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部邮箱 用户名 密码
首页 > 理论研究 > 基本理论研究
马克思主义所有制理论给予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现实启示
作者:裴秋芬      来源:《山西高等学校社会科学学报》2013年第8期
网络编辑:时佳 发布时间:2014-01-06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摘要:马克思主义的所有制理论博大精深,内容极其丰富和深刻,是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的一个基本理论,也是马克思主义科学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在马克思恩格斯早期的一系列著作中,他们将唯物主义本体论运用到历史研究中去,结合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的观点和方法,对所有制问题进行了全面深入的考察研究和系统论述,这些论述对我们今天科学地研究社会主义初级阶段基本经济制度理论,以及深化我国所有制改革等问题具有重大的指导意义。
关键词:马克思主义;所有制理论;小康社会;启示

  马克思主义的所有制理论博大精深,内容极其丰富和深刻,是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的一个基本理论,是马克思主义科学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在早期的一系列著作中,马克思恩格斯将唯物主义本体论运用到历史研究中去,结合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的观点和方法对所有制问题进行了全面深入的考察研究和系统论述。

  一、所有制的起源

  关于所有制的起源问题,马克思在其早期著作(如《黑格尔哲学批判》、《1844年经济哲学手稿》、《德意志意识形态》等)中已经作了较为系统的探讨。早在《1844年经济哲学手稿》中,他就指出:“人与人之间最早的社会关系是两性关系,是婚姻、血族关系而非经济关系,因而最早的人类社会中不存在着所有制关系。”[1]恩格斯也说:“劳动愈不发展,劳动产品的数量、从而社会的财富愈受限制,社会制度就愈在较大程度上受血族关系的支配。”[2]2那么,所有制是如何产生的呢?

  (一)剩余产品积累是所有制产生的物质前提

  当人类社会处于野蛮蒙昧时期时,由于生产力极低,劳动所获仅能勉强维持劳动力自身的生存。当时人们只有依靠群体的力量共同生活、劳动,所造工具、所获食物、所开园圃均是集体劳动产品属于氏族公社共同财产,实行平均分配。因为几乎没有多余的产品,所以原始人没有“财产的占有欲”[3]。直到“生产力已经发展到这样一种程度:人的劳动力所能生产的东西超过了单纯维持劳动力所需要的数量”[4]526,即剩余产品的出现才打破了原始部落财产公有制。根据摩尔根《古代社会》一书的叙述来看,剩余产品大约出现于原始社会中期。那时的生产力已有相当的发展,生产工具的改进,生产领域的扩大,大大提高了人们获取生活资料的能力,劳动产品不断积累增多,除了维持生活需要以外产生了剩余产品,日益丰富的剩余物“归谁所有”,即社会财产的占有问题不可避免地出现了,“对产品的占有取代了对自然物的简单占有,从而所有制在其自身的发展史上第一次取得了同自然形式根本不同的社会形式”[5],原始社会公有制面临着严峻的挑战。

  (二)排斥性战争是建立原始所有制关系最直接的手段

  土地、水源等天然资源是生命孕育、物种繁衍的基础条件,是动植物及人类生存的共同家园。原始社会进入中晚期,农耕种植业及动物驯养业的迅速发展,人畜繁衍增多,争夺这些自然生产资源的排斥性战争滥觞于部落共同体间。因为“土地是一个大试验场,是一个武库,既提供劳动资料,又提供劳动材料,提供共同体居住的地方,即共同体的基础”[6]472。所以“战争就或是为了占领生存的客观条件,或是为了保护并永久这种占领所要求的共同任务,巨大的共同工作”[6]475,战争使胜利方不但获得肥沃土地还获得了“可供自由支配的劳动力”[6]475。这样“战争成为原始共同体建立所有制关系最直接的手段,还使其产生过程中充满着掠夺、统治的性质,并迅速地转换为一定的剥削关系”[7]

