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部邮箱 用户名 密码
首页 > 文献信息 > 特色馆藏
馆藏红色期刊的利用与典藏
——以《新青年》为例
冯瑾
网络编辑:俣俟 发布时间:2011-11-03 打印本页 发表评论】【关闭窗口

  红色期刊是新民主主义革命时期众多共产主义组织和革命人士宣传马克思主义思想、报道中国革命和建设历程的重要平台,也是反映中国革命史和中共党史的重要历史文献。这些文献资料充分展示了近代中国政治、经济、文化领域的发展轨迹,为研究这一时期的历史背景、革命思想提供了重要的参考依据。

  创刊于19159月的《新青年》杂志便是中国现代史上最具有影响力的红色期刊之一,具体表现为:其一1915年至1926年《新青年》存在的十一年间,正是中国由旧民主主义革命向新民主主义革命过渡的历史转折时期,《新青年》杂志的发展历程清晰地反映出这一段历史时期的革命特点;其二,《新青年》先后作为上海共产主义党小组的机关刊物以及中共中央机关的理论刊物,在宣传马克思主义、阐明党的统一战线政策和第一次国内革命战争的准备方面做出了重要贡献。正是由于《新青年》在20世纪的中国大地上流传广泛、影响重大。因此,国内外许多文献收藏机构均收藏有《新青年》杂志,但收藏情况复杂,完整程度参差不齐,有必要进行系统地分析与整理。

  1《新青年》的出版历史沿革

  1.1  初版《新青年》的发行

  《新青年》杂志是现代中国革命史上最重要的杂志之一,它充分反映了五四时期反封建的文化思想运动和马克思主义思想传入中国及其演变为思想运动的主流过程。根据发刊周期,《新青年》杂志大体可分3个阶段[1]

  • 《新青年》月刊

  1915915,陈独秀在上海创办《青年杂志》,由上海群益书社发行。191691,由于被指责与《上海青年》名字雷同,自第2卷第1号起,《青年杂志》更名为《新青年》。《新青年》月刊每卷发行6号。截至19227月,《新青年》共发行了9卷,54号。其中,192051日出版的第7卷第6号为劳动节纪念号。

  这一时期的《新青年》提倡新文化运动,在哲学、文学、教育等方面反对封建思想意识。鲁迅在五四时期的主要著作大多发表在《新青年》杂志上,如第一篇小说《狂人日记》。从第61号起,《新青年》成立编辑委员会。李大钊任第6卷第5号的编辑,并将其编写为马克思主义研究的专号。至此,《新青年》逐渐转变为宣传马克思主义思想、宣传社会主义的刊物,并成为中国共产党上海发起组的机关刊物。

  • 《新青年》季刊

  受到政治、经济条件的影响,《新青年》自发刊之日起,几易其出版发行地址,先后在上海、北京、广州等地编辑出版。19236月,《新青年》在休刊近1年后才得以在广州复刊,并改组为季刊,同时成为中共中央正式理论性机关刊物。直至192412月,《新青年》季刊共出版4期。

  《新青年》季刊复刊起,便成为纯粹宣传马克思主义思想的刊物,刊载了大量列宁和斯大林的著作以及介绍国际无产阶级革命运动经验的文章。但由于人力不足,《新青年》季刊往往不能按期出版,4期杂志发行的时间分别为1923615日、19231220日、192481日以及19241220日。其中,19236月和192412月出版的第1期和第4期为专号——共产国际号和国民革命号。

  • 《新青年》不定期刊

  1925422日,《新青年》杂志再次恢复出版。该刊原定为月刊,但经常因故脱期。因此,这一时期的《新青年》往往被称为《新青年》不定期刊,但其仍就为中共中央的理论性机关刊物。

  这一时期的《新青年》于1925422日、192561日、1926325日、1926525日以及1926725日分别出版了5号杂志。其中,第1号与第5号为专号,即列宁号与世界革命号。

  1.2  再版《新青年》的发行

  出于满足广大读者的阅读需要,上海群益书社再版了《新青年》第1卷至第5卷的合订本。《新青年》在19195月出版的第6卷第5号杂志的扉页上刊登了一条《<新青年>(自一卷至五卷)再版预约》的消息,该文提到“本杂志出版前后五年,已经印行三十三号……买的一天多一天。从前各号大半卖缺。要求再版的,或亲来、或通信,每天总有几起。因此敝社发行前五卷再版的预约券。把前三卷先出、供读者的快览。后两卷因印刷来不及,到二次才能兑清。”虽然《新青年》第1卷至第5卷的合订本并未标识其真正的出版日期,但由此可以推测,《新青年》第1卷至第3卷的合订本应在19195月后出版,而《新青年》第45卷的合订本应在第1卷至第3卷的合订本出版后才得以出版。

