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部邮箱 用户名 密码
首页 > 理论研究 > 当代资本主义研究
论意大利现行选举制度
作者:刘光毅      来源:《欧洲研究》2011年第1期
网络编辑:文路 发布时间:2011-06-22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摘要:党派林立、政府更替频繁是意大利政治的痼疾,如何兼顾扩大公民政治参与和保障政治稳定,已成为意大利选举法改革所面临的首要问题。意大利目前的选举制度是在2005年确立的,它通过改造、强化既有的概念、政策,意图限制进入议会的党派数量,增加政党联盟尤其是执政联盟的力量,实现政治稳定;同时它又简化了计票程序,希望鼓舞起民众的政治参与热情。然而2005年选举法最重要的举措“多数奖励”,具有通过技术手段虚构稳定多数的嫌疑,潜含着巨大的风险。从最近五年意大利的政治实践看来,这个选举法并没有达到目的,意大利选举法改革依然任重道远。
关键词:意大利;选举制度;代议制民主;政党联盟;多数奖励

  选举制度是具体的、历史的存在,世界各国常因异于他国的政治、社会、文化特征,作出不同的制度选择,即使是同一个国家,在它不同的发展阶段,也往往会根据政治主题的变化进行改革。二战后至今,意大利分别在1946年[1]、1993年、年制定了三套不同的选举制度,它们所关注的核心问题是如何将选票转化为众、参两院的席位,并在联盟以及单个政党之间分配。本文试图从历史纵深着手,结合意大利政治状况的变化,通过将2005年选举法与之前两个法案进行比较、分析,总结意大利当前选举制度的主要特点、计票规则,并对它作出评价。

一 意大利选举制度的历史回顾

  在通往代议制民主的道路上,意大利与其他欧洲国家有一个非常显著的差别,即没有产生一个强大的现代自由党。1922年之前,意大利的政治、文化、社会领域由众多的党派、团体所把持。[2]国家法西斯党式微后(1943年9月),二战前的各大政党又迅速复活,在极短的时间内填补权力真空,[3]领导民众重建政治秩序。正如意大利著名哲学家克劳奇(BenedettoCroce)所说:“法西斯统治是意大利政治史上的一段‘插曲’,当人们移开历史的断壁残垣,意大利政治仿佛又重新回到了前法西斯时代”。[4]因此,二战后意大利政治中天然地存在着社会生活依赖政党组织,民众政治取向多元化,以及政党对选民的固化作用明显等特点。

  意大利战后最紧迫的任务是通过普选产生立宪大会制订宪法。面对众多党派活跃于政治舞台的现状以及民众高昂的参与热情,意大利立法者选择了比例制选举法。1946年6月立宪大会选举时,有56个政党参与角逐,结果有11个政党取得了席位,[5]这极大地满足了政党与民众的政治要求。1948年第6号、号法案在它的基础上,确定了众、参两院的选举法。这一选举法总体上遵循了比例制原则,只是在参议院选举中加入了形同虚设的多数制元素。[6]这种比较纯粹的比例制选举法,充分保障了民众表达政治诉求的权利,极大地鼓舞了选民的投票热情,1983年以前众、参两院选举的投票率均在90%以上,然而其弊端也同样非常明显,它在议会中产生的政党太多,使得决策非常困难,政府更替频繁。这些问题在随后几十年引起了民众极大不满,改革选举法的呼声日益高涨。1993年春,意大利就九大问题举行全民公决,针对是否废除原有的选举制度,引入多数制的问题,有82.7%的选民投了赞成票。同年8月4日,根据全民公决的精神,议会通过了第276号、277号法案,[7]改革了参、众两院之前的比例制选举法,确立了单选区比例并立制,即众、参两院75%的席位通过多数制分配,另外25%的席位则通过比例制分配。这次改革正是针对1946年选举法的弊端因为单选区制既可使选民直接给候选人投票,大大弱化候选人对于政党的依赖又可迫使小党与大党结成选举联盟,有利于实现意大利政治的两翼化发展。