  (三)分工及与之相伴的不平等分配导致所有制产生

  人类自从事生产劳动开始就存在着分工,从原始人群按年龄性别采取的自然性别分工到生产力发展导致的自发社会分工,分工的细化逐渐打破了人们“共同劳动”的局面,劳动个体化代替了公共劳动,推动了私有化进展,这样以来对生产资料及劳动产品的“共同占有”不可避免地被破坏。关于劳动性质和所有制性质之间的关系,恩格斯指出,“分工慢慢地侵入了这种生产过程。它破坏生产和占有的共同性,它使个人占有成为占优势的规则”[2]175。“与这种分工同时出现的还有分配,而且是劳动及其产品的不平等的分配(无论在数量上或质量上);因而产生了所有制。”[8]41分配既是生产力的表现,也是生产关系的表现。在不同的生产关系下,分配就会不同,不同分配将直接导致分配的不平等,不同的分工和不等的分配导致私有制逐渐取代了公有制。由此可见,所有制的产生是分工以及不等分配的直接结果,亦如马克思所说“其实,分工和私有制是相等的表达的方式,对同一件事情,一个是就活动而言,一个是就活动的产品而言”[8]84。即分工和分配是生产的两端,分工决定了生产中人们所处的不同地位,分配决定了劳动产品的归属以及所有制的性质,而且这里所有制的性质已经是一种非劳动的私人所有制了。

  二、所有制的形式

  马克思恩格斯曾在《共产党宣言》中提出一个著名的论断:“一切所有制关系都经历了经常的历史变更。”[8]272随着社会生产力的发展和历史的演变,所有制的形式也不断调整变化。

  (一)四分法

  以马克思恩格斯的观点来看,分工是人类活动的基本特征之一,是人的社会性的重要表现。分工既标志生产力的发展水平,也促进了所有制形式的更迭。“分工发展的各个不同阶段,同时也就是所有制的各个不同形式”[8]273,人类历史上由于分工的发展引发的所有制形式的变化,划分为四种类型。

  第一种所有制形式是部落所有制。这是与生产的不发达和处于原始状态的生活方式相适应的。人们的生活这时还是依靠谷物的收获、畜牧的饲养、狩猎和捕鱼,这就需要部落的成员共同进行劳动。但是劳动产品在父权制的部落氏族里并不能实现“平等分配”,潜在于部落和家庭内部的“奴隶制”(一种隐含的私有制)随着人口的增多和战争的扩大而逐渐发展起来。

  第二种所有制形式是古典古代的公社所有制和国家所有制。“这种所有制是由于几个部落通过契约或征服联合为一个城市而产生的”[9]23,而且“在这种所有制下仍然保存着奴隶制” [9]24。其中国家所有制是几个部落联合为国家后,以国家的力量共同占有奴隶,从而使得联合的范围扩大了,所有制的范围也相应扩大。

  第三种所有制是封建的或等级的所有制。“这种所有制像部落所有制和公社所有制一样,也是以一种共同体为基础的但是作为直接进行生产的阶级而与这种共同体对立的,已经不是与古典古代的共同体相对立的奴隶,而是小农奴。”[8]70这种所有制是由于农业在生产中起着决定性的作用而建立起来的,因此,这个制度不像古代公社所有制那样从城市开始,而是从乡村开始的。在乡村发展的封建所有制“像部落所有制和公社所有制一样,也是一种共同体为基础的”[8]71。在这种基础上产生了农村等级制。这种建立在地主阶级对广大农奴统治基础之上的封建所有制,具有严格的等级意义。

  第四种所有制形式是资产阶级私有制。“在大工业和竞争中,个人的一切生存条件、一切制约性、一切片面性都融合为两种最简单的形式——私有制和劳动。……私有制,就它在劳动的范围内同劳动相对立来说,是从积累的必然性中发展起来的。”[9]71这里阐明了大工业和竞争时期,工商业的迅速发展以及货币资本的加速流动,所谓的“积累的必然性”实际上就是指资本的积累,因此私有制在这个时期表现为资本所有制形式。

  (二)二分法

  上述四种不同的所有制类型是按照分工发展的不同阶段来划分的,而依据马克思恩格斯在《1857—1858年经济学手稿》对人类社会历史形态的划分,即“前资本主义—资本主义—共产主义”,我们还可以把所有制类型划分为两种基本类型。

  原始社会末期,由于生产力的发展,生产物略有剩余,出现了社会分工和商品交换,从而产生了私有制。私有制经济的出现,在历史上确实极大地促进了社会生产力的发展,具有重大的进步意义。从奴隶主所有制到封建主所有制,再到资本主义所有制,这三种所有制都是以剥削他人劳动为基础的在社会经济生活中占统治地位的私有制。资本主义私有制是私有制发展的最高形式,也是它的最后一种形式。马克思指出:“生产资料的集中和劳动的社会化,达到了同它们的资本主义外壳不能相容的地步。这个外壳就要炸毁了,资本主义私有制的丧钟就要响了,剥夺者就要被剥夺了。”[10]831还有必要说明,在马克思的私有制理论中存在两种极不相同的私有制:“劳动者私有制”和“非劳动者私有制”。劳动者私有制就是以个人的、自己劳动为基础的私有制,而非劳动者私有制则是以剥削别人的劳动为基础的私有制。马克思在《资本论》中明确指出:“私有制作为公共的集体的所有制的对立物,只是在劳动资料和劳动的外部条件属于私人的地方才存在……私有制固然是劳动资料和劳动的外部条件属于私人,但是私有制的性质,却依这些私人是劳动者还是非劳动者而有所不同。”[10]829同时马克思肯定了劳动者个人私有制,认为这是一种主体的具有积极本质的私有制。马克思说,劳动者个人的私有财产是“作为人的本质的自由自主的劳动和对劳动产品的占有和对自然界和人类社会的改造”,是“发展社会生产力和劳动者本人的自由个性的必备条件”[12]830。这样看来,显然《共产党宣言》中所要消灭的私有制,当然指的是后者而非前者。

