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部邮箱 用户名 密码
首页 > 理论研究 > 当代世界社会主义研究
拉美左翼政权面临严峻挑战
作者:徐世澄      来源:《当代世界》2015年第12期
网络编辑:柳冰 发布时间:2016-07-06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摘要:
关键词:

  拉美左翼的崛起

  20世纪末21世纪初,由于拉美传统执政党在长期执政过程中,没有有效解决国家所面临的一系列政治、经济和社会难题,逐渐失去民众的信任,而左翼政党和领导人提出的探索新的发展道路和发展模式、替代新自由主义改革的主张和口号代表了广大中下社会阶层的诉求,赢得了许多人的支持。因此,拉美左翼力量出现群体性崛起,影响力快速提升。1999年2月2日,委内瑞拉“第五共和国运动”[1]领导人查韦斯通过选举获胜就任总统,标志着拉美左派(又称拉美“新左派”)开始崛起。随后,拉美一系列国家的左派政党或组织在本国的大选中接连获胜。2013年查韦斯去世后,马杜罗在委内瑞拉继续执政。左翼政党执政的拉美国家及其总统先后有:巴西劳工党卢拉(2003—2010)和迪尔玛?罗塞芙(2011—),阿根廷正义党左翼领导人内斯托尔?基什内尔(2003—2007)和克里斯蒂娜?费尔南德斯(2007—2015),乌拉圭广泛阵线巴斯克斯(2004—2009,2015—)和穆希卡(2010—2015),智利社会党巴切莱特(2006—2010,2014—),玻利维亚争取社会主义运动莫拉莱斯(2006—),厄瓜多尔主权祖国联盟科雷亚(2007—),尼加拉瓜桑地诺民族解放阵线奥尔特加(2007—),萨尔瓦多“法拉本多?马蒂”民族解放阵线毛里西奥?富内斯(2009—2014)和桑切斯?塞伦(2014—),秘鲁民族主义党乌马拉(2011—)等。到目前为止,左翼或中左翼政党掌权的拉美国家有十多个。

  对拉美左翼政府的评价

  拉美左翼政府执政后,在政治、经济、社会和对外政策方面进行了改革和探索。在政治上,委内瑞拉、玻利维亚、厄瓜多尔等国制定颁布了新的宪法,阿根廷、巴西等国修改了宪法,扩大了民众的权利,增加了民众对本国政治的参与程度,逐渐建立由人民主导的参与式民主;一些拉美左翼执政党和政府,如委内瑞拉、厄瓜多尔提出了“21世纪社会主义”,玻利维亚提出了“社群社会主义”,巴西劳工党也提出了“劳工社会主义”。在经济上,反对新自由主义的发展模式,提出“替代”模式,加强国家对经济的干预,通过对国民经济关键部门的国有化,掌握本国的经济命脉,如玻利维亚政府于2006年5月1日宣布对本国石油和天然气资源实行国有化。2004—2012年,拉美左翼执政的国家和其他拉美国家,受益于国际市场上原油和初级产品价格攀升等因素,经济发展速度均比较快。如劳工党卢拉执政的八年间(2003—2011),巴西经济年均增长4.5%,外贸总额翻了两番,2011年巴西国内生产总值超过英国,成为世界第六大经济体。在社会方面,注重社会公平和正义,如查韦斯政府执行“深入贫民区”计划,使中下层居民享受免费医疗;巴西劳工党政府先后实施“零饥饿”计划、“家庭救助计划”和“无贫困计划”等扶贫计划,使近4000万人脱贫,贫困人口减少,其中3000万人进入中产阶级行列,贫富差距有所缩小。在外交方面,反对帝国主义、霸权主义和强权政治,奉行独立自主、多元化的外交政策,积极促进拉美地区的一体化,先后成立美洲玻利瓦尔联盟(ALBA)、南美洲国家联盟(UNASUR)和拉丁美洲与加勒比共同体(CELAC),主张建立国际政治和经济新秩序等。

