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部邮箱 用户名 密码
首页 > 理论研究 > 基本理论研究
恩格斯《自然辩证法》指导作用分析
作者:孙俪翎      来源:《世纪桥》2011年第17期(总第232期)
网络编辑:文路 发布时间:2012-03-05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摘要:恩格斯的《自然辩证法》诞生以来,在理论界引起的争论从未停止,《自然辩证法》作为马克思主义理论体系的组成部分,是系统学习研究马克思主义理论不可回避的重大问题。要理解把握《自然辩证法》就必须回到理论本身,在马克思主义理论体系框架内分析《自然辩证法》的贡献和不足,结合《自然辩证法》诞生的历史条件和社会发展变化,正确看待《自然辩证法》的指导作用。
关键词:自然辩证法;指导作用;分析

  一、《自然辩证法》对指导人们树立辩证自然观的作用分析

  马克思和恩格斯关于自然观各自独立的论证从不同的角度出发得出了相同的观点,《自然辩证法》在《历史导论》部分对自然观进行了系统的阐述,马克思也在他的著作中对辩证自然观有详尽的论述,因此,辩证自然观是马克思、恩格斯共同创造,并非《自然辩证法》独有。

  (1)马恩关于人与自然关系的观点一致但出发点不同。马克思以人的感性活动为出发点,“以前的一切唯物主义(包括费尔巴哈的唯物主义)的主要缺点是对对象、现实、感性,只是从客体的或者直观的形式去理解,而不是把它们当作感性的人的活动,当作实践去理解”1。恩格斯则强调自然界对于人的先在性。马克思也承认自然界的先在性,“没有自然界,没有外部的感性世界,工人什么也不能创造”1,但是马克思在阐述生产能力对于社会进步的作用同时也强调了自然规律的重要性。马克思在《资本论》中说:“一个社会即使探索到了本身运动的自然规律——本书的最终目的就是揭示现代社会的经济运动规律——它还是既不能跳过也不能用法令取消自然的发展阶段。但是它能缩短和减轻分娩时的痛苦。”2马克思对自然规律的作用是做了明确的表述的。另外,恩格斯在《自然辩证法》中也突出强调了“生产”这个人类最基本的实践活动的重要性,“科学的产生和发展一开始就是由生产决定的”3,“如果说,在中世纪的黑夜之后,科学以意想不到的力量一下子重新兴起,并且以神奇的速度生长起来,那么,我们要再次把这个奇迹归功于生产”3。可见,恩格斯的《自然辩证法》并不否定人的感性活动的作用,而且,肯定了它。总之,马克思和恩格斯对人的主体性和自然界的客观性都有深刻的认识,在马克思、恩格斯的著作中都分别有具体表述,马克思和恩格斯只是研究有所分工,角度不同。

  (2)马克思、恩格斯关于辩证法认识一致,但理论来源不同。辩证法是马克思主义强大的认识论工具,马克思和恩格斯历来重视辩证法。马克思对黑格尔的辩证法加以彻底的改造,“辩证法在黑格尔手中神秘化了,但这决不妨碍他第一个全面地有意识地叙述了辩证法的一般运动形式。在他那里,辩证法是倒立着的。必须把它倒过来,以便发现神秘外壳中的合理内核”2。恩格斯在《反杜林论》中说:“马克思和我,可以说是把自觉的辩证法从德国唯心主义哲学中拯救出来并用于唯物主义的自然观和历史观的唯一的人。”4辩证法与感性材料是共生的,并非“解释与被解释”的关系。马克思是在深入考察人类生产能力的历史的过程中,从人的感性活动出发,得出阶级斗争的历史观结论,这种观念不是在活动之后突然形成的,而是逐渐形成于活动中。恩格斯认为:“自然观的这种变革只能随着研究工作提供相应的实证的认识材料而实现,而在这期间一些在历史观上引起决定性转变的历史事实却老早就发生了。”4恩格斯:“辩证法的规律是从自然界和人类社会的历史中抽象出来的。”3恩格斯搜集整理的大量的自然科学材料,得出了辩证法与自然科学的关系思考,这种观念也不是整理材料后突然出现的,也是在整理过程中不断形成的。

  二、《自然辩证法》对指导科学实践的作用分析

  1)普遍指导适用,具体指导不够。恩格斯在《自然辩证法》写作以前,认真研究了自然科学的发展状况,搜集材料丰富,辩证法的特征与自然科学在内容上显示出广泛的一致性。但是,有两个问题:一是辩证法是否天然的包含在自然科学中;二是自然界得辩证法是否具有哲学的深刻性。自然辩证法是从自然科学的普遍哲学思考得来的,从具体阐述看,大都是一般性的。爱因斯坦对恩格斯的《自然辩证法》的评价是:“如果考虑到这部著作对于阐明恩格斯的思想的意义是一个有趣的文献,那是可以勉强出版的。”5爱因斯坦受到评价标准和阶级立场影响而作出这样的评价,我们应该仔细的考量而不是轻率的作出肯定或否定的结论。对于科学研究的原则性和方法论,《自然辩证法》的理论体系是正确的,恩格斯在《辩证法作为科学》一章中关于自然界的三个规律就像他评价黑格尔的神秘命题一样“不仅是完全合理的,并且甚至是相当明白的”3。但是,《自然辩证法》是建立在牛顿的绝对时空观的基础之上的,宏观世界是它关注的焦点,宏观和微观世界是被抛开了的。因此,《自然辩证法》作为对自然科学的哲学思考,随着科学的进一步发展,更多的只能在原则性问题上发挥作用,而不具有直接指导科学研究的内在能力。

