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部邮箱 用户名 密码
首页 > 理论研究 > 当代世界社会主义研究
中越马克思主义理论教育发展历程微观考察
作者:闫杰花 黄东桂      来源:《广西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13年3月
网络编辑:时佳 发布时间:2014-03-06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摘要:中国和越南都是坚持马克思主义为指导思想, 进行马克思主义理论教育的两个社会主义国家,因国情、党情、民情的不同,使得两国马克思主义理论教育不尽相同。 从马克思主义理论教育发展历程的视角来微观考察,更能体察到中越两国马克思主义理论教育的产生、发展和完善的脉络以及在各自国家的创新和发展。 相互借鉴两国在马克思主义理论教育中出现的经验教训,以便更好地促进我国马克思主义理论教育的进步。
关键词:中越;马克思主义理论教育;发展历程;微观考察

  中国和越南不仅是山水相连的友好邻邦,又同是经历苏东剧变、全球社会主义运动处于低潮时期仍然坚持走社会主义道路的发展中国家,两国不仅具有历史与文化的紧密联系,还有着休戚相关的命运和共同的发展目标。作为古代关系源远流长,现代又同样坚持马克思主义为指导思想、进行马克思主义理论教育的两个社会主义国家,因为国情、党情、民情的相异,使得两国马克思主义理论教育不尽相同。笔者从微观视角考察马克思主义理论教育发展历程,力求体察到中越两国马克思主义理论教育的产生、发展和完善的脉络以及在各自国家的创新点,借鉴和总结两国在马克思主义理论教育中出现的得失,以更好地促进我国马克思主义理论教育的发展。

  一、中越两国马克思主义理论教育的发展历程

  中越两国马克思主义理论教育的发展历程都是伴随着各自革命、建设和改革的历史进程而展开,越南马克思主义理论教育的发展历程更加复杂、曲折。

  从中国和越南马克思主义理论教育发展历程时期划分中可见一斑。中国马克思主义理论教育的发展历程伴随着中国革命、建设和改革的历史进程,经历了建党初期和新民主主义革命时期(1921-1949年),新中国成立后的平稳发展时期(1949-1956年)、僵化停滞时期(1966-1978年),改革开放新时期的复兴发展时期(1978-1992年)和繁荣创新时期(1992年至今)的几个发展阶段逐渐完善。越南马克思主义理论教育的发展历程,伴随着越南革命、建设和改革的历史进程,也经历了建党初期和越南共产党成立之后到越南独立之前(1930-1945年),越南独立后的北越解放时期(1945-1954年)、越南国家南北分裂时期(1954-1975年)、越南国家统一后到越南革新开放之前(1975-1986年),越南革新至今(1986年至今)的几个发展阶段逐渐成熟[1]

  比较两国马克思主义理论教育的发展历程可以看出,第一,越南马克思主义理论教育产生受到中国马克思主义理论教育的影响且起步晚于中国。越南共产党建党是在1930年,中国共产党建党是在1921年;越南革新开放是在1986年,中国改革开放是在1978年。可以看出越南共产党不论是建党,还是新时期的革新开放都比中国晚一些,而与之伴随的马克思主义理论教育显然也晚于中国。虽然越南独立的时间是1945年,早于新中国建国的1949年,但这仅仅局限在北越地区,1945年以后越南又陷入了长达8年多的反对法国殖民者的卷土重来的战争和长达30年的国家南北分裂,越南国家真正的统一是在1975年,这个时间也还是晚于中国。第二,越南马克思主义理论教育发展历程更加曲折复杂。值得关注的是,越南从1945到1975年,整整30年的时间南北基本处于分裂状态。这一时期越南北部已经处于社会主义,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思想,进行马克思主义理论教育,而越南南方则处在资本主义社会,进行的是资本主义思想的教育,所以在从越南独立到北越解放时期(1945-1954年)越南南部的马克思主义理论教育非常有限,尤其是还经过1961到1975年抗击美国侵略的战争,美国在越南南部的影响即使今天依然清晰可见,当年的影响自不必提。所以1954到1975年越南南部的马克思主义理论教育也非常隐蔽,主要通过军事斗争而展开。从发展历程的角度来看,越南马克思主义理论教育的发展历程相对要比中国马克思主义理论教育发展历程更加曲折复杂。这种国家革命建设革新的复杂性和曲折性以及马克思主义理论教育发展历程的复杂性和曲折性,对越南社会、国民性格、以及在应对与之有密切联系的国家关系和今天越南的马克思主义理论教育等的各方面,都产生着非常微妙的影响。