  拉美左翼政府的这些改革措施,使这些国家改变此前政变频频、政局动荡的局面,推动了民族经济和社会的均衡发展,保持了经济增长和社会稳定,从而得到民众的广泛认同和支持,其执政地位逐渐巩固。左翼政党执政在委内瑞拉已16年,在巴西和阿根廷已经12年,在乌拉圭已经11年,在玻利维亚、厄瓜多尔和尼加拉瓜已近10年。有评论认为,左翼在拉美的崛起,已经经历了一个周期。

  美国明里暗里干涉拉美左翼内政。2015年3月9日,奥巴马宣称委内瑞拉是对美国外交和安全的严重威胁。随后,委内瑞拉全国代表大会(议会)于3月15日通过了授予总统马杜罗在维护国家和平与主权完整方面的特殊立法权,以此应对。此次通过的总统授权法将允许马杜罗通过签署总统令,在维护国家和平与主权完整方面拥有直接立法权而无须经过立法机关讨论。图为3月15日,马杜罗在首都加拉加斯出席一场集会时讲话。

  但是应该看到,目前拉美国家的左翼政府面临不少困难和挑战。

  一是经济下行压力增大。近两三年来,受国际金融危机的影响,国际市场上原油和初级产品价格大幅度下跌,再加上长期以来,拉美多数国家以初级产品出口为主的粗放式增长所积累的矛盾和风险集中暴露,经济增长的旧动力日趋减弱,又没有及时调整经济结构和发展战略,新动力激发不足,造成了包括左翼执政的国家在内的拉美国家经济增长速度普遍放慢。2012年拉美地区经济增长率为2.9%,2013年降低到2.7%,2014年进一步降为1.1%,2015年预计将出现0.3%的负增长。左翼执政的巴西经济2013年增长2.5%,2014年增长0.1%,2015年预计将为-3%。委内瑞拉经济形势更为恶化,2013年增长1.3%,2014年为-4%,2015年预计将为-10%。阿根廷经济也不太妙,2013年增长2.9%,2014年为0.5%,2015年预计为0.7%。经济下行压力的增大,使一些左翼执政的国家,如巴西、委内瑞拉、阿根廷、厄瓜多尔和智利等国为保持宏观经济稳定,不得不采取一系列紧缩措施,减少社会开支,致使国内民众抗议不断。

  二是党和政府内部腐败严重引起民众不满。拉美左翼政党往往都是高举反腐旗帜,参加竞选获胜而上台执政的。但是在执政后,由于社会地位的改变和党内监督不力,左翼政府和政党都在不同程度上存在贪污腐败现象。2005年巴西“月费案”[2]曝光。2014年年底和2015年年初,又爆发巴西国有石油公司丑闻,涉案金额达数十亿美元,被称为是“巴西历史上最大的贪腐案件”。这两大丑闻都涉及劳工党一些领导人,甚至有人指控前总统卢拉和现总统罗塞芙与之有牵连。罗塞芙总统支持率大跌,2015年8月,罗塞芙的民调支持率跌到只有8%。继2013、2014年民众大规模抗议之后,2015年3月、4月和8月,巴西全国各地又有数百万示威者走上街头,抗议经济萧条,物价上涨,腐败横行。与2013年和2014年抗议不同的是,2015年抗议的主要矛头集中针对总统罗塞芙,要求她下台。同样由于政府官员腐败、经济增长乏力、社会福利减少等原因,委内瑞拉、厄瓜多尔、秘鲁、阿根廷、智利、玻利维亚等国的部分民众对本国左翼政府的失望增加,民众抗议此起彼伏,持续不断。拉美国家社会冲突和抗议趋于常态化和多样化,而对现状不满的新兴中产阶级常常成为抗议的主角。

