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部邮箱 用户名 密码
首页 > 理论研究 > 基本理论研究
马克思财富伦理思想的方法论及其当代性
作者:张志丹      来源:《江苏社会科学》2016年第3期
网络编辑:柳冰 发布时间:2016-12-16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摘要:
关键词:

  比之传统社会,当代财富增长可谓一日千里,速度惊人,可是,同时其中十分引人瞩目的是财富实践活动中的“悖谬逻辑”、“脱节逻辑”:财富惊人增长与贫富差距日益扩大相伴随,财富活动的“趋文明化”与其奴役形式的花样翻新、层出不穷紧密相连,物质财富的“增长困境”与精神财富的“惊人贫乏”同样突出。为了破解财富伦理“剪不断、理还乱”的当今困境,需要开掘具有超强解释力的马克思主义财富伦理思想为主导的各种理论资源,以寻求具有可行性的破题之道。整体来看,马克思财富伦理思想的方法论特色主要有三:

  一、解构与建构相统一:深刻批判资本主义财富伦理并提出建构未来理想社会财富伦理的基本进路

  马克思对资本主义财富伦理的批判决非为批判而批判的“词句批判”、“修辞学革命”,而是通过批判旧世界发现新世界、推动社会历史的质性跃升,即实现了批判与建构的有机统一。马克思主义财富伦理的终极旨归不在于悬置“社会制度根基”的批判及替代、只探讨围绕经济发展成果的“蛋糕”如何分割博弈,而在于社会制度根本置换,价值观念的除旧布新,从而最终实现劳动解放和人的自由全面发展。因此,他反对历史经验论、历史形而上学、“伦理浪漫主义”,充分彰显历史辩证法科学而锐利的批判锋芒。

  从伦理视角看,资本主义财富伦理幻象根源于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的两大“颠倒”:一是商品的使用价值和交换价值的颠倒;一是“活劳动”和“死劳动”的颠倒(劳动和资本的颠倒)。换言之,具有无限的颠倒性、贪婪性、残酷性、隐蔽性特点的资本主义生产方式,是资本主义财富伦理幻象及异化的“总祸根”。具体说来,资本主义财富伦理异化主要有四:(1)财富生产伦理异化:劳动异化与财富主体异化;(2)财富交换的异化:不等价交换、非公平竞争;(3)财富分配伦理异化:劳而不获与不劳而获并存;(4)财富消费伦理异化:消费主义。

  马克思财富伦理思想坚持实践批判维度,实现了对“超越精神的超越”,击中了一切“幽灵”、“幻影”、“神话”等虚浮的形而上学软肋,实现财富伦理思想的革命变革。这种财富伦理批判的革命性在于它的两大范式转换:一是从个人财富主体道德批判转向财富-经济制度伦理批判;一是从财富-经济制度善恶的批判转向作为制度善恶根源的经济基础批判。由此,重构新的财富伦理,消灭资本的剥削奴役就从一般的道德呼吁变成了改变资本主义制度的现实要求。

  进言之,马克思的解构是为了建构,在批判旧世界中发现新世界,进而“使人的世界即各种关系回归于人自身”,建构每个人的自由全面发展的理想社会。这就意味着,整个财富伦理必然发生历史性的根本质变而趋向于“理想类型”:首先,自由时间逻辑成为衡量财富生产伦理的新标准。其次,市场正义伦理消失,人人平等自由,按需分配伦理取代按资分配成为新的财富分配伦理。

  二、决定论与能动论相统一:揭示财富伦理的深刻经济根源并注重发挥其积极的实践功能

  在历史唯物主义的视域中,伦理观念在根子上反映经济基础并由经济基础决定、主导和宰制,但伦理观念又不简单地受动者,同时能够成为社会经济的引领者,发挥积极功能,拒斥经济与伦理、财富与道德的“脱臼”或“断裂”。

  一方面,马克思以唯物史观的方法论,从社会历史视域来审视财富伦理,探寻其产生、发展与嬗变的深刻根源。历史唯物主义的重大发现在于,创造性地提出了历史过程中的决定性因素归根到底是现实生活的生产和再生产这一唯物史观的最基本原理。唯物史观深刻地洞明了社会历史发展的规律,从根本上回答了财富伦理演化的经济根源,在伦理观上坚持了彻底的历史唯物主义。另一方面,马克思充分重视财富伦理对于社会历史和经济发展的价值,注意发挥其对财富活动所起的规范、价值牵引作用。进一步说,马克思主义财富伦理观仍然需要在唯物辩证法视阈中进行必要的厘清,因为唯物辩证法并非相对论也非机械论,它主张推进伦理跃升以及制度超越之于伦理跃升的根本性作用,同时也主张在具体历史条件下价值超越和伦理建设的必要意义。由此观之,马克思财富伦理批判的决定论与能动性的统一方法论的实践功能发挥,不能超离历史作“蹈空之论”,不能屈从现实作“庸俗的辩护”,而是必须与社会现实结合,具体历史地推进与展开。