  1993年选举法实施后,两大阵营形成了,左翼也终于上台执政,然而这并不代表意大利政治驶入良性发展的轨道。萨托利曾经谈到:“多数制并不一定能够创造出两极民主,因为这要有个条件,即:在各个选区有可能获胜的只能是两个政党,这在意大利政坛简直是不可实现的,而如果每个单选区有一个党的候选人获胜,100个选区就会导致100个政党进入议会”。[8]事实也正是如此,一方面两大联盟的选票相差无几,另一方面联盟内的政党太多,席位分配也比较分散这反而增强了小党讨价还价的能力。1998年普罗迪政府倒台,正是由于意大利重建共产党撤销了对它的支持。

  2001年选举还暴露出1993年选举法的一个重大漏洞。由于单选区制有利于大党,并且容易产生废票,为了补偿小党、保护民众的投票热情,意大利的立法者又规定了复杂的“选票分割法”,即在单选区赢得席位的政党或政党联盟,进行比例制分配时,要扣除一定数额的选票。[9]众议院议席分配时,选民要投两票,一票在单选区内直接投给候选人,另一票是在复选区内投给政党,这种差异为各党派、联盟避开“选票分割”提供了可能。2001年意大利众议院选举时,中左、中右阵营分别捏造了两个虚假的名单(分别是“新国家”、“取消分割法运动”)参加单选区席位分配,以避免在进行比例制分配时被扣除选票。在这次选举中,中右阵营获得大胜,但却造成一个尴尬的情况,由于没有扣除选票,所以中右得票过多,以至于比例制名单中没有足够多的候选人,[10]这种弄虚作假的行为显然违背了“选票分割”的初衷。

二 意大利选举法改革的政治背景

  议会中的政党过多,政府更替频繁,可以说是战后意大利政治的常态,如何避免这个问题,成为历次选举法改革的主旋律。那么同样是饱受指责,为什么年选举法可以维持40余年,而1993年选举法仅仅存在了12年?选举法主要调整不同政党在议会中的份额,那么意大利的政党对选举法的态度有没有发生变化?要回答这些问题,就不仅要考察选举制度本身,还要探讨意大利政党政治环境的变化。20世纪90年代以来,意大利政党政治发生了四大显著变化。

  第一,选民重新具有了流动性。1992年到1994年,意大利掀起了一场以反腐败为宗旨的“净手运动”,随着调查的深入,几乎所有的政党都牵涉其中。力量强大的传统政党由此遭到毁灭性的打击,它们或者分裂,或者转型,或者就此消失。民众对政党的信任也跌到了谷底。1994年大选后,得票最多的意大利力量党是在选举前几个月才成立,而之前联合政府中的五大党,只有一个出现在两院中,且席位大幅缩减,同时组建不久的北方联盟、绿党联盟等,所获选票也有了大幅增长。这说明,新兴政党借助司法调查,一举取代了传统政党的地位,成为意大利政坛新的主角,它们虽家底清白,但缺乏稳固的政治基础,也没有庞大的组织网络,曾被传统政党固化的意大利选民因此重新具有了流动性。

  第二,政党形态发生变化。这体现在三个方面:其一,党员人数大幅下降。20世纪90年代以前,意大利共产党以及天主教民主党长期拥有150万左右的党员,然而90年代以后,左翼民主党的党员约70万左右,左翼民主人士联盟时期更是下降到55万左右。而政坛第一大党意大利力量党仅有20多万的党员北方联盟的党员数从未超过17万人;其二,官僚数目减少,作用弱化。以可进行纵向比较的意大利共产党为例,20世纪80年代,它的全职人员约为1000至2500人之间,1994年骤降为640人。另据1979年数据,党的大区一级支部中,85%的书记以及75%的理事会成员是全职人员,而1997年左翼民主党所有领导职务中只有18%是全职人员。2000年,左翼民主人士联盟的这一数据进一步下降到12%。这两大变化充分显示,党员人数以及党的机构都不再像以前那么重要了,意大利主要政党逐渐过渡为选举党;其三,政党卡特尔化。为了赢得选举,意大利的政党表现出越来越强烈的结盟要求,两大联盟的对抗成为意大利政治选举的主要形式。1994年以来,中左政党先后组成进步联盟、橄榄树联盟、橄榄树联邦以及同盟,中右政党组成了自由之极、善政之极以及自由之家。