  二、马克思主义在中越两国的传播路径及初期教育影响范围

  中越两国马克思主义理论教育的产生都受到俄国十月革命的强烈影响,但马克思主义传入中越两国的路径不尽相同,中越两国马克思主义理论教育在最初的宣传教育影响范围上便不一样。

  “十月革命的一声炮响给中国人民送来了马克思列宁主义,十月革命帮助了全世界也帮助了中国的先进分子,用无产阶级的宇宙观作为观察国家命运的工具,重新考虑自己的问题。”[1]1471在俄国十月革命的影响下,马克思列宁主义在中国迅速传播,并被越来越多的中国先进分子所接受,成了一种不可抗拒的历史潮流,一大批杰出的马克思主义者应运而生,如李大钊、陈独秀、李达、李汉俊、彭湃、毛泽东、周恩来、蔡和森、邓中夏、陈延年、恽代英、瞿秋白等,在他们的大力传播下才有了中国最初的马克思主义理论教育。

  俄国十月革命不仅给中国人民传播了马克思列宁主义,也给越南人民传播了马克思列宁主义。越南人民在反对帝国主义、摆脱被殖民、寻求民族独立运动中接受了各种思潮的洗礼,但最终选择马克思主义,使得马克思主义能在越南播下革命的火种,进而开始了越南马克思主义理论教育的光辉历程。

  中越的马克思主义理论教育的产生虽然都受到俄国十月革命的强烈影响而发轫,但是马克思主义传入两国路径的不同,使得中越两国马克思主义理论教育在最初的宣传教育影响范围上便不一样。马克思主义传入中国主要有三条路径:东线——从日本传入中国,西线——从法国、德国传入中国,北线——从苏联传入中国。马克思主义传入越南主要有两条路径:西线——从苏联经法国传入越南,北线——从苏联经中国传入越南。比较马克思主义传入中越两国的路径可以看出:第一,早期的马克思主义理论教育越南受中国影响较大,虽然胡志明较早时期已经在法国接触到马克思主义,但那时在越南还没有像五四运动以后的中国形成一股强烈的思潮;虽然有胡志明从法国传到越南的马克思主义文章与报刊,但影响并不大,越南进步青年要学习和了解马克思主义在国内非常有限,要到当时中国革命的中心——广州去学习。第二,早期越南马克思主义理论教育范围主要在国外展开,而且那时越南马克思主义理论教育有相当一部分是在以广州为中心的两广地区展开,影响范围非常有限,主要集中在越南北部靠近中国边境的省份。这种状况一直持续到中国“四·一二”反革命政变发生后,越南在中国的马克思主义理论教育受到蒋介石的阻挠无法进行,开始转入越南国内,尤其在1930年越南共产党成立后,越南国内的马克思主义理论教育才得以逐步展开,马克思主义逐渐被人们认识。