  另一种则是公有制,指生产资料归全体人民或劳动者集体共同占有的制度,是区别于所有剥削制度的根本标志。它是消灭剥削改变资本主义社会的雇佣关系,把劳动者和生产资料结合起来的生产方式,使劳动者成为生产资料和生产过程的主人。它以实现共同富裕为目标,克服生产的盲目和无政府状态,创造出更高的生产力水平。原始社会早期以血缘关系结成的人类共同体(亦称氏族公社),以及马克思构建的社会主义共产主义社会,实行的都是生产资料公有制,全体劳动者共同占有生产资料,共同劳动平均分配,没有剥削没有压迫。

  马克思恩格斯对历史发展各主要阶段上占支配地位的、依次出现的所有制形式的划分和分析,从原始公有制过渡到奴隶、封建、资本主义私有制,其间完成了人类社会发展的第一个否定过程。再从资本主义私有制过渡到社会主义、共产主义公有制,这是人类社会发展的第二个否定过程。在这两个否定过程中,私有制都是作为一个中介过程或者说中间环节而存在的。可见,它是一个过渡性的历史阶段,而实现生产资料公有制是社会发展的必然趋势。

  三、所有制的本质

  所有制是生产力发展的结果,是分工的产物,是分配不平等的直接表现。马克思恩格斯在《德意志意识形态》中,运用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的观点和方法,进一步分析指明了它的本质。

  (一)所有制是对他人劳动力的支配

  分工不仅制约着生产关系,还驾驭着从事生产活动的现实个人。“只要分工还不是出于自愿,而是自发形成的,那么人本身的活动对人来说就成为一种异己、同他对立的力量,这种力量压迫着人,而不是人驾驭这种力量。”[4]167因为社会分工出现以后,“每一个人就有了自己一定的特殊的活动范围,这个范围是强加给他的,他不能超出这个范围:他是猎人、渔夫或牧人,或者是一个批判的批判者。只要他不想失去生活资料,他就始终应该是这样的人。”[4]232为了获得生活资料以维持生存,现实个人就得参与生产分工,还得被迫接受不平等的产品分配。分工和分配的不公造成了实质性的占有不平等,拥有生活、生产资料的人就能够实现对于“那些丧失了一切生产、生活资料的自由的人”的支配,即“对他人劳动力的支配”。这种支配方式也经历了一系列的演化,最初是个体对他人劳动的支配,之后发展成联合体对他人劳动的支配,而且后者成为越来越强大和稳固的形态。为了维护分配的不平等,为了保护私人占有的权利和巩固产生这种权利的现实基础,私有者之间必然需要相互之间的联合。这样以来,那些以被迫出卖劳动维持生计的人,那些坐享其成贪婪地占有他人的劳动及劳动成果的人日益分裂为两大对抗的社会集团:其中一个集团占有着大量的生产资料,这些人成了生产资料的占有者;另一个集团却被无情地剥夺了生产资料,这些丧失了生产资料的人成了非占有者。

  (二)所有制出于劳动积累的必然性,其本质就是“私有制”

  所有制在形式上还表现为私有制。马克思恩格斯在《德意志意识形态》中指出:“积累起来的劳动,或者说私有制,就它在劳动的范围内同劳动相对立来说,是从积累的必然性中发展起来的”[4]348。随着社会生产力的不发展、社会分工的细化,劳动生产率的提高,劳动创造出来的物质财富积累增多。一部分人占有生产资料从而占有另一部分人的劳动及劳动产品,而从事实际生产的个人因为能够提供劳动及剩余产品,其自身也转化成他人占有的对象;劳动力的占有者自然也就成了剩余产品的占有者,成为社会财富的占有者。因此,所谓“所有制”其实质就是“私有制”。同时还可以说私有制发展的过程也是劳动者同生产资料分离的过程。