  第三,中左在选举中获胜。冷战时期,意大利政坛中虽然有两个实力相当的政党竞争,但却从未实现政权的轮换。意大利共产党长期是政坛第二大党,但既不能获得政权,也没有政党与之结盟(1957年与社会党决裂后)。1996年,意共转变而成的左翼民主党,与其他中左政党结成橄榄树联盟,并利用意大利力量党与北方联盟分裂的机会,赢得选举,组建起意大利历史上第一个中左政府,直到年,意大利共经历了四届中左政府。

  第四,中右政府与中左政府的构成存在差异。1994年到1995年贝卢斯科尼第一届政府有四个党组成,分别是意大利力量党、民族联盟、北方联盟、基督教民主中间联盟。2001年到2006年贝卢斯科尼第二、第三届政府依然包含四个党,前三个党没有变化,最后一个党变成由基督教民主中间联盟联合其他两个中间政党组成的“民主基督教徒和中间民主主义者同盟”。反观中左联盟,1998年到1999年的达莱马第一任政府就包含七个政党,分别是左翼民主党人党、意大利人民党、意大利革新党、意大利共产党人党、绿党联盟、意大利民主社会主义联盟以及共和国民主同盟。1999年到2000年的达莱马第二任政府依然包含了七个政党,与上届政府相比,不同之处在于意大利民主社会主义联盟退出,普罗迪组建的民主联盟加入,欧洲民主同盟替代了共和国民主同盟。2000年到2001年阿马托第二任政府包含了八个政党,与上一届政府相比,意大利民主社会主义联盟再次加入。很明显,中右政府中的政党数目比较少,结构比较稳定,平均得票率比较高,而中左联盟则需要囊括更多的小党才能与中右抗衡。

  总之,选民的流动性以及政党形态的转变,使民意真正成为政党的生命线从而使得政党对选举制度更加敏感。中左赢得选举,客观上会促使中右政党更积极地面对选举制度改革,因为1946年选举法虽然饱受指责,但它作为阻止意共掌权的制度体系中的重要一环,完成了意大利冷战政治的首要任务,中右政党作为既得利益方,改革选举法的主观动机并不强烈。中右政府比中左政府的政党数量少、结构稳定、平均得票率高,这一特点也为2005年选举法的命运埋下了伏笔。

三 2005年选举法的主要措施

  2005年选举法强烈地体现出追求政治稳定的意图,它通过改造、强化那些既有的措施,意图限制进入议会的党派数量,增加政党联盟的力量。这主要体现在以下四个方面第一,改革了参与席位分配的得票门槛。代议制民主中一个极具争议的问题是,那些很小的党是否也应该拥有席位。一种观点认为,将小党排除在议会之外,有违社会公正,而另一种观点认为,众多小党进入议会,会降低行政效率。既不能将小党排除在外,又不能让过多的小党进入议会,这就需要做必要的限制。意大利战后选举制度中,一直设有参与席位分配的得票门槛。1946年选举法规定,在某一选区中获得一个席位、并且在全国得票30万张以上的政党可以参与众议院全国总选区的议席分配。1993年的选举法规定,在全国获得4%以上选票的政党有资格在全国参与众议院比例制分配(1993年277号法案第5章)。值得注意的是,1946年、1993年选举法所规定的门槛,只涉及众议院部分席位分配,而2005年的选举法却对众、参两院的所有席位以及联盟内部的各党派席位分配都作了详细的门槛限定。具体规定如下:众议院选举中,在全国获得10%以上选票的政党联盟、获得4%以上选票的单独参选或其所在联盟未超过10%门槛的政党,有权参与席位分配,当在联盟内各政党间进行席位分配时,只有得票超过2%的党以及未超过2%的政党中得票最多者(即最优秀的失败者),可以参与联盟内部席位分配(2005年270号法案第1章)。在参议院选举中,只有在大区获得20%以上选票的政党联盟和获得8%以上选票的单独参选及其所在联盟未超过20%门槛的政党,有权参与席位分配,在联盟内分配席位时,得票超过3%的政党才有资格参与(2005年270号法案第4章)。