  三、马克思主义理论教育在中越两国革命和建设时期的影响

  中越两国马克思主义理论教育在各自国家革命和建设时期都与“左”倾教条主义错误做过激烈斗争,在革命时期中越两国马克思主义理论教育的影响各不相同,越南弱于中国。

  在第二次国内革命战争时期,受王明“左”倾教条主义错误思想的干扰,当时党的思想建设和军事斗争都受到严重影响。要使革命摆脱“左”倾错误思想的影响,必须从思想上清除“左”倾教条主义的错误认识,以毛泽东为首的中国共产党领导人从中国的实际出发,指出把苏联经验神圣化、照搬照抄是这次“左”倾错误的源头,继而进行了一场马克思辩证唯物主义思想的教育。“文革”期间,马克思主义理论教育再一次受到极“左”错误路线的影响,被所谓“无产阶级专政条件下继续革命的理论”所替代。在这一错误理论的误导下,这一时期的马克思主义理论教育被政治教育——政治运动——阶级斗争完全替代。直到“文革”后期邓小平主持党中央和国务院日常工作后对不符合马克思主义的极“左”思潮的纠正,以及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前夕所进行的“真理标准大讨论”和邓小平所做的《解放思想,实事求是,团结一致向前看》的报告,展开拨乱返正,中国的马克思主义理论教育才步入正轨。

  20世纪20年代末30年代初,越南在社会主义革命中同样受国际“左”倾盲动主义路线的影响,否定了胡志明在1930年制定的团结工人阶级、农民阶级、小资产阶级和民族资产阶级在内的所有爱国力量完成解放事业的党的统一行动纲领,使得越南革命受到严重损失。直到1935年共产国际第7次大会批判共产国际风潮中的“左”倾教条主义错误,主张建立和扩大民族统一战线,越南革命的“左”倾才得以制止。纵观这一时期的越南革命,在国内的越南共产党领导干部因“左”倾错误而展开的马克思主义理论教育非常有限。越南国家南北分裂时期(1954-1975年),北方针对土改中因为扩大打击面的“左”倾错误而开始纠偏教育,通过教育宣传的形式纠正土改错误,同时加强干部队伍建设,尤其是加强干部的思想道德教育,展开与“左”倾教条主义的错误思想的斗争。但“左”倾教条主义错误并没有因为纠偏教育而停止,直至上世纪七十年代末越南陷入经济危机的泥潭,为摆脱社会经济危机,越南共产党在理论和实践层面展开的激烈争论中发起全国范围内的思维革新运动,号召越南共产党和越南人民进行思维革新,重新认识社会主义,才从根本上纠正了“左”倾教条主义错误。

  从比较可以看到,在革命时期中国因为王明“左”倾教条主义错误展开了一场马克思辩证唯物主义思想的教育,在党内党外收到了良好的教育效果,为后来的中国革命朝着正确的方向前进奠定了重要的理论基础。越南同样因为受国际“左”倾教条主义错误的干扰而展开了斗争,不过这种因斗争而展开的马克思主义理论教育在越南国内的影响非常有限,更多地集中在越南国土之外。以胡志明为首的在中国进行革命的越南革命志士,在反对“左”倾教条主义错误路线的斗争中展开了马克思主义理论的宣传教育活动,胡志明还在苏联对越南革命志士进行既有原则又有灵活性的说服教育。由于当时胡志明及许多越南革命志士不在国内,正确的理论教育传达到越南国内要花费较长时间,有时甚至会被曲解。与同期的中国相比较,越南的马克思主义理论教育滞后于中国,而且影响力非常有限,效果相对一般。再则当时越南国内封建势力和法国殖民势力比较强大,由中国的半殖民地社会性质所决定,封建主义和帝国主义在中国的势力并没有像在越南那样显得那么强大。这些主客观因素叠加在一起,更突显了马克思主义理论教育在中越革命时期的影响各不相同,呈现出越南弱于中国的状态。在社会主义建设时期两国都因纠正“左”倾教条主义的错误展开了马克思主义理论教育。中国在社会主义建设时期因为“文化大革命”的极“左”错误展开了马克思主义“解放思想、实事求是”的思想教育,越南在社会主义建设时期因为照搬苏联模式的“左”的错误展开了全国性的对社会主义的重新认识和思维革新运动。考察中越两国此时期的马克思主义理论教育其共同点,在于都展开了“解放思想、实事求是”的思想教育运动,而展开思想教育运动的原因主要是对“什么是社会主义,怎样建设社会主义”的认识需要进一步厘清。

