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部邮箱 用户名 密码
首页 > 专家学者 > 专家文库
拉美左翼发展韧性及其根源
作者:靳呈伟    来源:《学习时报》2016年5月23日
网络编辑:时佳 发布时间:2016-05-23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摘要:
关键词:

  当前,拉美国家的一些左翼政府面临不少困难和严峻挑战,甚至有的左翼执政党在选举中失利,交出了政权。于是出现了“拉美左翼终结”的论调,认为拉美左翼终结,就像将20世纪末21世纪初左翼在拉美多国纷纷上台执政视为“拉美山河一片红”“美国后院赤焰熏天”一样,都有夸大的成分在里面,失之武断与片面,实不足取。如果放在一个较长的历史时期里,综合多方面因素看,可以说,拉美左翼的发展具有相当的韧性,不会因一时的困难而终结。

  拉美左翼发展韧性的主要表现

  拉美左翼的发展有着较为悠久的历史,其中既有困难期,也有多次快速发展期。早在19世纪中叶,社会主义就开始传入拉丁美洲;19世纪七八十年代,在墨西哥、智利、巴西和乌拉圭等国出现了政治性较强的工人组织;20世纪初,出现工人阶级政党。可以说,拉美是继西欧之后较早出现共产主义运动、建立共产主义政党的地区。拉美左翼在较长的历史发展过程中,虽然经历了不少困难时刻,但也有多次快速发展期。譬如,20世纪初工人阶级政党兴起,20世纪六七十年代民主主义政党快速发展和影响力急剧增长,20世纪末21世纪初左翼在多国执政,等等。

  拉美左翼有着较为丰富的同各种敌对势力斗争甚至面对打压的经历,斗争经验相对丰富,抗击打能力相对较强。拉美地区的共产主义政党曾长期遭遇白色恐怖,一些左翼政府曾遭遇国内外敌对势力的夹击乃至军事政变的颠覆。面对这些打压,虽然一些左翼政党改弦易辙,但更多左翼政党坚持了下来,并积累了斗争经验,锻炼了抗击打能力。

  拉美左翼流派众多,阵营庞杂,在理论上和实践上都具有多样性。国内外学界根据不同标准对拉美左翼的流派进行了划分。有的将拉美左翼分为温和左翼与激进左翼,有的分为原教旨主义左翼、民众主义左翼及改良主义左翼,等等。一直以来,没有一个为大家所认可的关于拉美左翼的界定,可能与拉美左翼流派众多,很难用一个标准一以贯之地加以涵盖有关系。拉美地区这些不同流派的左翼,在理论和实践上进行了不同探索,表现出明显的多样性。

  逐步成为一种替代或选择。许多拉美左翼高举“替代”的旗帜(如替代资本主义、替代新自由主义,等等),致力于探索不同的发展模式或发展道路,希望成为一种不同的选择。在代议制民主框架体制下,尤其是第三波民主浪潮以来,拉美左翼纷纷通过选举上台,成为一种替代或选择。

  不同时期左翼在拉美各国政治社会生活中的影响力虽有起伏,但却确确实实地发挥了不容抹杀的重要作用。例如,有的学者认为拉美的政治变迁与左翼的发展有着十分密切的关系。左翼是拉美政治变迁的重要推动力量,不仅成为民主化进程的积极维护者,也成为转变发展观念的主要倡导者,以及地区新政治格局的积极塑造者。另外,左翼在拉美政治社会生活中发挥影响力的方式多样,并非执政一种。非执政的左翼可以借助议会、社会组织、社会运动等发挥影响。例如,20世纪70年代末以来,许多非执政的民主主义政党、民族主义政党在各自国家的议会中扮演重要角色,发挥着重要作用。阿根廷正义党虽然因去年选举的失利交出了总统宝座,但依然在参众两院占据多数,且在一半的省和不少市掌权,执政地位的丧失并不必然意味着影响力的丧失。

  拉美左翼发展韧性的根源

  内部因素。思想理论的包容性、本土性、时代性。历史上,一些拉美传统左翼政党曾面临教条主义的困扰,但经过反思,他们开始强调思想的包容性、本土性、时代性。而多数新兴的左翼一开始就比较注意反对教条主义,强调革新和减少原教旨主义成分,其思想理论具有一定的包容性、本土性、时代性。具有包容性、本土性、时代性的思想理论,为拉美左翼不断崛起提供了理论基础。