  第二,再次增加“多数奖励”。“多数奖励”最早出现在1923年意大利选举法中,当时墨索里尼为了加强国家法西斯党的实际控制力,在1924年选举前力主修改选举法,增加“多数奖励”,它规定:获得多数选票的政党或政党联盟,只要它的得票率不低于25%,就可自动获得众议院2/3的席位。1953年,德卡斯柏里政府不顾在野党以及社会各界的强烈反对,在议院强行通过选举法改革,添加“多数奖励”,规定政党联盟只要在全国范围内获得半数以上的有效选票,将至少得到380个众议院席位(约为总席位的65%),然而在当年7月的选举中执政联盟只得到了49.8%的选票,“多数奖励”没有发挥作用。最终,1954年第615号法案将其废除。2005年选举法再次增加了“多数奖励”,并将适用范围史无前例地扩大到参议院。它规定,在众议院选举中,至少给予获得多数的联盟340个席位(2005年270号法案第1章),而参议院的多数奖励则是以大区为单位分配,也就是说确保获胜联盟在所在大区获得至少55%的议席(2005年号法案第4章)。

  第三,政党联盟要有统一的选举纲领和首脑。20世纪90年代以来,意大利社会基本价值观念趋同、意识形态问题弱化,政党结盟的障碍减少,但党派林立、选票分散问题有着深刻的社会、历史根源,难以在短期得到根本的改变,因此越来越多的意大利政党选择结盟以赢得选举。1993年选举法鼓励结盟倾向,因为在单选区下,小党自知无法独立赢得选举,因而有向大党靠拢的主观动机。2005年的选举法更加有利于形成政党联盟,因为比对手多一票就可控制议会的前景这激励着所有党派产生强烈的结盟意愿。然而仅仅以求生存为目的的结盟,往往会因观念、利益分歧最终决裂,为了尽可能地避免这一情况,2005年选举法规定,政党联盟必须有统一的选举纲领以及唯一的首脑(2005年270号法案第章)。

  第四,割裂了选民与候选人的联系。1946年选举法规定,众议院选举中,选民可以只投票给党,也可以在该党名单内作选择性投票(最多可为4名候选人排序),参议院选举是以大区为单位进行,每一大区又根据获得的参议员议席分成相应数目的单选区,选民直接投票给候选人,所以选民与候选人之间是有联系的。1993年选举法规定,众、参两院75%的席位通过单选区相对多数制选出,选民直接给中意的候选人投票,与1946年选举法相比,选民与候选人的关系更加密切了。而2005年选举法规定,选民只能投票给党,候选人的提名与排序完全由党决定,这完全割裂了选民与单个候选人的关系,并与1993年选举法阻止政党权力膨胀的努力背道而驰。然而这一政策并非一无是处,它可以使选民更多地关注政党的纲领、政策,较少关注单个候选人,从而减少选票流向那些拥有出色领袖的小党。

四 新选举制度的具体操作

  在介绍新选举制度的具体操作前,需要回顾意大利议院规模以及选区之间的席位分配方法的变化,这两者是由意大利宪法规定。

  1947年意大利宪法并未规定众、参两院的议席数,而只是通过居民总数间接确定,这就导致两院的规模在历次选举中不尽相同,1948年选举时众、参两院的议席数分别为574个和237个,1953年时为590个和237个,1958年时为596个和246个。1963年第2号法案修正了宪法第56﹑57﹑60条,它规定众、参两院分别由630人、315人组成,各选区之间的席位分配办法是以最近一次全国人口普查的数据为准,按人口比例分配。2001年1号法案再次修改了宪法第56、57条,增设了海外选区。它规定:众议院630席中,12席由海外选区产生,由此,国内各选区共分配618席,参议院315席位中的6席由海外选区产生国内各大区共分配309席,众、参两院席位在各选区间的分配办法不变。