  四、中越两国马克思主义理论教育在改革开放(革新开放)时期都受到国际国内“右”倾思潮干扰

  在国际风云变幻的上个世纪八十年末九十年代初,受东欧剧变、苏联解体的影响,中国社会主义事业面临着严重的考验,国内一些别有用心的人甚至主张中国也应该“改旗易帜”走资本主义道路,社会上掀起一股资产阶级自由化思潮。极少数人大肆鼓吹资产阶级的民主和自由,进行反党反社会主义的活动,取消马克思主义的指导思想和马克思主义理论教育的声音一时甚嚣尘上,中国的马克思主义理论教育受到国际国内西化敌对势力的严重干扰。邓小平尖锐地指出:“十年最大的失误是教育,对青年的政治思想教育抓得不够,教育发展不够,”一针见血地总结了马克思主义理论教育在当时受到的干扰[2]287。此后中国共产党采取一系列有效措施,加大了马克思主义理论教育的力度,使得整个思想理论战线出现了新的局面。

  早在1988年初,受当时东欧各国社会动荡的影响,越南国内也冒出一些“自由”人士,他们打着重新评价历史的幌子,对越南选择社会主义提出质疑。尤其在苏东剧变后,越南受到的震动相当大,不仅一般民众对社会主义产生怀疑、动摇、甚至一些党员干部也对社会主义产生怀疑、动摇甚至否定的态度。一时间越南社会出现了各种各样的否定社会主义、否定马克思列宁主义和胡志明思想的思想动向,马克思主义理论教育受到各种论调和认识的攻击,面对这种情况,越南共产党对各种反马克思主义、反社会主义论调给予有力的回击,认为越南“没有任何理由,现在又转向与已选择的目标相反的道路,也没有任何理由让我们‘退回’已经历史地都过来的人民民主革命阶段。”[3]110

  比较可以看到:在改革开放(革新开放)时期,虽然经济取得了较大的进展,但在思想文化领域却都所受到国际国内“右”倾思潮的干扰,由于马克思主义理论教育没有及时跟进,出现“一手软一手硬”的局面,导致两国马克思主义理论教育都出现波折。难能可贵的是,两国的共产党都能保持清醒头脑,总结经验,吸取教训,坚持四项基本原则(越南为五项基本原则),继而加大马克思主义理论教育的力度,在坚持中从各自国家的实际出发不断发展创新。越南在1991年党的七大上正式提出胡志明思想这一概念和理论,并作为马克思主义理论教育的主体内容;中国在1997年党的十五大上正式提出邓小平理论,也把它作为马克思主义理论教育的主体内容,十六大、十七大和十八大对这些主体内容不断充实和完善。十七大明确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是马克思主义理论教育的主体内容。

  纵观中越两国马克思主义理论教育产生、发展的脉络,两国的马克思主义理论教育都走过了一段曲折的历程,既跟“左”的错误做过斗争,又受到“右”的干扰。尽管在很多方面越南的马克思主义理论教育受到中国的影响,但因为国情、党情、民情的不同,中国和越南两个社会主义国家的马克思主义理论教育也在长期的教育实践中形成了各自不同的特色,呈现出多样化的特点,彼此之间都有可以学习借鉴的地方。通过学习借鉴越南共产党的经验,不断完善我国马克思主义理论教育,坚持以马克思列宁主义为指导,走民族化、多样化的马克思主义教育改革创新之路。

参考文献:

  [1]毛泽东.毛泽东选集:第4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1991.

  [2]邓小平.邓小平文选:第3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1993.

  [3]越南共产党第七次全国代表大会文件[M].河内:真理出版社,1991.

  (作者单位:广西大学政治学院)

相关文章:
文章检索
请输入要检索的文章标题
马克思主义理论研究和建设工程
中国现实问题研究
国外理论动态
理论视野
专家访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