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部邮箱 用户名 密码
首页 > 理论研究 > 基本理论研究
《共产党宣言》与马克思主义实践化
——社会主义本质的三维思考之二
作者:李建光 凌海金      来源:《贵州社会科学》2011年12月
网络编辑:文路 发布时间:2012-05-11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摘要:马克思主义的实践化是共产党人的一个永恒课题,是《共产党宣言》的核心主题。《共产党宣言》既是马克思主义实践化的标志,也是社会主义三维统一的理论典范。
关键词:《共产党宣言》;核心主题;马克思主义;实践化;三维统一

 《共产党宣言》(以下简称《宣言》)一直是国内外学术研究的一个热点和难点课题。在党的十七大报告中,胡锦涛同志代表中国共产党人明确指出:“《共产党宣言》发表以来近一百六十年的实践证明,马克思主义只有与本国国情相结合、与时代发展同进步、与人民群众共命运,才能焕发出强大的生命力、创造力、感召力。”1这无疑是对我们党的马克思主义观最为精粹的概括,同时也揭示了共产党人的一个永恒课题:马克思主义的实践化。本文尝试通过深入解读《宣言》,结合社会主义本质的三维分析,对马克思主义的实践化进行再思考。

  一、《共产党宣言》的解读及其核心主题

  就文本内容构成而言,《宣言》还可包括其七篇序言(18481893年之间),以及恩格斯18476月初与10月底写的《共产主义信条》、《共产主义原理》。如果以《宣言》发表为标界,结合之前的思想发展来分析可称为“回溯式解读”,结合之后的思想发展来分析可称为“展望式解读”,当然,也可以两者结合起来,即为“综合式解读”。本文大体采取第一种解读。之所以首先提及这一问题,不意在对不同解读方式进行抽象的评判,而是想强调,任何一种解读都既有其必要性,也都有可能产生误读。在社会主义发展史上,作为共产党人的第一个全面完整的党纲,《宣言》无疑是划时代的、具有普世价值的经典文献。而“经典”的特殊地位往往也会制约对其解读。“经典”被如此广泛地研究,并与现实问题“挂钩”,是否会软化甚至磨平其震撼性见解?或模糊甚至歪曲其深刻主题?我们理应在力求“原貌式”解读的前提下进行“拓展式”解读,把《宣言》运用于当今世界和当代中国。这也是笔者对恩格斯说的“《宣言》是一个历史文件,我们已没有权利来加以修改”的基本理解。2249

  关于《宣言》的核心主题,在相当长时期里主导提法是“两个必然”(“资产阶级的灭亡和无产阶级的胜利是同样不可避免的”)与“基本思想”(唯物主义历史观),目前“人的自由全面发展”(“自由人联合体”)的提法似日趋主流。3

  笔者认为,无论是“两个必然”或“基本思想”还是“自由人联合体”都不是或不能单独构成《宣言》的核心主题。首先,总的来说,“两个必然”是“两大发现”的必然结论,理论体系上不能孤立对待,实践中更要持历史态度。在1882年俄文版序言中,马克思恩格斯强调“《共产党宣言》的任务,是宣告现代资产阶级所有制必然灭亡”,就是同俄国社会的特定条件密切联系的。其次,“基本思想”的提法源自恩格斯,是贯串《宣言》始终的、对《宣言》的实质及地位具有决定性作用的思想。在1888年英文版序言中他又把这一基本思想称作“构成《宣言》核心的基本原理”。

  众所周知,“什么是社会主义、怎样建设社会主义”,是邓小平同志领导中国近20年改革开放的实践、开创建设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道路中,第一次明确提出来并集中思索破解的根本问题,构成邓小平理论的基本主题,如果我们从社会主义发展的大时空中来认识,应该说,这是一个蕴含理论指导和实践反思相互制约和相辅相承的基本命题,是社会主义历史进程一开始就提出了的,它构成了社会主义的实践主题。当然,问题解决的可能性,只能在解决问题的条件已经存在或者至少是在形成中时才会产生,而且这一问题的解决本身就不是一劳永逸的。