  从总体上讲,1946年的选举法规定众、参两院分别以比例制、单选区比例并立制分配席位,1993年的选举法将两院的席位分配办法确定为单选区比例并立制配合..选票分割法&,而2005年的选举法统一使用比例制配合..多数奖励。它规定,众议院选举中,首先要计算有效选票数。所谓有效选票,就是总选票数减去空白票、弃权票、其他不合格票,以及那些没有越过席位分配门槛的政党或政党联盟所得到的选票。然后用海尔法和最高余数进行席位的虚拟分配,也就是说以有效选票数除以总席位数617,其结果取整数部分作为选举商数。符合席位分配条件的政党或政党联盟各自的得票数除以选举商数,所得的整数部分就是该政党或政党联盟获得的席位数,然后再按照余数的多寡分配剩余的席位。如果此时得票最多的联盟所获席位超过340,那么这一虚拟分配就变成最终的结果,而如果得票最多的联盟所获席位没有达到340,那么该联盟将获得席,同时其他党派或联盟的席位数要重新分配,具体方法是用有效选票数减去获胜联盟所得选票数,然后除以剩余的席位数277,得到一个选举商数,然后应用海尔法和最高余数法在其他各党派、联盟之间分配席位。

  接下来在联盟内单个政党之间分配席位时只需考虑满足下列三个条件之一的政党:其一,得票超过2%的政党;其二,最优秀的失败者;其三,仅在特伦蒂诺-上阿迪杰自治区或弗留利-威尼斯朱利亚自治区两者之一参选且得票超过的政党。席位分配方法仍然采用海尔法和最高余数法,即以该联盟所获选票数减去不符合席位分配条件的政党所获选票数,然后除以该联盟所获得的席位数,得到一个商数,然后通过各政党所获选票除以席位分配商数,所得整数即是该党所获席位,然后再按余数大小分配剩余席位。由此,617个席位分配完毕,加上实行单选区制的瓦莱达奥斯塔自治区的1个席位,以及海外选区的个席位(比例制方式和选择性投票),众议院630个席位全部分配完毕。

  参议院的选举程序与众议院的办法类似,不同之处有以下几点:其一,与年、1993年选举法一样,参议院的席位分配是以大区为单位进行,并不存在全国总选区,所以有效选票的计算也是以大区为单位汇总;其二,正如上文中提到的,参议院参与席位分配的得票门槛以及政党联盟内可参与席位分配的单个政党的得票门槛,与众议院的规定不同;其三,席位在选票的基础上分配,分配到每个大区的席位以宪法为依据进行,同时,多数奖励确定为每个大区55%的议席;第四,莫里斯大区没有多数奖励,瓦莱达奥斯塔自治区的席位依单选区方式分配,北美和亚洲、非洲、大洋洲的席位也按单选区方式确定,欧洲和南美的两个席位以比例制和选择性投票的方式确定,特伦蒂诺-上阿迪杰的席位分配,则保留1993年的分配办法,七个席位中的六个采用单选区制分配,剩余的一个按比例制分配。

五 评价与总结

  选举法改革是多种政治力量博弈的结果,在制度细节上或会出现反复甚至开倒车的情况,我们评价一个选举制度的优劣,固然不可忽视技术细节,但更应该注意到它所反映的基本精神是否有利于一国政治的良性、持续发展,从这个意义上讲,2005年选举法的优缺点体现在四个方面。