  上海群益书社再版的这套《新青年》合订本较之《新青年》月刊的封面而言,画面相对简单,且在封面右边标注卷期及其收录情况,如“第一卷全”。需要注意的是,依照月刊出版规律,《新青年》合订本第5卷中的第5号,标注出版时期为19181015日,而同卷第4号的出版时期则实为1015日。因此,合订本《新青年》第5卷第5号标注时间恐有误,应为19181115日出版。此外,《新青年》月刊第7卷第4号也疑有出现类似错误。该号在书中标明出版日期为192041日,而同卷第3号和第5号的出版日期为192021日和41日。因此,《新青年》月刊第7卷第4号的出版日期恐为192031日。

  除《新青年》第1卷至第5卷的合订本外,目前还可以见到的《新青年》再版版本包括《新青年》不定期刊中的第1号,即瞿秋白主编的“列宁号”。该号初版时间为1925422日,192510月进行了再版发行。此外,浙江省博物馆还收藏有一册标注出版时间为“一九二六年六月一日”的《新青年》不定期刊第2号。然而,该期初版时间应为192561日。目前尚无法考证该版究竟是第2号的再版,或是印刷错误。

  需要指出的是,浙江省博物馆还藏有《新青年——文学》及《新青年——通信》两期专集。这两期专集分别收录了《新青年》第1卷第1号到第5卷第6号中“文学”和“通讯”栏目的内容。《新青年——文学》收有《青年杂志》在第1卷第1号至第4号上连载的《春潮》(屠格涅夫著;陈译)、《小小的一个人》(江马修著;周作人译)等文;《新青年——通信》收有刊载于《新青年》第5卷第6号张寿朋致记者的《文学改良与孔教》等文[2]。然而,目前笔者尚未发现其他文献机构收录这两期专集,且相关文献也未提及这两期专集的版本信息。因此,这两期专集的出版年代还有待进一步考证,不列入本次研究范围。而上海群益出版社再版的《新青年》合订本及单行本属同时期再版刊物,其珍贵性可见一斑,因此列入本次《新青年》典藏研究范围之内。

  2馆藏红色期刊《新青年》利用类型研究

  2.1  馆藏红色期刊《新青年》现有利用类型

  2.1.1  影印出版

  出于研究与典藏的需要,早在上个世纪50年代,国家图书馆、中国革命博物馆等机构便复制了大批革命进步书刊。其中,《新青年》、《人民日报》、《解放日报》等大型抗日文艺刊物的复印件发行量均在800套以上。

  1954年,人民出版社为保存珍贵史料,全套影印了《新青年》63期杂志,共计12卷,为16开精装本。人民出版社出版的这套《新青年》影印版共发行印刷了2450册,是截至目前我国影印《新青年》杂志规模最大的一次。这次影印版的发行极大补充了国内外各收藏研究机构的馆藏资源,为《新青年》的研究提供了极大的便利。

  19886月,上海书店同样对《新青年》全63卷进行了影印。上海书店的这次影印同样采用了人民出版社的分卷方式。全刊为12卷合订本。其中第1-10卷为《新青年》9卷月刊(《新青年》第71-4号合并入影印版第7卷;《新青年》第75-6合并入影印版第8卷,其他卷次均合并入影印版单独卷次)、第11卷为《新青年》季刊1-4期、第12卷为《新青年》不定期刊1-5号。据统计,上海书店出版的《新青年》影印版仅出版发行了500套左右。

  直到2009年,适逢纪念五四运动90周年之际,人民出版社才利用现代技术重新将这部经典史料文献再次面向公众,但却仅仅限量发行了90套。该版《新青年》同为精装16开,共计12卷。

  2.1.2  重新编辑出版

  20117月,中国书店出版了简体横排版的《新青年》全十二册。该书根据《新青年》杂志的原始版本重新组织整理而成,是国内第一部简体横排版的《新青年》全集。虽为简体版,并用现代标点对全书进行了重新句读,但为了更好地还原历史,该版《新青年》在分卷、分期方式及体例上仍沿袭旧制,外国人名、地名及著作名、事物名等也保留了当时的译法,未作改动。此外,简体横排版《新青年》在各卷中还影印了近280幅《新青年》原稿,以供读者对照阅读[3]

