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部邮箱 用户名 密码
首页 > 理论研究 > 当代世界社会主义研究
困境与前途:社会与西欧的未来
作者:王燕 谢峰      来源:《学习时报》2016年9月11日
网络编辑:时佳 发布时间:2016-07-12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摘要:
关键词:

  19世纪中后期,西欧各国的工人运动风起云涌,代表工人阶级利益的社会党纷纷成立。社会党在成立之初深受马克思主义的影响,其传统思想中核心的信条即是消灭私有制,建立公有制,国家对经济进行有计划的管理。不过,改良主义对社会党影响深刻,党内因此始终存在方向性的分歧:是进行激进革命还是渐进改良?左派支持彻底推翻重建,右派则主张在资本主义框架下渐进的改良。社会党在20世纪上半期逐渐掌权后,尤其在大规模执政的二战后,党内右派占了上风,对传统思想进行了修正。修正后的核心主张是实行混合经济,开展有限的国有化运动,但保留大部分私有制;运用凯恩斯经济理论刺激经济发展,实现充分就业;在社会领域建立福利国家;在政治领域采取各阶级合作主义;追求一种社会平等的目标。显然,与传统主张相比,修正后的社会党明显右转。

  二战后三十年是西欧国家的黄金时代,社会党改造后的西欧一改原来的资本主义面貌,展现出某些社会主义特征。

  社会党将上述理论付诸实践,在二战后三十年间取得了成功。二战后三十年是西欧国家的黄金时代,经济繁荣、民众生活水平提高、物质丰富及消费社会逐渐形成、民众在教育医疗等领域的处境大幅改善,社会党改造后的西欧一改原来的资本主义面貌,展现出某些社会主义特征。社会党认为,他们已找到一条改造资本主义的新路:一方面,经济上通过采用凯恩斯主义的大规模干预,可以克服私有制的弊端,避免危机,还可充分利用资本主义的活力;另一方面,通过各阶级合作主义和建立完善的社会保障制度,可以建立一个平等社会。社会党认为,这种渐进改良的方式避免了对原有一切进行彻底摧毁和重建的高额代价,解决了资本主义一直未解决的问题:在发展经济的同时推进社会平等。

  上述模式得以有效运行有赖于当时的环境。与今天快速发展的全球化相比,战后的西欧处于相对封闭和稳定的环境,政府可以充分行使权力,运用财政政策等手段干预经济,推动经济稳定增长,保持充分就业,国家将由此获得的财政收入投入教育、医疗、交通、失业人群和老年人保障等领域。可以说,该模式的有效运行是建立在经济增长和充分就业的基础上的,国家权力的充分行使则是实现经济增长和充分就业的保证。一旦经济衰退,失业随之而来,国家收入减少,福利开支难以为继,该模式的有效性就会出现问题。

  到20世纪70年代中后期,上述模式开始遭遇挑战。首先是1973年石油危机沉重打击了西欧,致使经济发展速度放缓。此外,西欧在外部开始面临其他经济体的竞争,如日本和亚洲四小龙的崛起,在内部又面临一系列问题,如充分就业的实施造成工人阶级及工会势力壮大,廉价劳动力时期结束,企业竞争力受影响。更重要的是,科技革命推动资本、商品、技术、信息在全球流动,经济全球化快速发展。资本为获取利润,全世界游走,寻找廉价劳动力和原材料产地。资本势力的膨胀压缩了政府行政空间,民族国家对经济的治理能力、劳资间的讨价还价能力受到削弱,凯恩斯经济政策的效果明显不如以往,社会党的执政模式受到批评,为右翼新自由主义的崛起提供了空间。

  新自由主义的核心思想是限制政府作用,在经济领域减少干预,使市场自由运行;在社会领域削减福利,反对劫富济贫的再分配;在政治领域打击工会,放弃各阶级合作主义;在思想领域宣扬责任、个人自由、自助、自立等价值。这增加了经济活力,但带来严重的社会问题,尤其是富者越富,穷者越穷,社会出现不稳。