  到《宣言》发表前,社会主义思潮至少经历了300多年传播与演变,后人大体上可以“空想”概括,但决不能因此忽略其丰富性与价值性。受“莫尔式”和“闵采尔式”两分法的启发,4笔者想进一步引申为“理论型”与“实践型”。社会改造的实践形式是多种多样的,如改良、实验及革命等,因此这种划分更具有相对意义。事实上,一方面,作为资本主义的对立物,社会主义一开始就自觉不自觉地具有很强的“救世”改造(“入世”)倾向。从思想史的角度上,我们通常沿续经典作家的提法:“共产主义思想的微光”(1617世纪)、“直接共产主义的理论”(18世纪)、“批判的空想的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19世纪初)。从实践路径看,不妨相应概括为“理想启蒙”、“理性圆梦”与“批判实验”三大阶段。另一方面,“理论型”与“实践型”的分立,实质是社会主义理论和工人运动的分立,随着历史的发展,其消极作用愈加明显。19世纪三、四十年代,在法国曾经出现两种类型社会主义合流的趋势,即巴贝夫主义与傅立叶主义的结合,德国的魏特林也曾尝试。5马克思恩格斯十分重视社会主义和工人运动的结合,满腔热情地希望英国出现的社会主义和宪章主义的合流,指出“只有在实现了这一点以后,工人阶级才会真正成为英国的统治者”。6526527为了克服社会主义史上长期存在的社会主义与工人运动的分离和对立,他们进行了巨大的理论工作和革命实践,直到《共产党宣言》发表之后,这种分离与对立才被克服。

  从《宣言》的理论框架看,第一章“资产者和无产者”作为全文的理论基础,提出了阶级斗争和历史唯物论,分析无产者和资产者的历史发展、各自的特点以及无产者反对资产阶级的历史理由,阐明了战略的历史条件。第二章“无产者和共产党人”提出无产者和共产党人的具体措施,其战略思想至今仍有重大意义。第三章“社会主义的和共产主义的文献”实际上是通过对各种非科学的理论及其战略的揭露和批判中进一步确立自己的现实战略。第四章“共产党人对各种反对党派的态度”进一步阐明了共产党人的责任及党在当时条件下应采取的战略和策略原则。概括起来,《宣言》的核心内容,就是在“基本思想”及资本主义社会发展分析的基础上,对无产阶级历史使命和共产党人历史责任的纲领性阐述与宣示。所以,构成《宣言》核心主题的,就是鲜明实践指向上的涵盖并彰显“两个必然”、“基本思想”及“自由人联合体”等思想原理的有机整体。“什么是社会主义、怎样建设社会主义”作为社会主义的实践主题,理所当然就是《宣言》的核心主题。问题的关联互动虽然没有后人那么清晰,仍有线索可寻。当然,考虑到是十月革命才现实地使“社会主义进入自己的实施时代”,人们才“实际地紧紧接近了那些以前还是抽象的、在理论上提出的任务”,7我们可以更具针对性地把“马克思主义实践化”来表述《宣言》的核心主题。

  二、《共产党宣言》是马克思主义实践化的标志

  实践性是马克思主义的鲜明特征。一般表述是马克思主义“与工人运动相结合”,或“把马克思主义的理论(普遍真理或基本原理)同各国的实际(具体实际或具体实践)相结合”,“结合”论内在的根本依据:一是斗争的性质,即《宣言》强调的,“无产阶级的运动是绝大多数人的、为绝大多数人谋利益的自觉的独立运动”,2262更需要理论上揭示无产阶级运动的条件、进程和一般结果;二是斗争的形式,即《宣言》指出的,“如果不就内容而就形式来说,无产阶级反对资产阶级的斗争首先是一国范围内的斗争”;2262三是马恩的抱负,即“从批判旧世界中发现新世界”,“把我们的批判和实际斗争结合起来,并把批判和实际斗争看作同一件事情”。8因此,从《宣言》核心主题角度,“马克思主义实践化”的表述更想强调理论相对先行,即马克思恩格斯最初是如何把自己的思想理论运用到当时的欧洲工人运动的。理论(对实践)的“反映性”与“前瞻性”(指导性)是统一的(即列宁概括的“没有革命的理论就没有革命的实践”),任何真正的理论只能是同实践很好结合起来的理论。这种理论来之实践又回到实践,既能科学解释现实的重大问题,又具有实践的指导性与前瞻性,在实践中获取并体现无尽的活力。