  政策的务实性、灵活性。拉美左翼注意政策的务实性、灵活性的情况与注意思想理论的包容性、本土性、时代性类似。务实、灵活的政策,为拉美左翼的发展提供了广阔空间。

  组织形式或组织载体的多样性。拉美左翼的组织形式或载体有政党、社会组织、社会运动等。一些左翼政党重视借助外围组织,一些左翼的社会运动性质特别明显。多样的组织形式使拉美左翼在组织载体方面具有相当的韧性。譬如,许多拉美国家的共产党在被宣布为非法、被取缔的时候,往往通过外围组织发挥作用。

  重视塑造领导人形象,充分发挥魅力型领袖的作用。家长制作风、个人主义等是拉美文化尤其是传统文化的重要因子。拉美左翼重视塑造领导人形象并充分发挥魅力型领袖的作用可谓是契合拉美文化的基因。

  执政的拉美左翼重视社会公平问题,并在社会领域取得显著成绩。一般而言,左翼倾向于优先关注社会公平。无论是古巴共产党,还是20世纪末以来上台执政的拉美左翼政府,在社会领域多取得明显成效,给人留下深刻印象。

  重视有效动员和引导民众参与,一些左翼本身具有鲜明的草根性。重视动员民众,鼓励并引导民众参与,为拉美左翼不断崛起提供了坚实的群众基础。

  外部因素。经济领域。自19世纪70年代以来,拉美地区逐步发展形成一种资本主义生存方式居优的多元混合型生产方式结构。生产方式的多元并存导致利益的多样性,多元利益诉求需要通过丰富多样的代表或代理人表达。尤其是中下层的利益诉求主要通过左翼表达,因而为左翼的存在与发展提供了现实需求。

  社会领域。多元生产方式导致拉美阶级结构的多元化,有的学者认为拉美出现社会异质性或碎片化趋势。长期以来,拉美左翼主要以工人、农民、知识分子、青年学生、妇女和小资产阶级等为社会基础,社会基础相对稳定。一些左翼还注意面向非正规经济部门的边缘化群体,使其社会基础的范围有所扩大。另外,社会不平等、两极分化、贫困等众多社会问题长期困扰拉美地区,左翼优先关注社会公平问题正好与解决相应社会问题的需求相契合。

  政治领域。一般而言,利益诉求的多样性在政治领域会体现为政治主体的丰富性,不仅会有右翼,也会有左翼。在上个世纪,拉美业已出现左右翼共存、共治的局面。第三波民主浪潮以来,拉美地区的民主转型和民主巩固为左翼的发展提供了较为宽松的政治氛围,为其在政治生活中更好地发挥作用提供了舞台。左翼纷纷获得合法身份,成为“体制内政党”,成为各国政治生活的有机组成部分。有学者认为,进入21世纪,左右翼共存和竞争逐渐成为拉美国家政治的常态。

  文化领域。拉美的政治思潮林林总总、纷繁复杂,其中社会主义思潮是基本政治思潮之一。拉美的社会主义思潮不仅源远流长,而且种类众多,这为拉美左翼的发展提供了充足养料。

  自然资源。国外有学者对18个拉美主要国家1975至2007年间的100次选举样本进行了研究,认为农产品、矿产品、石油产品繁荣与一国出现来自中左政党的总统呈显著正相关。

相关文章:
专家名单(按姓名字母顺序排列)
编译系列

•  正高

柴方国 杜雪峰 邓永标 董巍
郭勰 蒋明炜 李铁军 刘冰
刘亮 黄文前 霍娜 李朝晖
李楠 贾毓玲 苗永姝 卿学民
沈红文 韦建桦 王丽丽 王晓妮
夏静 徐燕霞 徐洋 邢艳琦
杨世均 尹汾海 闫月梅 章林
赵晶旸 张红 朱毅

•  副高

曹浩瀚 曹青林 陈乐飞 杜永明
付哲 高璐 李宏梅 李媛媛
彭晓宇 宋元玲 孙显辉 盛菊艳
肖德强 谢海静 杨东辉 于春伟
张凤凤 张红山 张琳娜 朱艳辉
赵蓬蓬

研究系列

•  正高

陈家刚 崔友平 戴隆斌 丁开杰
冯雷 郭伟伟 胡长栓 季正聚
贾高建 林进平 鲁路 彭萍萍
魏海生 郗卫东 徐向梅 杨雪冬
衣俊卿 俞晓秋 张文红 朱艳圣
朱昔群

•  副高

陈喜贵 陈雪莲 黄晓武 范为
靳呈伟 江洋 李百玲 李姿姿
刘承礼 刘仁胜 吕增奎 李月军
浦啟华 王浩 徐焕 姚颖
闫健 张利军 郑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