  三是国内保守势力和反对派的进攻。近来,拉美右翼保守势力呈上升趋势,在美国和西方其他国家右翼政党和人士的支持下,对本国左翼政府和政党频频发起攻击。应该看到,在拉美一些左翼当政的国家,目前右翼力量仍相当强大。如在委内瑞拉,在2013年4月14日大选中,马杜罗得票率为50.61%,仅以1.49%的微弱优势战胜反对党联盟候选人卡普里莱斯。反对派控制了首都加拉加斯和梅里达等重要城市和一些州。巴西劳工党虽然执政已十多年,但劳工党本身在国会中并不占多数,因此在许多问题上,不仅需要执政联盟的其他政党的支持,也需要保守派的支持。厄瓜多尔、玻利维亚虽然是左派党执政,但右翼政党在本国重要城市和州(省)掌权。厄瓜多尔首都基多和主要城市瓜亚基尔掌控在反对派手中。玻利维亚首都拉巴斯和阿尔托、科恰班巴、圣克鲁斯重要城市的市长职位在2015年中期选举中被反对派夺取。阿根廷的反对党也掌控了首都布宜诺斯艾利斯。在2015年反对派的抗议浪潮中,反对派在巴西劳工党圣保罗市的党部和厄瓜多尔执政党主权祖国联盟瓜亚基尔市的党部门口安放了炸弹。如何应对反对派保守势力的进攻,缓解来自右派保守政党的压力,保持执政地位,维持政治稳定,赢得选举,是当前拉美左翼政府和政党面临的主要难题之一。

  四是左翼政党和执政联盟各政党之间,左翼政党内部以及左翼政党与新社会运动之间存在分歧。拉美左翼政府往往是由多个政党组成的执政联盟,如巴西劳工党执政联盟由11个政党组成,包括民主运动党、劳工民主党、民主社会党、巴西共产党等。智利社会党执政联盟“新多数”由七个党组成,包括基督教社会党、争取民主党、智利共产党等。左翼政党和执政联盟其他政党之间往往存在分歧和矛盾,如巴西民主运动党党员、众议院议长库尼亚就曾公开要求罗塞芙总统下台。在左翼政党内部存在多种派别,它们之间也有分歧和矛盾。如巴西劳工党党内有“马克思主义左派”、“劳工派”、“卢拉派”和“托洛茨基派”等。劳工党内部的左派批评劳工党政府政策“右转”,违反和背弃了劳工党作为左派党的教义。劳工党参议员埃洛伊娜?埃莱娜和前环保部长玛丽娜?席尔瓦因与党的领导意见分歧,先后退出劳工党,另成立新党。委内瑞拉执政党统一社会主义党党内有“革命马克思主义派”、“社会主义浪潮派”、“格瓦拉主义派”、“社会民主派”和“玻利瓦尔革命派”等。原计划和经济部长西奥达尼因与马杜罗意见分歧,被开除出党。此外,左翼政党与新社会运动之间也存在分歧和矛盾。原来支持左翼政党的一些拉美新社会运动在左翼政党执政后,往往因反对左翼政府的某些政策措施,也起来反对左翼政府。而有些左翼政党在执政后,往往没有很好兑现其竞选时的承诺,满足新社会运动的要求,给新社会运动质疑左翼政府合法性提供了口实。如卢拉在2002年竞选总统时曾承诺,在当选总统后四年内安置40万户无地农民家庭。然而,卢拉执政后,只安置了2.1万户。2013年4月17日,在巴西七个州,数千名巴西无地农民运动成员举行抗议,要求劳工党罗塞芙政府进行土改,安置至今仍住在公路旁帐篷里的15万无地农户。至今巴西45%的可耕地仍被占1%农户总数的大庄园主占有。原来支持科雷亚政府的厄瓜多尔印第安人组织由于政府没有满足该组织提出的要求,自2015年以来,抗议示威不断。

  五是美国明里暗里干涉拉美左翼国家的内政。1983年创建的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是美国向委内瑞拉非政府组织提供资助的主要机构,它的主要目标是推翻查韦斯和马杜罗政权。根据该基金会2013年财政年度的报告,该基金会向委反政府组织提供了230万美元,其中178.73万美元直接给反对派全国性组织,59万美元给地方组织,其中有30多万美元是专门资助反对马杜罗的青年领袖。2015年2月28日,马杜罗总统指控美国支持委内瑞拉右翼军人试图发动政变,下令把美国驻委使馆外交人员规模从100名削减到17名,同时要求访问委的美国人必须申请入境签证,防止美国人在委境内从事颠覆破坏活动。3月9日,美国总统奥巴马对马杜罗采取针锋相对的措施,宣称委内瑞拉是对美国外交和安全的严重威胁,宣布对委七名政府和军队高官进行制裁,理由是他们涉及洗钱和违反人权,从而使委受到美国制裁的官员增加到50余名。马杜罗强烈谴责奥巴马这一政令。奥巴马对委内瑞拉政府的这一指控受到拉美国家一致的批评和谴责。4月11日,马杜罗与奥巴马在巴拿马举行的美洲峰会上举行了为时十分钟的走廊会谈,两国关系有所改善。但是,美国仍继续通过民主基金会等机构资助委反对派,利用委内瑞拉政府面临的经济困难,发动经济战、宣传战,进行颜色革命,企图推翻马杜罗政府。

