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部邮箱 用户名 密码
首页 > 理论研究 > 国外政党研究
美式腐败:精英阶层滥用权力
作者:彭成义      来源:《光明日报》2017年02月24日
网络编辑:柳冰 发布时间:2017-02-27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摘要:
关键词:

  在西方话语体系下,美国被认为是世界上比较清廉的国家,在多项国际清廉指数排名中位居前列。但如果换一个视角,我们会发现美国精英阶层滥用权力的现象相当普遍,这也是导致美国式系统性腐败的重要原因。

  美国精英阶层的构成

  首先让我们看一看美国精英阶层的构成。美国社会一开始就与欧洲国家不同,没有大的传统贵族、教会组织,也没有列强环伺的环境而导致强大的政府,军队也是1940年以后才逐渐变得强大,因此美国的精英阶层主要由经济界形塑。正如《道德经》所言,人之道损不足以奉有余,所以财富分配的不均和持续累积也就不难想象。这也是为什么美国最富有的1%群体却拥有50%的股票和共同基金资产,加上排在其后的9%的富人,他们在股票和共同基金中的占比超过了90%,而剩下的90%的群体其资产则主要来自其居住的住宅,并且背负着全国将近3/4的债务。这种资产的分布情况也导致美国贫富不均日益扩大,特别是2008年金融危机之后则更加明显。上述的1%富人群体通常被认为是美国的上层阶级或者我们常说的资产阶级。他们通过家族的联姻,各种上层社会组织的互动,将孩子送进同样的精英学校,共享类似的生活方式,形成世界观相同、自我身份认同较强的一个阶级。不过这个阶级里并非所有人都是精英,其中也有一些花花公子、不学无术之流。因此,精英阶层的范围比上层阶级要小,主要包括其中比较积极有为的成员以及由他们控股、资助的盈利或非营利组织高管,以及由他们扶植的政客官僚等。

  精英阶层滥用权力

  权力,这里理解为“针对他者施加有意的和可以预见的影响的能力”。“权力”涵盖的范围不局限于政治权力,也包括经济、军事、意识形态的权力等等。而滥用权力则是无节制的使用这种能力为谋取私利服务。美国的精英阶层滥用自己的权力,包括通过政治捐款扶植服务于自己利益的政客官僚,通过院外游说对政策制定施加影响,控制媒体影响舆论议题设置及公众认知,聘请超级律师钻法律条文空子等等。

  美国精英阶层滥用权力有其必然性。首先,作为美国立国之基的自由主义传统为精英阶层滥用权力奠定了基础。自由主义传统否认国家可以凭借高于个人价值判断的共同体的“善”或者共同的“追求目标”来要求或引导每一个社会成员;相反,它主张社会成员的不同价值取向和利益目标并不存在对与错的问题。此外,该传统也拒绝将国家看作有机体,所以不仅没有“公意”“公共利益”等观念,而且也没有能代表“先进生产力发展要求,先进文化前进方向和最广大人民群众根本利益”的先锋党。这就为整个社会被各种利益集团和利益勾连所瓦解和吞噬奠定了基础。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在缺乏一个全民先锋党的情况下,资本主义的“经济人”假设和逻辑也将逐步扩展到政治领域,并适用于公职人员。这样,包括政治家、官僚等在内的公职人员随着市场经济的侵蚀,都将变成与“经济人”一样理性的、自私的、在政治市场中追求个人利益最大化的个体。

  其次,美国的政治运作对于金钱的操控基本没有免疫力。其中美国富人阶级的精英阶层基本通过三个机制来实现对国家权力的控制和影响。一是特定家族、集团和产业通过与国会委员会、监管机构和执行部门打交道而实现其特殊利益。二是通过资助非营利的政策咨询机构,如基金会、智库、政策讨论组织等等而实现对政策制定的影响和对公众认知的形塑。三是通过向政治候选人的竞选捐款影响选举结果从而保证符合其利益的选举人从中胜出。事实上,美国的民主选举制度与自我标榜的恰恰相反,并不太回应民众的偏好,这是因为候选人基本上可以在竞选时说一套,而在当选后做另一套。此外,面对共和党和民主党各自10多个总统候选人、500多个美国国会议员的众多候选人,还有数量非常庞大的州、市长候选人,州、市议会议员,普通民众不可能去详细了解每个候选人的情况,所以选举时的造势,各种媒体的广告等等则成为影响选民投票倾向的最重要因素。而这些都需要花大量的钱,这就为“民主”退化为“金主”铺平了道路。

  结论及启示

  很明显,上述美国式腐败更加隐蔽,更加高明,也更加系统。它和我们传统理解的如贪污受贿等腐败并不是一个概念。《菜根谭》里有一个经典比喻:“心是一颗明珠,以物欲障蔽之,犹明珠而混以泥沙,其洗涤犹易;以情识衬贴之,犹明珠而饰以银黄,其洗涤最难。”传统的贪污受贿等腐败就像是人心的明珠混杂了泥沙,而美国式腐败则更像是人心的明珠浸染了银黄。前者洗涤容易,后者则病入膏肓、无药可救。

  此外,物极必反,美国式腐败最令人担忧的是转向法西斯主义的风险。因为精英阶层对权力的滥用,导致了民众普遍对精英阶层的不满和愤怒,结果就是2016年美国总统大选中带有民粹主义特征的特朗普上台。而正如上文所述,美国式腐败已深入骨髓,非体制内药方所能力挽,所以矛盾激化最终诉诸法西斯主义的风险并非危言耸听。而这不管对于美国还是全世界都将是场灾难。

  (作者单位:中国社会科学院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研究中心)

 
相关文章:
文章检索
请输入要检索的文章标题
马克思主义理论研究和建设工程
中国现实问题研究
国外理论动态
理论视野
专家访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