察期间。他当时强调,“协调推进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全面深化改革、全面推进依法治国、全面从严治党,推动改革开放和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迈上新台阶”。也就是说,要以全面从严治党来保障依法执政和依法行政,对突破党纪国法的人要依纪依法严惩,对在职在岗的党员领导干部要从严管理,使他们依法依规照章办事。当然,全面从严治党还有很多的内涵,比如现在倡导的“三严三实”(三厳三実——厳しく身を修め、厳しく権力を用い、厳しく自らを律すること[三厳]と、計画は現実的に立て、事業は着実に進め、人として誠実であること[三実])等等,都是对这一重要概念的丰富和发展。在日译时对于“治党”这一概念的处理也和对于“治国”的处理一样,不再延用以往的动词型“党を治める”或者名词型“党管理”,而是系统化一致化译为“党内統治”。当然,这也和中央的“治党”理念相吻合,即不仅依靠《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对全体党员进行严格管理,还要依靠《中国共产党廉洁自律准则》对全体党员提出上限要求,更要对照《中国共产党章程》对全体党员开展理想信念教育。

  (六)“四个全面”战略布局——「四つの全面」の戦略的配置

  至此,党的十八大以来最为重要的概念体系“四个全面”战略布局正式形成。关于“四个全面”之间的相互关系已经有很多学者做过无数解读,这里只是以对日传播的角度来进行必要的思考。如果说中国梦(中国の夢)像一个奔流向前、无法阻挡的历史潮流,是一个必将实现的远大理想,那么“两个一百年”的目标就是这个历史潮流未来五年(小康(ややゆとりのある)社会の全面的な完成)以及其后的三十年(富強・民主・文明・調和の社会主義現代化国家)必然达成的愿景。而想要不断地达成愿景,只能依靠全面深化改革(改革の全面的深化),通过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的现代化来推动历史潮流持续向前涌动,而依法治国(全面的な法に基づく国家統治)中的依法执政和依法行政就是这个历史潮流两岸的堤坝,一侧是执政要按照宪法和法律的程序,“居敬而行简”,使党的主张体现民意;一侧是行政要依法依规履职尽责,不让“看得见的手”束缚住“看不见的手”。有了这两个堤坝作保证,这个历史潮流就不会决口漫灌。而全面从严治党(全面的な厳しい党内統治)就是设在这个历史潮流源头的闸口,保证了将潮流的有效推动力也就是社会主义建设事业的先进领导者输送到这个汹涌澎湃的历史潮流中去。因此在日译时,我们保留了原文的一致性和概念的整体性,将“四个全面”及其所辖的每一个“全面”统一译为“全面的”,并且将其作为整套概念体系进行输出。而没有采用日语中其他一些较为常用的“全般的”、“包括的”等等。

  在“四个全面”战略布局的指引下,党的十八届五中全会做出了《中共中央关于制定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三个五年规划的建议》(以下简称《建议》),吹响了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决胜阶段的进军号角。《建议》中提出的创新(革新)、协调(調和)、绿色(グリーン)、开放(開放)、共享(共有)这五大发展理念,是对我国新时期话语体系建设的具体细化和有益补充。相信随着我国政治经济社会不断向前发展,我们的对外话语体系一定会日臻完善。

  结语:

  通过以上论述可以看出,党的十八大以来一些重要概念的对外传播是与新时期思想理论体系的构建同步进行的,重要概念的对外传播离不开话语体系自身的建设,离不开对受众反馈的高度关注,离不开将重要概念放在整个思想理论体系中进行研读和分析,离不开“讲好”和“传播好”的高标准与严要求。因此,对于重要概念的对外传播不仅要注重时效性,更加要注重有效性。当时效性逐渐成为刚需时,尤其不能放松对有效性的要求。必须在足够理性的思考之后,选择最佳的翻译方案,力争使外国读者以更广阔的视域来理解中国的重要概念,防止他们揪住某一个概念断章取义。因为我们的目标不仅是让概念本身得到认同,更是让治国理政的整体思路深入人心。总之,抢占先入为主的话语权固然重要,但那是建立在从整体出发把握好每一个重要概念的基础之上的。因为只有这样,才能准确地将每一个重要概念的内涵和意义传播出去,真正做到“讲好”和“传播好”。而要做到这一点,没有别的办法,只能倒逼中央文献翻译从业者全面提高自身素质,在思想理论体系和对外话语体系同步建设的时代背景下,强化同时深谙此二者之道的人才队伍建设。相信随着我们渡过改革的“深水区”,艰难地“爬坡过坎”之后,中国政治、经济、社会全面且不断的进步一定会让整个世界像记住“纸老虎”、“白猫黑猫”、“改革开放”、“经济特区”、“三个代表”一样,记住极富中国特色的“中国梦”、“四个全面”战略布局、“壮士断腕”、“老虎、苍蝇一起打”等等。

  参考文献:

  [1] 习近平.在全国宣传思想工作会议上的讲话[0L] .http://cpc.people.com.cn/n/2013/0821/c64094-22636876.html, 2013-8-21.

  [2] 习近平.在江苏调研强调协调推进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全面深化改革、全面推进依法治国、全面从严治党 只争朝夕,把创新抓出成效[0L] .http://cpc.people.com.cn/n/2014/1215/c87228-26205401.html,2014-12-15

  [3] 习近平.习近平关于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论述摘编[C] .北京: 中央文献出版社,2013.

  [4] 习近平.习近平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论述摘编[C] .北京: 中央文献出版社,2014.

  [5] 孟威.改进对外传播  构建“中国话语体系”[J] .新闻战线 ,2014(7):82-85.

(作者单位:中央编译局)

相关文章:
专家名单(按姓名字母顺序排列)
编译系列

•  正高

蒋明炜 柴方国 杜雪峰 郭勰
李京洲 李铁军 刘冰 刘亮
吕华 卿学民 任建华 沈红文
韦建桦 王丽丽 童孝华 王晓妮
夏静 杨立成 杨世均 尹汾海
余小虎 翟民刚 章林 赵晶旸

•  副高

陈乐飞 曹青林 范大祺 谢海静
杨东辉 于春伟

研究系列

•  正高

陈家刚 崔友平 戴隆斌 丁开杰
冯雷 高新军 郭伟伟 胡长栓
季正聚 贾高建 赖海榕 李惠斌
李义天 林进平 鲁路 彭萍萍
王学东 魏海生 郗卫东 徐向梅
杨金海 杨雪冬 衣俊卿 俞晓秋
张文红 朱艳圣

•  副高

陈喜贵 陈雪莲 黄晓武 李百玲
李姿姿 刘承礼 刘仁胜 吕增奎
姚颖 张利军 郑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