  2015年7月23日,厄瓜多尔总统科雷亚指责美国与厄瓜多尔、委内瑞拉、巴西、阿根廷等国的右翼势力沆瀣一气,进行反对拉美左翼政府的抗议和颠覆的“软政变”活动。据统计,2013年,美国曾向厄反对派提供8700万美元,支持反对派在大选中击败科雷亚未遂。2015年8月6日,巴西记者贝托?阿尔伊梅达对南方电视台说,巴西反对派借口反对巴西石油公司腐败,其背后的动机是美国政府希望巴西石油公司私有化,以损害卢拉的形象,不让卢拉在2018年大选中东山再起,不让劳工党第五次执政。2015年8月17日,玻利维亚总统莫拉莱斯对阿根廷《第12页报》说,美国企图分化拉美左派来打垮进步国家,尤其是对委内瑞拉和巴西。

  从目前情况来看,委内瑞拉和巴西的左翼政府面临的挑战最为严峻,其次是厄瓜多尔、玻利维亚、阿根廷和尼加拉瓜等国的左翼政府。值得一提的是,拉美左翼政党已经清楚地认识到所面临的挑战,并正在采取措施,应对挑战。2014年9月和2015年9月,在厄瓜多尔主权祖国联盟的主持下,拉美、欧、亚、非左翼政党先后在首都基多举行了两次“拉美进步会晤”,重点讨论如何应对拉美右翼保守势力对拉美进步势力和政府的攻击。2015年7月29日至8月1日,拉美左翼论坛圣保罗论坛第21届会议在墨西哥城举行,会议由墨西哥左翼政党民主革命党和劳工党主办,来自26个国家105个政党的200多位代表与会。全会通过的《最后声明》指出,目前帝国主义和各国寡头正在对左翼发动进攻,企图恢复右翼保守政权。因此,加强拉美左翼的团结具有特别重要的意义。

  10月25日在阿根廷举行的第一轮总统选举中,左翼执政党联盟胜利阵线候选人、正义党肖利(DanielScioli)以不到3%的优势占第一位,得票率略高于反对党中右翼变革联盟的候选人、原首都布宜诺斯艾利斯市市长马克里(MauricioMacri)。而在11月22日举行的第二轮总统选举中,马克里以不到3%的得票率优势反败为胜,当选总统,他将于12月10日正式就任。阿根廷左翼政党联盟在大选中的失利,将对拉美政局产生影响,是对其他拉美左翼执政的国家,尤其对委内瑞拉、巴西、厄瓜多尔等国是一个打击,使拉美政坛的钟摆向中右倾斜。马克里当选总统后,即扬言将在南方共同市场内部,借助“民主条款”,设法将委内瑞拉排除出该一体化组织,对此,厄瓜多尔总统科雷亚已表示谴责。目前拉美左翼政府面临严峻挑战。委内瑞拉将在12月6日举行国会选举,如执政的左翼政党统一社会主义党在选举中失利,将使拉美左翼政权进一步受到打击,拉美政局的动向值得关注。

注释:

  [1]2008年,在“第五共和国运动”基础上,联合其他一些左翼政党,成立了委内瑞拉统一社会主义党。

  [2]“月费案”是指劳工党在卢拉的第一任期内为争取联盟党及部分反对党议员的支持,每月向他们提供“月费”,进行贿赂的丑闻。

  (作者单位:中国社会科学院拉丁美洲研究所)

相关文章:
文章检索
请输入要检索的文章标题
马克思主义理论研究和建设工程
中国现实问题研究
国外理论动态
理论视野
专家访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