  三、物的尺度与人的尺度相统一:敷设财富伦理的科学评价标准,引领财富伦理实践的不断跃升进步

  马克思从人的主体性及现实的生产力与生产关系、经济基础与(思想)上层建筑之间的矛盾运动的必然性出发去理解财富伦理发展的根本动因,并肯定和界定了财富伦理的独特价值,为研究和建立合理的财富制度和经济制度提供了科学的思路,完成了财富伦理思维范式的重大转变,从而为后来的马克思主义者的财富活动实践提供了智慧的指南。概言之,马克思财富伦理的评价标准既包含着物的尺度、客体维度(生产力标准)和人的尺度、主体维度(人的自由全面发展):

  其一,物的尺度——经济标准。经济标准就是生产力标准。在马克思看来,生产力的发展始终是解释财富伦理价值观念变革的首要的根本的原因。财富伦理之所以可能,是因为生产力发展的要求不可逆转。生产力与财富伦理的具体历史的辩证互动关系,使生产力成为衡量财富伦理是否具有价值合理性的首要的客观依据。就是说,是否促进生产力发展和经济繁荣成为评价财富伦理的首要标准。

  其二,人的尺度——人的自由全面发展标准。财富伦理评判的最终标准还要看其是否能促进人的自由全面发展。人的自由全面发展是社会改造和人的发展的双重过程:一方面,人的全面发展是社会财富创造的结果,是消灭现存社会形式上平等而实际上不平等的结果;另一方面,人的自由全面发展又是克服现实中人的本质二重化的结果,使人的个性化真正统一起来。由此可见,人的自由全面发展的维度,不仅仅是财富伦理的终极追求,也是评价财富伦理的标准。

  四、当代启示

  当今伦理道德领域的确出现了史上罕见的大变局、大洗牌。财富伦理领域亦复如此。马克思财富伦理思想及其方法论原则对当代世界财富实践活动具有重要的指导价值和启发意义,主要有三个层面:

  其一,为当代中国财富伦理建设提供了不可取代的重要方法论原则,为评价审视当代世界财富实践活动敷设了不可逾越的基本价值坐标。只要存在资本的剥削和奴役,资本主义财富伦理问题就绝不会消失,而马克思财富伦理思想所彰显的人民至上、劳动优先、公平正义、共同富裕、适度消费等科学的价值观就具有强烈的“现实感”。

  其二,为审视当今中国财富伦理问题提供了取之不竭的思想源泉。马克思财富生产伦理思想启发我们,正确审视财富、树立正确的财富价值观。马克思财富伦理思想启发我们,强化市场伦理和财富伦理的着力建构,注意共建共享、共同富裕,树立正确的消费伦理观,摈弃禁欲主义的束缚,也抵制享乐主义、拒斥消费主义,实现幸福人生。以马克思财富伦理思想为指导,对于贯彻科学发展观,彰显以人为本的发展理念,走建设资源节约型、环境友好型社会作为转变发展方式、实现科学发展的重要抓手,推动我国经济社会切实走上节约发展、清洁发展、安全发展、可持续发展的道路,从而实现社会和谐进步和人的自由全面发展。

  其三,当代中国财富伦理建构应妥善处理的几大关系:首先,认识到财富伦理建设的长期性、复杂性与现实紧迫性的辩证关系;其次,特别注意合德的制度建设优先基础上重视个人道德的建设。这是因为财富伦理建设包含社会向度和个人向度,合德的制度设计尽管离不开个体道德的支撑,但是制度建设比较而言更是管全局管长远的大事;再次,财富伦理建设中处理好顶层设计与“摸着石头过河”、统揽全局与重点攻坚之间的辩证统一关系。在统揽财富生产、分配、交换、消费伦理建设的问题的同时,重点抓好财富分配伦理和消费伦理建设,理顺分配关系,实现分配正义,遏制消费主义,实现绿色消费和适度消费,保护生态护镜,共建幸福和谐的美丽家园。

  (作者单位:南京师范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

相关文章:
文章检索
请输入要检索的文章标题
马克思主义理论研究和建设工程
中国现实问题研究
国外理论动态
理论视野
专家访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