  (三)所有制体现了人与人之间的社会关系

  所有制即生产资料所有制,是指人们对生产资料的占有形式。乍一看来,所有制表现为主体对客体、人对物、生产者对有生产资料的占有关系,仅仅体现了“一切生产都是个人在一定社会形式中并借这种社会形式而进行对自然的占有”[6]24,表现为人对物的占有关系,但这不过是一种表层现象,其深层的实质则是人与人的关系。马克思说:“人的本质并不是单个人所固有的抽象物。在其现实性上,它是一切社会关系的总和。”[8]239那么正是所有制真正决定了人们在生产中结成的社会关系。生产资料归谁所有、由谁支配所有,谁在经济生产中处于支配地位,谁处于被支配地位,进而扩大到政治上的统治与被统治,均是“根据个人与劳动材料、工具和产品的关系决定的”[9]74

  四、对私有制的深刻批判

  在马克思以前的许多社会主义空想家就已经认识到私有制的弊端。480多年前的英国思想家莫尔曾说:“我深信,如不彻底废除私有制,产品就不可能公平分配,人类不可能获得幸福。私有制存在一天,人类中绝大的一部分也是最优秀的一部分将始终背上沉重而甩不掉的贫困灾难担子。”[11]此后的空想社会主义者都继承了这一思想,如在17世纪的温斯进莱看来,私有制是产生使人民陷于贫困之中的一切战争、流血、偷窃和奴役性法律的原因,而意大利的康帕内拉更是明确指出,只要私有制存在,就不会有真正的政治平等和经济平等;在18世纪的梅叶看来,一些人把土地资源和财富据为私有财产是一种几乎在全世界都流行并合法化了的祸害;19世纪著名的启蒙运动思想家卢梭认为,私有制产生贫富对立,是社会不平等和一切罪恶、祸害的根源;欧文在批判的同时,提出要建立公有制取代私有制……马克思恩格斯基本接受了这些观点,认为私有制是万恶之源。

  私有制激起人的无限贪欲。恩格斯在《家庭、私有制和国家的起源》中就精辟地指出:“鄙俗的贪欲是文明时代从它存在的第一日起直至今日的起推动作用的灵魂;财富,财富,第三还是财富,不是社会的财富,而是这个微不足道的单个的个人的财富,这就是文明时代唯一的、具有决定意义的目的。”[12]生产力的发展,财富的增长,推动了社会的进步,同时也激起人的无限占有私欲。马克思说,私有制的形成和现代资本主义的积累是“对直接生产者的剥夺,是用最残酷无情的野蛮手段,在最下流、最龌龊、最卑鄙和最疯狂的贪欲的驱使下完成的”[2]178。资产阶级标榜“私有财产神圣不可侵犯”,鼓吹自由、平等、博爱和人道主义,事实上这一切全是假的、虚伪的骗人谎言。大资产阶级野蛮地用武力扩张、攻城掠地、勒索赔款;“文明”的使用资本输出、“自由经济”、金融圈套,软管吸血。帝国主义的战争给大军火制造商带来暴利,维护资产阶级私有制,造成世界性战争灾难和社会不安。总之,私有制是造成社会不平等的根源,是使人道德败坏的根源,是造成一切贫困和痛苦的根源。只有公有财产制度才是实现一切平等、幸福的源泉,是实现社会公平正义的根本。

  五、实现生产资料公有制社会的历史必然

  《共产党宣言》明确指出:“现代资产阶级私有制是建立在阶级对立上面、建立在一些人对另一些人的剥削上面的产品生产和占有的最后而又最完备的表现。从这个意义上说,共产党人可以把自己的理论概括为一句话:消灭私有制。”[13]

  首先,我们应该看到公有制取代私有制这是发展的必然性。马克思恩格斯认为,决定社会发展的主要力量是物质资料的生产方式,通过生产力和生产关系的矛盾运动不断推动了社会的发展。经过对资本主义社会生产方式的深入研究,他们认为生产的社会化和资本家私人占有是资本主义社会的基本矛盾,而未来社会里“生产资料的集中和劳动的社会化,达到了同它们的资本主义外壳不能相容的地步”[10]831。因而这一矛盾必然导致公有制取代私有制,社会主义取代资本主义。