  2.1.3  制作缩微胶片

  所谓缩微技术是指以高密度的信息存储、记录模拟影像为特点,以胶片为介质,运用光学摄影的方法,将文献的文字、图像按比例缩小,加工成缩微品。早在上世纪80年代,图书馆便逐渐开始运用缩微技术,减少文献储存空间,将大量文献压缩成为缩微胶卷、缩微卡片以及缩微胶片等。

  1995年,由全国图书馆文献缩微中心发行,浙江图书馆制作的《新青年》缩微品正式出版发行。本版《新青年》缩微品为1盘卷片,共21米,1709拍,缩微比例为125,内容涵盖了从19159月到19267月间出版的全部63期杂志。

  2.1.4  编制馆藏目录

  馆藏目录是客观反映各馆馆藏的文献展示平台,也是查找文献最直接的方法和途径。国家图书馆、北京大学图书馆、北京师范大学图书馆等都编制了各馆的馆藏目录,《新青年》的相关文献编目信息均收录在内。中央编译局图书馆除了编制馆藏书目数据库外,还整理、编制了1949年前出版的馆藏珍贵文献回溯数据库,并形成书本式目录,内附《新青年》书目信息与典藏信息,方便读者查阅。

  2.2  馆藏红色期刊《新青年》利用类型的发展

  2.2.1  编制出版二次文献

  二次文献是对一次文献再加工的成果。二次文献以提供一次文献内容梗概为目的,是积累、报道和检索文献资料的有效手段,文献形式可以是文摘、索引等。尤其对于大型报纸和期刊而言,文章浩繁、著者众多,通过文摘、索引查找需要的篇章便显得尤为重要。

  近年来,许多重要文献的影印出版已不再是简单地对原始文献进行复制,而是在展现文献原貌的同时又融入了方便检索的二次文献,如总目、索引等。2008年,被誉为“报海寻珍的向导,史库求知的钥匙”的国家“十一五”重点图书出版项目《申报索引》得以出版,400卷《申报》共出版了30卷《申报索引》[4]。此外,传教士中文报刊《遐迩贯珍》和《六合丛谈》也出版了影印本,这两部报刊影印本的附录均包括了中日学者所做的极为详尽的汉字索引、人名·地名索引、语汇索引、解题、研究论文汇编等[5]

  2.2.2  数字化阅读与网络访问

  随着数据库技术与网络技术的发展,单纯对传统文献类型的利用已不能完全满足广大读者的需要。珍贵文献的原件由于时代久远,需要受到一定物质条件的保护;影印版的出版发行也需要资金的支持;缩微胶卷的浏览则需要借助阅读设备。因此,数字化阅读可以脱离客观条件的限制,从而方便广大读者进行异地阅读,实现关键词检索和全文检索。

  实现数字化阅读有多种方式,包括光盘、全文数据库等模式。光盘从一定程度上解决了影印成本高、查阅携带不便的特点,但仍无法实现真正的异地阅读。全文数据库模式则可以通过信息技术手段,从而使用户在网络上便捷地获取文献。

  2.3  馆藏红色期刊利用类型的评介

  上述对馆藏红色期刊的利用方式各有所长,它们均在满足不同读者的需求方面发挥着巨大的作用。对红色期刊的影印出版仍旧是保持文献原貌的最佳方式[6],且在客观条件允许下,配以出版索引、总目等二次文献将是影印出版重要文献资料的增值点;光盘具有经济性高、易携带等特点,是较为便捷的利用方式;缩微胶片由于受到阅读器材的限制,是近年来使用率逐渐下降的利用形式;馆藏目录最直观地反映出文献资料的树木信息以及典藏情况;网络阅读不仅摆脱了空间和时间的限制,而且馆藏红色期刊易于借助数字图书馆的平台,从而实现多种途径的检索和展示,将会是红色期刊利用方式中最具发展前景的方式之一。

  3馆藏红色期刊《新青年》的典藏分布特点及利用现状

  3.1《新青年》典藏分布特点

  《新青年》创刊距今已近百年历史。百年来,红色精神薪火相传,红色文献也日益得到关注。特别近年来,收藏界掀起了红色收藏的热潮,《新青年》等红色期刊均受到了各收藏机构的重视。目前,馆藏红色期刊《新青年》存在着如下两个典藏分布特点:

  第一,典藏分布广泛。作为具有较大影响力的红色期刊,《新青年》得到了文献收藏机构广泛地收藏。《新青年》的典藏机构并没有单一地局限在图书馆一种文献收藏机构中,档案馆、博物馆等其他文献机构均收藏有《新青年》杂志。诚如前文所述,浙江省博物馆除藏有《新青年——文学》及《新青年——通讯》2期专集外,还收藏有《新青年》56期,其中有8期杂志收藏两册,共计66[7]此外,上海档案馆、甘肃档案馆、福建档案馆等文献收藏机构也均收藏有《新青年》杂志。

  图书馆是《新青年》杂志的主要收藏机构,对《新青年》的典藏同样覆盖了各类型的图书馆。国家图书馆、高等院校图书馆(如北京大学图书馆)、专业图书馆(如中央编译局图书馆)等机构同样收藏有《新青年》等重要红色期刊。

  从地域上看,《新青年》的典藏主要分布在东部地区。北京是马克思主义传播的理论重地,而上海则是《新青年》的创刊地。因此,《新青年》的典藏分布主要围绕两个中心,分别是以北京为中心的华北地区以及以上海为中心的华南地区。华北地区主要集中在国家图书馆、北京大学图书馆、中央编译局图书馆、北京师范大学图书馆、河南师范大学图书馆等,华南地区包括上海档案馆、浙江省博物馆等。

  第二,卷帙浩繁,难以收齐。《新青年》从1915年创刊至19267月停刊,共出版月刊954号、季刊4期以及不定期刊5号,共计63期杂志。《新青年》出版的这63期杂志对于当时革命风潮此起彼伏,政治、经济十分动荡的旧中国而言实属不易。正是受到客观历史条件的影响,因此《新青年》的典藏对广大文献收藏机构而言更显得弥足珍贵。据笔者统计,目前原版《新青年》仅有国家图书馆、北京大学图书馆、上海档案馆等几家大馆收齐。其他典藏较多的文献机构包括中央编译局图书馆、浙江省博物馆等。中央编译局图书馆共收藏《新青年》60册,包括月刊合订本第1-5卷、初版7-9卷,以及季刊初版1-4期,不定期刊初版1-4号,其中季刊第1期、不定期刊第2-4号为2册。其他一些文献机构如北师大图书馆、河南师范大学图书馆、甘肃档案馆等机构收藏也收有较少数量的《新青年》。其中,甘肃省档案馆馆藏《新青年》8册,分别是第2卷第1号、第4卷第3号、第7卷第5号、第8卷第1-5[8]

  虽然各文献收藏机构对《新青年》收藏程度参差不齐,但据笔者统计发现,1954年出版的《新青年》影印本却得到了各馆完整地收藏。除上述提到的各馆外,首都图书馆、上海图书馆、上海师范大学图书馆等均收藏有1954年影印版《新青年》。此外,国家图书馆还藏有1995年发行的《新青年》缩微胶片。

  3.2  馆藏红色期刊《新青年》典藏现状

  国家图书馆于2004年底发布了《馆藏纸质文献酸性和保存现状的调查与分析》,文中指出国家图书馆馆藏文献中,民国文献的纸张PH值均低于4.5,变色程度高达97%,老化破损程度比例达到96%[9]。其他地方公共图书馆馆藏的民国文献的老化破损程度也基本与国家图书馆相吻合。民国时期的中国大地满目疮痍,战争不断,其造纸印刷技术正是由手工造纸印刷向近代机械造纸印刷的过渡时期。在这一时期创刊、发行的图书期刊等文献资料,纸张酸性略强,保存期限较短,几乎都存在着不同程度的老化或者损毁。虽然同处在民国时期创刊、发行的《新青年》在广大早期共产主义者以及爱国青年的支持下,纸张印刷质量相对较高,但目前各馆所收藏的《新青年》杂志普遍已经产生了变色现象,纸张泛黄且脆度较大。