  事实上,马恩一开始讨论共产主义,就决定要用一种完全不同的方式,更切实地加以讨论。早在《黑格尔法哲学批判·导言》中,马克思就强调了先进理论与无产阶级之间的关系:“哲学把无产阶级当作自己的物质武器,同样,无产阶级把哲学当作自己的精神武器。”215作为群众的实践活动,共产主义“这一运动决不会象批判的批判所设想的那样完成于纯粹的,即抽象的理论中,而必定完成于决不去关心批判的那种无条件的范畴的实实在在的实践中。”6194针对欧洲当时颇为时髦的社会主义试验运动,共产主义的宣传还缺乏必要的理论支柱,许多工人领袖不重视科学理论,认为革命需要的仅仅是热情,马克思明确认为,对于资产阶级“真正危险的并不是共产主义思想的实际试验,而是它的理论论证。”9“我们有义务科学地论证我们的观点,但是,对我们来说同样重要的是:使欧洲无产阶级,首先是德国无产阶级相信我们的信念是正确的。我们明确了这一点以后,就立即着手工作了。”10在无产阶级尚未发展到足以确立为一个阶级,因而无产阶级同资产阶级的斗争尚未带政治性以前,在生产力在资产阶级本身的怀抱里尚未发展到足以使人看到解放无产阶级和建立新社会必备的物质条件以前,社会主义理论家往往是一些空想者,他们为了满足被压迫阶级的需要,想出各种各样的体系并且力求探寻一种革新的科学。但是随着历史的演进以及无产阶级斗争的日益明显,他们就不再需要在自己头脑里找寻科学了;他们只要注意眼前发生的事情,并且把这些事情表达出来就行了。这个由历史运动产生并且充分自觉地参与历史运动的科学就不再是空论,而是革命的科学了。正是在此意义上,“共产主义对我们说来不是应当确立的状况,不是现实应当与之相适应的理想。我们所称为共产主义的是那种消灭现存状况的现实的运动。这个运动的条件是由现有的前提产生的。”240马克思主义实践化即强调该理论决不是仅仅停留在理论形态层次的运动,它更是一种现实的运动。

  如果从煅就“批判的武器”的目的看,马恩的确“首先是革命家”;如果从主要活动来看,马恩(特别是马克思)更是当之无愧的无产阶级理论家。为了更好地从理论上思考问题,马克思“非常乐意”“从社会舞台退回书房”进行自我批判。尤其是19世纪70年代末后的晚年时期,正是资本主义向垄断阶段演变的激烈变动的历史时期,也是革命重心向落后国家转移的时期,马恩(特别是恩格斯)一方面根据时代的新变化作出新的论断,一方面在新的条件下对未来社会的讨论进行了补充和修正,这见于1879年至1882年马克思留下的一批鲜为人知的笔记和恩格斯晚年的大量书信和论著中。这时期特别值得注意和重视的,就是马恩对自己的社会主义思考采取了更加严谨的态度,特别侧重于强调最一般的原则,最一般的谈论。188115日荷兰社会民主党领导人纽文胡斯写信给马克思,要求对社会主义者取得政权后的社会立法措施作出回答,并提交国际社会党人代表大会讨论。马克思明确指出:“在将来某个特定的时刻应该做些什么,应该马上做些什么,这当然完全取决于人们将不得不在其中活动的那个特定的历史环境。”“现在提出这个问题是不着边际的,因而实际上是一个幻想的问题,对这个问题的惟一的答复应当是对问题本身的批判。”11643

  概括起来,透过《宣言》的“马克思主义实践化”至少有三大原则:一是革命理论与工人运动要有机结合起来。共产党人的理论原理决不是以这个或那个世界改革家所发明或发现的思想、原则为根据的,而不过是现存的阶级斗争、现实的工人运动的真实关系的一般表述;二是共产党人更要重视理论的指导与创新。共产党人在实践方面是各国工人政党中最坚决的、始终推动运动前进的部分,在理论方面了解无产阶级运动的条件、进程和一般结果。这是对共产党人的基本的却极高的要求,而决不能视为共产党人可以脱离革命实践与生俱来的素质;三是工人运动及社会主义的实际发展是生动丰富的,马克思主义实践化内含理论体系(知行统一观)与其精髓(基本方法论+核心价值观)的有机统一。