  第一,进一步规范、鼓励政党结盟是创造意大利式两翼民主的正确方向。谨慎地选择盟友,通过搭便车获益,可以说是意大利政治的一大传统。而意大利战后绝大部分政府实施的也正是党派联盟、共同执政,多方政治力量博弈的格局已然根深蒂固。曾有学者在上世纪80年代以当时西德、西班牙、英国的选举制度检验意大利的投票情况,结果只有英国式的选举制度才可能把意大利政党的数目减少为两个。但是,在意大利,但凡关心选举制度改革的政党都不会建议采用这种制度。它既不可能由从这一制度中受伤害最大的小党提出,因为这等于自取灭亡,也不可能由受益最大的天民党提出,因为这等于背弃了二战结束以来所有同天民党经常分享政权的党,从而面临很大的政治风险。意大利选票分散已是既成事实,所以2005年选举法中通过四大措施鼓励和加强政党联盟是值得肯定的。

  第二,简化计票程序值得肯定。意大利战后三个选举法中,2005年的这个操作最为简单,无论是众、参两院的席位分配还是政党联盟内部的席位分配,在方法上保持了统一,都是采用海尔法和最高余数,按得票比例分配。反观年选举法,众议院席位初次分配时应用帝国法确定选商,即该选区的有效选票除以该选区的众议员席位加二之和。二次分配时以海尔法和最高余数分配席位;参议院选举时,首先应用单选区制(候选人得票需超过65%),在按比例制进行二次分配时,以东特法和最大平均数(即政党的得票数除以政党已获席位数加一之和)确定席位归属,最终在政党内部进行席位分配时,还要将该大区本党所有候选人,在各自选区所得票数的比例排序,依次分配席位。1993年的选举法中存在着多数制和比例制两种席位分配方法,特别是在席位的比例制分配中,众、参两院不同的“选票分割”方法和运行机制使整个席位分配变得比较复杂。选举制度的受众不是学者、政治家,而是广大选民,如果选民连如何计票、如何分配席位都不明白,也就很难准确估量自己投票行为的意义,从全社会范围看,这势必影响选民政治参与的积极性,在不考虑其他变量的情况下,2005年选举法简化计票程序,特别在当前意大利选民投票意愿低的情况下,是值得肯定的。

  第三,该法最大的特点——多数奖励,最容易产生变数。设有多数奖励的比例制,是非常罕见的,上世纪30年代的罗马尼亚选举中曾使用过,后来墨西哥、韩国的选举中也曾使用过,当今世界上的民主国家中只剩下意大利使用这种方法。它的本意是通过扩大多数方的优势以维护政府的稳定,然而这一目标却未必能够达成,因为目前涵盖众、参两院的多数奖励可能会在两院产生不同的多数派,另外,超过对手哪怕一票就可控制议会的诱惑是非常大的,这也就给战术票或不诚实票的出现提供了可能,为未来的危机埋下伏笔。

  “多数奖励”之所以在战后意大利屡屡被提及并能获得通过,反映出民众对于政治稳定的强烈期待,然而通过技术手段创造出多数派,毕竟有虚假之嫌,一旦该制度确立后政治运行依然不稳定,达不到民众的期望,它随时有足够的理由被取消。那么2005选举法下意大利政治状况是否有所改善?在1946年选举制度下,从1946年7月10日到1994年5月10日,意大利在48年间更换了50届政府;1993年选举制度下,从1994年5月10日到2006年5月17日,意大利在年间更换了八届政府,2005年选举制度下,从2006年5月17日至今四年间也已出现两届政府,2010年7月以来,由于中右联盟重要成员、众议院议长芬尼与贝卢斯科尼决裂,另起炉灶,政府再次处于危机之中。从政府更迭频次上看年选举法并未发挥出预想的效果。

  第四,在意大利具体的政治环境下,该选举法难称公平。选举法,作为一种制度,应该对所有的政党都是公平的,但制度毕竟是由人设定的,所以考量制度公平与否,需问两个问题,即由谁制定,对谁有利?2005年选举法,是在贝鲁斯科尼政府时期制定的,其主要的起草者是罗伯特·卡尔德洛里(RobertoCalderoli),他是北方联盟的重要成员,时任改革部长。在意大利政治生活中根深蒂固的庇护制以及“党高政低”的决策模式下,执政党的重要成员,不会提出违反执政联盟利益的选举法。正如上文提到的,中左联盟需要吸纳更多小党才能抗衡中右力量,所以新选举法中对小党的种种限制,不利于中左联盟取得选举胜利。