  其次,私有制的消亡将是一个长期的渐进式的过程,而且需要具备一定的物质条件。按照马克思恩格斯的设想,私有制的消除绝不是简单的一次性的行动,而是需要经历一个长期的渐进式的过程。尤其在一些经济文化发展相对落后的国度里,更需要一个相当长的“过渡时期”。恩格斯在《共产主义原理》中就曾指出:“能不能一下子就把私有制废除呢?不,不能……只能逐步改造现社会,并且只有在废除私有制所必需的大量生产资料创造出来之后才能废除私有制。”[8]219同时,私有制的废除还必须具备一定的物质条件。显然,马克思恩格斯所说的“物质条件”指的是社会化大生产。他们认为,只有在大工业的条件下才有可能消灭私有制。可见,无论是完全消灭私有制还是建立公有制,都和社会的生产力发展水平有着必然的内在联系。在生产力水平还没达到消灭私有制的条件下,非公有制经济的存在将是不可避免的。一定社会的生产关系必须同生产力发展水平相适应,这是历史唯物主义最基本的观点。因此,正如马克思所指出,任何一种特定的经济形式,其存在和发展只能取决于生产力发展的需要,而不以人的主观意志为转移。

  最后,历史上资本主义私有制的出现有其进步的一面,促进了生产力的巨大发展,但是生产发展的成果只被资本家们占有,而创造财富的工人却处于极端贫困、片面畸形发展的境地。马克思恩格斯超越了空想社会主义者仅是简单提出“消灭私有制”的认识,他们挖掘出造成阶级社会普遍贫困的真正原因——劳动者与生产资料相分离才使得“无产者”和“资产者”处于政治、经济的对立之中,马克思认为“无产者”要想获得自由,就必须先消灭资本主义私有制,然后在新社会中变为“有产者”,实现路径就是“重新建立个人所有制”。马克思说:“这不是重新建立私有制,而是在资本主义时代的成就的基础上,也就是说在协作和对土地及靠劳动本身生产的生产资料的共同占有基础上,重新建立个人所有制。”[8]274因为占有生产资料是获得自由的手段,只有彻底改变“无产者”的经济地位,才能使“无产者”自己和全人类都获得自由和幸福。

  马克思所有制理论对当前我国所有制改革具有重要的理论和现实意义。它给我们提供的不仅仅是公有制必将取代私有制的历史结论,而且还给我们提供了分析所有制结构及其形态变化、所有制更替的条件和发展趋势的方法。正如马克思恩格斯所指出:“一切所有制关系都经历了经常的历史变更。”随着社会生产力的发展、历史的演变,所有制的形式也不断调整变化。从辩证的角度来看,公有制并不当然就是最高级、最先进的所有制形式,所有制的先进性主要体现在促进生产力发展上,如果能够有利于生产力的发展,这样的所有制才是先进的,十八大报告再次强调“要毫不动摇巩固和发展公有制经济,推行公有制多种实现形式”[14],所以我们应该坚持在社会主义公有制的基础上跳出所有制结构、实现形式一成不变的误区,在深入研究马克思所有制理论基本思想的基础上,结合中国所有制改革的历史经验和教训,坚持以促进生产力发展为标准,大胆创新,不断调整变化所有制结构及其经营运作方式,不懈地探索公有制新的实现形式,促进我国的生产力不断发展,经济持续腾飞。

参考文献:

  [1]马克思,恩格斯.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25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1995:932.

  [2]马克思,恩格斯.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4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1995.

  [3]摩尔根.古代社会:下册[M].北京:人民出版社,1995:535.

  [4]马克思,恩格斯.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3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1995.

  [5]张振斌.论所有制的社会形式及其运行机制[J].学习与探索,1987(4).

  [6]马克思,恩格斯.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46卷(上)[M].北京:人民出版社,1979.

  [7]苏令银.拨开所有制问题的迷雾[M].上海:学林出版社,2000:9.

  [8]马克思,恩格斯.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1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1995.

  [9]马克思,恩格斯.德意志意识形态(节选)[M].北京:人民出版社,2003.

  [10]马克思.资本论:第1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1975.

  [11][英]托马斯·莫尔·乌托邦[M].戴镏龄,译.北京:商务印书馆,1982:44.

  [12]马克思,恩格斯.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4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1995:111.

  [13]马克思,恩格斯.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1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1995:286.

  [14]胡锦涛.坚定不移沿着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前进,为全面建成小康社会而奋斗——在中国共产党第十八次全国代表大会上的报告[M].北京:人民出版社,2012:20.

  (作者单位:河南理工大学河南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研究中心)

相关文章:
文章检索
请输入要检索的文章标题
马克思主义理论研究和建设工程
中国现实问题研究
国外理论动态
理论视野
专家访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