  然而,值得庆幸的是,随着国家对馆藏文献保护与利用的重视和扶持,各文献机构都纷纷在保护以及典藏珍贵文献方面做出积极的努力,对《新青年》等珍贵文献开辟了专门的书库或者阅览室。国家图书馆将《新青年》收藏于民国期刊库;北京大学图书馆辟有旧刊阅览室以便收录《新青年》等珍贵文献;河南师范大学图书馆于2009年建成民国书库,收藏包括《新青年》、《解放》、《生活周刊》等近2万册民国文献;中央编译局图书馆建设有珍贵文献特藏室,并将新青年收入至文献特藏一室。其中,中央编译局图书馆珍贵文献特藏室于2003年正式启用,该室具有较好的文献保存条件,常年保持22度恒温,相对湿度控制在50-60%,并为《新青年》等珍贵文献制作了精美的图书资料保护套。此外,为了更好地保护《新青年》等珍贵文献,除国家图书馆等少数单位外,大部分文献收藏机构都对《新青年》等珍贵文献采取闭架借阅的方式,最大限度地避免人为破坏的可能。

  4.对馆藏红色期刊典藏利用研究的思考

  以《新青年》为代表的红色期刊是中华民族革命志士历经风雨,传播马克思主义的真理之火,它见证了中国共产党由弱变强,由小变大的风雨历程,它记录了志士仁人在新中国建立过程中的苦苦求索。作为保存、开发和利用红色期刊的图书馆、档案馆以及博物馆等文献典藏机构,我们担负着传承革命思想,服务广大读者的重任。在利用和典藏红色文献时,应当注意如下几个方面。

  第一,注重馆藏红色期刊的历史价值。目前,学界对红色期刊概念的界定主要集中在从五四运动到新中国成立这个阶段内具有进步意义的文献,也就是说红色期刊不仅包含中国共产党成立前后由中国共产党、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编辑出版的各类报刊,还包括受党影响的具有进步意义的国民党刊物,如《农民运动》等。这些珍贵的文献充分反映了当时风云激荡的历史背景,以及马克思主义在中国传播的历史进程。同时,红色期刊还反映出中国近现代政治、经济以及文化教育等领域的历史变迁,对研究中国共产党党史、中国近现代史、文化史以及相关社会科学具有重要的史料价值和现实意义。

  第二,增强对馆藏红色期刊的保护意识。诚如前文提到,红色期刊距今已有近百年历史,由于受到战乱以及早期运动的破坏,加之当时文献纸张质量不高,许多红色文献已经出现了不同程度的变色和破损。因此,对珍贵文献的保护工作刻不容缓。对珍贵文献的保护主要应着眼于对馆藏珍贵红色文献的整理、典藏与编目、完善保存文献的环境以及制定相应规章制度等措施。

  第三,加快建设数字化红色期刊。对《新青年》等珍贵红色期刊的数字化建设不仅是保存珍贵文献资料的一种方式,还将有利于珍贵文献资料的开放存取,便于读者在网络上进行检索和阅读。各文献收藏机构可以对馆藏珍贵红色期刊进行扫描,编制机读目录,并通过馆际交流以及数据交换等形式,建立健全专题文献数据库,从而最大限度地满足不同专业读者的需求。

参考文献
  [1] 中共中央马克思恩格斯列宁斯大林著作编译局研究室.五四时期期刊介绍[M].[版地不详],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出版年代不详].

  [2] 晏东.浙江省博物馆馆藏《新青年》概况及其历史价值[J]. 东方博物, 2007,4: 108-113.

  [3] 简体横排版《新青年》出版[N].光明日报, 2011-6-27.

  [4] 唐晓云.《申报索引》出版纪事[OL]. [2011-9-1]. http://www.cnindex.fudan.edu.cn/zgsy/ 2008n2/tangxiaoyun.htm.

  [5] 吴潮. 馆藏珍贵历史文献资料整理与利用的类型研究——以传教士中文报刊为研究个案[J]. 图书馆理论与实践, 2010, 1: 6-9, 67.

  [6] [5].

  [7] [2].

  [8] 新懋. 馆藏《新青年》评价[J]. 档案, 2000, 2: 25.

  [9] 馆藏纸质文献酸性和保存现状的调查与分析课题组. 馆藏纸质文献酸性和保存现状的调查与分析[OL].[2011-9-5].http://srsp.nlc.gov.cn/publish/out/DetailTask.jsp?command=4028b9bd06014468010601606ee1000d.

上一篇: 一位德国老人的高尚心愿
下一篇: 传播马克思主义的重要工具书
相关文章:
文献搜索
请输入要搜索的文献标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