  民众对于扩大政治参与和保持政治稳定的双重要求,是意大利战后选举制度改革的根本动力。然而选举制度可以影响政治效果,却不能决定政治运行。也就是说,选举制度可以将客观存在的多数派反映到议会组成中,却不能凭空创造出一个根本不存在的多数。历史反复证明,意大利选民中并不存在稳定的多数,夸大选举制度的调节作用,试图通过种种技术手段在意大利建立英、美式两极民主的愿望,终究是难以实现的。此外,2005年选举法中还存在着许多不足除了过多侵害中左政党的利益外,很多人认为重新恢复比例制违反了1993年全民公决的结果,还有学者从数学的角度,推定它在运算上存在不可修复的重大漏洞。综上所述,意大利选举制度改革的脚步远未停歇,结合本国实际情况,规范政党联盟、推动两翼民主、保障制度公平、鼓励民众参与才是正确的方向。

注释:

  [1]意大利1946年第76号法案所规定的比例制选举法,本是为“制宪大会”的选举准备的,但在简单修改后也成为众、参两院的选举法,所以本文将它们统称为“1946年选举法。”

  [2]G iorgio G all,i I partiti p oli tici italiani (1943 - 2004 ),M ilano:Superbu r Sagg,i 2001,p.41.

  [3]Piero Ignaz,i I partiti i ta lian i,B ologna:il M u lino,1997,p.8.

  [4]Ib id.,p.7.

  [5][英]唐纳德·萨松:《当代意大利》,王慧敏、胡康大、周弘译,北京: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92年版,第185页。

  [6]这一选举法的具体规定如下:众议院选举划分为32个选区,各选区按人口数分配席位。投票后,在各个选区内,按照帝国法确定选商,每一政党所得选票除以选商,整数部分便是该政党所获席位数。然后,余数在全国范围内汇总,按照海尔法和最高余数,完成席位的二次分配。参议院选举是以大区为单位进行,它的席位分配也是通过两步完成的。首先,每一大区根据获得的参议员议席分成相应数目的单选区,以多数制决定席位归属;其次,各党未当选候选人所获选票以及剩余席位在大区范围内汇总,以东特法和最大平均数确定席位归属。值得注意的一点是,参议院单选区内并不采用简单多数,根据1946年选举法的规定,单选区候选人必须得到65%以上的选票才可当选,这一要求非常苛刻,从1963年到1992年,通过单选区成功分配的参议院席位极少,可以忽略不计。

  [7]1993年第276、277号法案原文见意大利参议院官方网站,网址分别为http://www.senato.it/isti tuz ion e/108452/152237/genpagspalla.htm,http://www.senato.it/istituzione/108452/152238/genpagspal la.h tm,下同。
   [8]C h iaberge R icccardo,Sartori:il M at tarellum e le id e sbag lia te,5N ovemb re1995,Corriere della Sera,Pag ina27.

  [9]众议院选举中实施“部分分割”,各党派所获得的用于比例制分配的选票,要减去该党在各单选区中刚好获胜的选票(即该单选区第二名的得票数加一票),然后再进行席位分配(1993年第277号法案第4条);而参议院选举中则是以大区为单位实行“完全分割”,各政党在该大区获得的有效选票之和减去该党在单选区中获胜者所获选票,再进行席位分配(1993年第276号法案第4条)。

  [10]1993年277号法案第2章规定,在以比例制进行席位分配时,政党名单中候选人的数目不得超过该选区按比例制分配席位数的三分之一。

(作者单位:中央编译局)

相关文章:
文章检索
请输入要检索的文章标题
马克思主义理论研究和建设工程
中国现实问题研究
国外理论动态
理论视野
专家访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