  三、《共产党宣言》是社会主义三维统一的理论典范

  在前面分析的基础上,这里主要从四大问题的讨论中加以进一步说明。

  1.关于《宣言》核心思想的相承与超越

  已有学者研究指出,从《共产主义信条》到《共产主义原理》,再到《宣言》,三个文本对“共产主义”的看法呈现出一条十分清晰的演化脉络:《信条》把共产主义看作是一种“理想制度”,《原理》把共产主义看作是一种“理论原则”,《宣言》则视之为一种“现实运动”,发挥了《德意志意识形态》中关于共产主义是现实的运动的思想。“共产主义观”方面的变化导致《信条》、《原理》和《宣言》的逻辑结构产生了明显差异——《信条》围绕着作为目的的“共产主义制度”展开,《原理》围绕着作为理论学说的“共产主义原则”展开,而《宣言》所围绕的中心则是作为历史过程和阶级活动相统一的“共产主义运动”。12这就是说,《宣言》固然没有否定“共产主义”是一种学说和制度,但共产主义已不再是一种先验的原则和理想的制度了!《宣言》直接强调“共产党人的理论原理,决不是以这个或那个世界改革家所发明或发现的思想、原则为根据的”,“这些原理不过是现存的阶级斗争、我们眼前的历史运动的真实关系的一般表述”。显然,三者在“共产主义观”上的差别,既是理论“范式”的差别,更在于“共产主义”的哲学基础即历史观的差异,乃体现了核心主题的转变或凸显。《信条》及《原理》在历史观上均不同程度带有“人性论”色彩的空想社会主义和“真正的社会主义”的历史观,直到《宣言》问世,才完全清除了这种“实现应有的人性目的”的唯心史观残余。

  笔者认同上述的基本分析,但认为至少有两个问题值得强调:一是《信条》、《原理》与《宣言》对“共产主义”的看法演化清晰,但并不是简单的否定取代关系,而是相承超越关系。因此,把恩格斯在《原理》中关于共产主义即“无产阶级解放的条件的学说”这一命题绝对化当然错误,但夸大这一命题的缺陷,甚至否定关于共产主义“这种新的社会制度应当是怎样的”根本价值思考,无疑是因噎废食;二是经典作家对“共产主义”的根本认识实质上是“应然”、“必然”与“实然”的统一,社会主义实质上是这三者的统一,但这种“统一”在理论上的“张力”还需要挖掘与深化,实践上更需要清醒把握。

  2.关于对“真正的社会主义”批判

  德国是一个富有哲学思维传统的民族,从康德到黑格尔、费尔巴哈的德国古典哲学在人类思想史上占有重要地位,但始终停留在思辨的领域。“真正的社会主义”是19世纪40年代德国的资产阶级思潮,认为英法空想社会主义把人“引导到对粗暴的物质的依赖”,而没有帮助“人”意识到“自己的本质”,“上升到自由活动的思想”,是“粗糙的”、“不文明的”,因此还根本不理解“社会主义的实质”。只有以德国哲学(核心是费尔巴哈的人本主义,即抽象的“人”和“人的本质”)为基础,才能担负起向世界揭示共产主义和社会主义真理的使命。

  “真正的社会主义”当时在德国影响很大,甚至马克思、恩格斯也一度属于这一派别。马克思恩格斯从1845年《德意志意识形态》写作过程中就已经同“真正的社会主义”彻底决裂,指出这种观点的思辩性质,将这一切现实的“差别”与“对立”都消融于“人的本质”之中,使社会主义学说具有非常抽象的、脱离现实条件和真实要求的性质,是德国革命无产阶级民主运动发展的严重障碍。6654677但这一著作未能出版,而且未引起足够重视。对于共产主义者同盟这样一个主要由德国人组成和领导的无产阶级政党而言,肃清“真正的社会主义”的影响尤为迫切。所以同《原理》相比,《宣言》不仅系统而深刻地分析批判了“空想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而且在“反动的社会主义”部分增列了一节,对“德国的或‘真正的’社会主义”专门进行了公开、全面及终结性的批判。

   纵观《宣言》,全文以一种历史的态度对资本主义社会进行了冷静而客观的分析评价,为共产主义运动提供了事实论据以及得以践履的现实可能性。《宣言》在对“真正的社会主义”进行深刻批判特别指出:德国的历史条件根本不同于法国,“真正的社会主义”者把法国的社会主义、共产主义文献搬到德国,而法国的生活条件却没有也不可能同时搬到德国去,这样,法国文献便完全失去了直接实践的意义。在这种情况下,“搬用”的结果更易扭曲为:或回避现实,抽象高谈最高价值或原则;或过左超前,把革命的阶级当作革命对象;或消极承认现实,空置理论。

  3.关于如何看待容易过时的措施

  对于一个宏大的思想体系来说,“应然”与“实然”即使不是协调统一的,至少也是不能分割甚至对立的。关于未来社会的发展,除方法论之外,经典作家大体有三类论述:“最一般”的根本原则、基本或主要特征、具体结论及措施。通常后两者更容易“拿来”,经历“教条”式“套有”碰壁惨痛后,人们认定“最一般”的才是最“真理性”的。其实,“各执一端”都极其错误。