  (2)认识事物上指导有效,改造事物上指导欠缺。《自然辩证法》的革命性在于突破以往自然哲学观念性的本质,“用观念的、幻想的联系来代替尚未知道的现实的联系,用想象来补充缺少的事实,用纯粹的臆想来填补现实的空白”3,而《自然辩证法》则是在大量的科学事实的基础上的唯物主义哲学思考,“最终制成一个在我们这个时代是令人满意的自然体系”3。《历史导论》主要阐述了文艺复兴以来自然科学的进步导致的自然观变迁;《自然科学和哲学》说明了自然科学的进步离不开正确哲学的指导;《辩证法》论述了辩证法的基本规律、范畴和原理;《各门科学的辩证内容》用辩证法深刻分析了各门科学的理论和哲学问题,等等。《自然辩证法》的体系是合理的,内容是正确的,但《自然辩证法》在内容上是以认识而非实践为主体的。苏联共产党是如何认识的呢?“它对自然界现象的解释、它对自然界现象的了解、它的理论是唯物主义的。历史唯物主义就是把辩证唯物主义的原理推广去研究社会生活,把辩证唯物主义的原理应用于社会生活现象,应用于研究社会,应用于研究社会历史。”6这种错误的观点是源于《自然辩证法》的,必须清醒的认识到,《自然辩证法》在改造世界上是要无条件的排在唯物史观之后的。

  三、《自然辩证法》对人类社会发展实践的作用分析

  1)社会发展的根本前提是人的生产能力而非自然。马克思认为,人类社会的历史是生产能力的历史,这是唯物史观创立的基本认识前提。“在这个阶段上产生出来的生产力和交往手段在现存关系下只能造成灾难……与此同时,还产生了一个阶级……不得不同其他一切阶级发生激烈的对立。”1马克思、恩格斯对生产能力的考察是具体的,对人类社会发展也确实是从生产能力的角度出发的。恩格斯认为:“这些互相斗争的社会阶级在任何时候都是生产关系和交换关系的产物,一句话,都是自己时代的经济关系的产物”。4“一切社会变迁和政治变革的终极原因,不应当到人们的头脑中,到人们对永恒的真理和正义的日益增进的认识中去寻找,而应当到生产方式和交换方式的变更中去寻找;不应当到有关时代的哲学中去寻找,而应当到有关时代的经济中去寻找。”马克思和恩格斯共同写下《德意志意识形态》,在唯物史观上是一致的,他们对于生产力和生产关系的阐述是详尽的。但是,苏联的马克思主义者从《自然辩证法》的部分论断出发,得出了从物质统一性到历史观的认识,而回到马克思的以生产能力为根本考察人类社会发展进程才是唯一的出路。

  (2)人类社会发展的自然基础是人化的而非抽象的。一方面,从马克思哲学角度看。马克思朴素的承认自然界的先在性,“没有自然界,没有感性的外部世界,工人什么也不能创造”。马克思更加注重“人化自然”,“工业——尽管以异化的形式——形成的自然界是真正的、人类学的自然界”。另一方面,从恩格斯哲学角度看。恩格斯并非从单纯的抽象的自然界出发,“自然主义的历史观……它只认为是自然界作用于人,只是自然条件到处决定人的历史发展,它忘记了人也反作用于自然界,改变自然界,为自己创造新的生存条件”。恩格斯强调了人对自然的主动性和受动性的统一,“我们不要过分陶醉于我们人类对自然界得胜利。对于每一次这样的胜利,自然界都对我们进行报复”。因此,《自然辩证法》并非单纯“主客二元关系”的论述,而是关注了人类与自然的和谐统一的,马克思、恩格斯都是从“人化自然”出发的。如果说恩格斯哲学从抽象的自然界出发,那是不符合唯物史观的,既不能表达马克思哲学,甚至也同样不能表达恩格斯哲学。

参考文献

  1]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1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1995.

  2]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23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1990.

  3]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4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1995.

  4]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3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1995.

  5]爱因斯坦文集:第1卷[M.北京:商务印书馆,1977.

  6]联共(布)党史简明教程[M.北京:人民出版社,1975.

(作者单位:国防科学技术大学人文与社会科学学院)

相关文章:
文章检索
请输入要检索的文章标题
马克思主义理论研究和建设工程
中国现实问题研究
国外理论动态
理论视野
专家访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