  20世纪90年代中后期,社会党提出走第三条道路,该道路虽然被称为是超越左与右的新路,但在关键的经济领域,其治理方案与新自由主义没有多大差别。

  新自由主义出现的问题同样为社会党的东山再起提供了机遇。20世纪90年代中后期,社会党提出走第三条道路,该道路虽然被社会党称为是超越左与右的新路,但在关键的经济领域,其治理方案与新自由主义没有多大差别,在削减政府作用、私有制、自由市场、放松劳动力管制、控制工会势力扩张等方面,社会党明显新自由主义化。社会党仍保留它的标签——福利国家和左翼的平等价值,但它同样主张改革福利国家,平等的内涵也从追求结果平等转为提供机会平等。显然,社会党再次右转。

  如果说二战后社会党的右转很大程度是自主选择的结果,那90年代中后期的右转则带有被动反应的色彩。右翼政党利用新自由主义取得一定经济成效,社会党在未找到经济发展新思路之下也希望借用新自由主义发展经济,同时在新自由主义出问题的社会领域,以左翼立场解决之。社会党“左右并蓄”的新思维吸引了选民,它在各国相继上台,第三条道路盛行一时。但是,社会党面临的国际形势更加严峻,尤其自2000年后,面对中国等新兴经济体的崛起,西欧面临着比80和90年代更激烈的国际竞争。第三条道路的实施没有提振西欧经济,反而新自由主义导致两极分化的本性使社会分裂加大加剧。

  施政效果不佳使社会党在十余年间相继下台,第三条道路呼声渐弱,其后上台的右翼未能改变西欧经济整体颓势,2008年美国金融危机及之后的欧债危机,既暴露出右翼新自由主义的大缺陷,又暴露出左翼福利国家的大问题,曾经有效的左右发展模式似乎均告失效,西欧陷入困境,寻找新的治理模式成为摆在左右翼政党面前的紧迫课题。

  对西欧国家来说,首要任务是提升国家竞争力,推动经济增长,只有健康发展的经济才能支撑社会党的福利国家战略,实现平等的目标,无此,其他即是空中楼阁。社会党还需要审视作为政党标志的福利国家战略,福利是它获支持的法宝,是追求平等的手段,但在经济不景气之下仍维持庞大的福利使政府财政不堪重负,但是,削减福利、财政紧缩既会减弱选民支持,也会丧失左翼党的传统特性,这对社会党来说是两难。除了关键的经济和福利问题,社会党还需要审视它在一系列社会问题上的立场,如移民、避难者、犯罪、治安、同性恋、家庭伦理、多元文化。

  进入新千年的西欧面临的挑战是全方位的,国际上有来自新兴经济体强有力的竞争,国内又滋生各种矛盾和问题。

  进入新千年的西欧面临的挑战是全方位的,国际上有来自中国等新兴经济体强有力的竞争,国内又滋生各种矛盾和问题。问题的复杂性和严重性使得依靠纯粹的左翼政治或右翼政治已无法解决,它似乎需要一种灵活性,在解决不同问题时灵活采取或左或右的立场,但这对西欧左右翼政党来说均非易事。作为执政大党,左右两翼有着各自的传统、价值、政策标签和支持群体,西欧又是竞争性政党体制,且近年来政党体制呈现碎片化发展趋势,政党转向不仅空间有限,且会带来党内分裂、自身特性丧失、原有支持基础游离、政治空间被他党挤占的风险。

  竞争性政党体制及左右政治的存在限定了政党的选择空间,形成一种新战略、新模式的难度加大,而选举政治下政党要赢得大选,势必需要回应选民各种个体的、短期的诉求,政党需要短期内见政绩,否则执政地位不稳。如政局稳定、经济繁华,选举政治平稳运转,可显现其各种优势;但若政局动荡、社会冲突严重、经济不景气,则需要稳定的执政期、长期的规划、连续的政策,为国家、民族和个人的长远发展计。当前,西欧面临的问题既复杂又严重,走出困境需要时间,需要凝聚共识,实现合作,找到切实可行的解决方案,这考验着西欧政党和民众的智慧。

相关文章:
文章检索
请输入要检索的文章标题
马克思主义理论研究和建设工程
中国现实问题研究
国外理论动态
理论视野
专家访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