  首先,任何措施都不是“药方”,经典作家甚至反对任何开“药方”的企图。从“应然”、“必然”、“实然”看,马恩集中分析的是“必然”,“应然”在充分肯定前人“显露出来的天才的思想萌芽和天才思想”基础上作原则性概括,“实然”从根本上强调留给后人,认为后人无论如何也不会比他们笨,自己没有向后人提出这方面建议和劝导的使命,更不想必须在这个问题上给后人造成任何束缚。“我们对未来非资本主义社会区别于现代社会的特征的看法,是从历史事实和发展过程中得出的确切结论;不结合这些事实和过程去加以阐明,就没有任何理论价值和实际价值。”11676《宣言》中所阐述的这些原理的实际运用,随时随地都要以当时的历史条件为转移”。2249

  其次,社会主义既然是一个现实的运动,那就不可能满足于或停留在“应然”上。“社会主义侵占的地盘在一年年扩大,却不让任何人对它如何运行刨根问底。如果有一天马克思一派的社会主义终于执掌政权,打算落实它的全部纲领时,它肯定会意识到,它对于自己数十年来努力实现的东西,并没有清晰的想法。13西方学者的诘问不能忽视。如果没有这些措施,很难理解马克思首先是一个革命家,更难说明《宣言》是“完整的、系统的、至今仍然是最好的阐述”的行动纲领。17在马恩所处的时代,共产主义“幽灵”之所以能引起欧洲一切反动派的恐慌,就在于共产主义不在仅仅是抽象“人的价值”的完美揭示,也不是脱离价值关怀与理论指导的“眼前”的“自在”运动,而是获得了一种现实力量的支撑,“应然”、“必然”与“实然”内在统一的现实运动。

  4.关于“自由人联合体”的定位理解

  近年来“自由人联合体”思想呈愈加重视趋势,从积极方面看,原因主要有:一是长时期以来相对忽略的反弹;二是应对价值迷失的普遍性“现代性”危机的挑战;三是为现实社会主义特别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敦实价值高地(一可面对“后冷战”资本强势的“以攻为守”,二可进一步赋予并提升中国改革的“合法性”与凝聚力。)从消极方面看,主要是“误读”“自由人联合体”思想而导致的后果。

  社会主义需要“应然”,通过“应然”的价值之维为激情批判与理性反思敦实立足点,为现实运动提供理想性关怀与正当性价值,但“应然”并非因此就独立构成社会主义的真谛(核心)。15《宣言》的核心主题既严格按照对资本主义的历史发展条件的科学的批判分析引出,也蕴含一种对美好世界的憧憬和向往的“超验性”式的追求和乌托邦情怀。从社会现实中抽象出来的“应然”概念,都富有很强的价值意涵。但任何“应然”都首先必须穿越历史和社会。作为“超验的指南”,“应然”只有建立在绝对的“实然”(现实性)之上才能找到自己的平衡。人们渴望“自由王国”,但结论只能由历史作出。历史永远是开放的,不可能把它纳入到事先构想出的哲学体系中去。在这样一个时代,任何愿意在这个世界或许会变得更加相宜的希望很可能会遇上漠然的凝视或嘲笑。如果“应然”也随着乌托邦逝去,人类就会丧失建构历史的意志,也就丧失理解历史的能力。就此而言,《宣言》既是一篇肯定甚至颂扬“应然”的辩词,又是反对“应然”孤立崇拜的檄文。

参考文献:

  1]胡锦涛.高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旗帜为夺取全面建设小康社会新胜利而奋斗[M].北京:人民出版社,200712

  2]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1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1995

  3]李军林.《共产党宣言》在中国:十年研究述评[J].马克思主义与现实,20084):116122

  4]吴易风.空想社会主义[M].北京:北京出版社,1980

  5]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3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1960543

  6]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2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1957

  7]列宁全集:第27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1990387

  8]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4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1958416

  9]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1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1956134

  10]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21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1965248

  11]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4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1995

  12]姚顺良,夏凡.马克思是《共产党宣言》思想的主创者——兼与巴加图利亚、卡弗等学者商榷[J].学术月刊,20088):1421

  13][奥]路.冯.米瑟斯.社会主义——经济与社会学的分析[M].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0828

  14]列宁选集:第2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1995305

  15]田志文.论政治价值的道德向度[J].云南社会科学,20101):32

  (作者单位:李建光,广西民族大学;凌海金,中共广西区委党校)

相关文章:
文章检索
请输入要检索的文章标题
马克思主义理论研究和建设工程
中国现实问题研究
国外理论动态
理论视野
专家访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