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部邮箱 用户名 密码
首页 > 理论研究 > 国外政党研究
21世纪初期发达资本主义国家共产党的现状、问题与前景
作者:李淑清      来源:《国外社会科学》2016年第3期  
网络编辑:柳冰 发布时间:2016-11-22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摘要:21世纪初期,度过了苏联解体和东欧剧变后极端困难时期的发达国家共产党进入积聚力量、谋求新发展阶段。为适应新世纪新的社会生态环境,发达国家共产党在党的指导思想、组织原则、党的性质、社会主义的实现方式、党际交往等方面进行了革新,但是依然面临政治地位边缘化、党员队伍萎缩等诸多挑战和阶级基础、群众基础遭到削弱以及党的吸引力下降、国际国内生存环境不利等亟须解决的问题。能否处理好“群众党”与“先锋党”的关系、扩大党内民主与加强党的团结与统一关系、走向社会主义的道路选择以及与其他左翼力量的联合等问题,对发达国家共产党的未来发展具有关键性作用。
关键词:资本主义;共产党;发达国家;21世纪

  人类社会在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的共存与竞争中度过了21世纪最初的15年,世界社会主义和国际共产主义运动逐步走出苏联解体和东欧剧变的阴影,世界资本主义尚未能摆脱金融危机带来的困境,在这样的国际政治、经济大背景之下,21世纪初期的发达国家共产党发展状况如何?面临什么问题和困难?发展前景怎样?

  21世纪初期,发达国家共产党度过了苏联解体和东欧剧变后的严重危机阶段,从捍卫生存的极端困难时期转向了谋求新发展阶段。2008年金融危机及随后的资本主义政治、经济、社会全面危机虽然为发达国家共产党带来了机遇,但整体上并没使其取得显著发展。目前,发达国家的共产主义运动总体上还处于低潮,多数发达国家共产党无法进入议会,面临政治地位边缘化的危险及其他困难和挑战。发达国家共产党面临的困难和挑战是长期的、结构性的,短期内难以克服和彻底解决。但是,发达国家共产党同世界社会主义运动和国际共产主义运动一样蕴藏着巨大的复兴潜力,正在努力积聚力量。

  一、21世纪初期发达国家共产党的现状

  21世纪初期,发达国家共产党“还没有走出苏联解体和东欧剧变后的低潮”,“政治影响力还很有限”,但是,“在整体低潮中有局部的胜利”。[1]在多数发达国家共产党的党员队伍出现萎缩的情况下,有些发达国家共产党队伍稳定,如日本共产党。在多数发达国家共产党的得票率和议席数下降的情况下,有的发达国家共产党取得了不错的选举成绩,如希腊共产党。

  1.多数发达国家共产党党员人数下降,日本共产党党员队伍稳定

  欧洲发达国家共产党目前有21个,党员人数大约100万。北欧国家的共产党力量普遍较弱,芬兰、挪威、瑞典、丹麦等国家的共产党经过多次分裂后,目前国内有多个共产党并存,各党党员人数普遍较少,多的有几千人,少的只有几百人。[2]欧洲国家共产党中影响力较大、人数较多的主要在西欧、中欧和南欧,其中党员人数过万的主要有法国共产党、葡萄牙共产党、意大利重建共产党、意大利共产党人党、德国民主社会主义党、西班牙共产党、希腊共产党等。这些欧洲共产党的党员人数大多呈下降趋势,例如,法国共产党2002年有15万人,[3]2005年减少到14万人左右,[4]2008年下降到13.4万人;[5]西班牙共产党在2008年时有3万人,2010年只有2万人,两年的时间里减少约1万人;葡萄牙共产党在1999年有党员13万多人,到2005年只有8万人。[6]

  美洲发达国家的共产党主要是美国共产党和加拿大共产党,这两个国家的共产党力量都比较弱。美国共产党目前有2000~3000名党员,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美国共产党的状况有所改善。美共现任党主席约翰·贝克特尔2015年8月接受某网站(Gawker.com)记者采访时表示,美共制定了务实的政策,致力于广泛地与美国政坛的其他左翼团体联合,号召社会各阶层联合行动,抗议经济不平等,支持少数族裔维护自身的权益。[7]当前,加拿大共产党在全国各地建立了基层组织,在7个省设有省级机构,但是党员人数只有1000多人,在国内的政治影响力非常有限。[8]

  大洋洲一直是共产党力量薄弱的区域。1920年10月成立的澳大利亚共产党于1990年解散,现在的澳大利亚共产党是由原澳大利亚社会主义党于1996年改名而来的,[9]目前党员人数比较少。成立于1921年的新西兰共产党虽然始终具有合法地位,但是现在党员人数很少,党的政治影响力很小。

  日本共产党是党员人数最多、政治影响力最大的发达国家共产党,目前拥有党员30.5万人,在全国拥有2万个分支机构,拥有众议院480个议席中的21个席位,参议院242个议席中的11个席位,党报《赤旗报》目前拥有1200万读者。[10]2015年4月13日揭晓的日本地方议会前半程选举结果显示,日本共产党获得111个地方议会席位,比四年前的上届选举增加41席,这是近16年来日本共产党在地方选举中所获席位首次增加。[11]2015年4月26日,日本全国地方议会后半程选举结束,日本共产党获得1092个席位,比上届增加62席,所占席位由上届的7.76%上升到8.78%。[12]

  2.多数发达国家共产党选举成绩不佳,政治地位日趋边缘化

  进入21世纪以来,发达国家的政党竞争更加激烈,“左右趋同”成为各国政党政治发展的一个重要特征,各政党为了最大限度地争取选民,纷纷调整政策,把争取日益壮大的中间阶层的支持作为工作的重点,强调自由、民主、公平、正义等价值观,把提高社会保障、提高人民生活水平、整合社会不同阶层的利益作为施政目标,重视政党形象的塑造,利用各种媒体与社会各阶层、各团体组织进行广泛交流,争取理解和支持等。其他政党通过调整政策,对共产党的政治空间形成强力挤压。另外,发达国家共产党在党的转型方面政策失当,导致党的传统支持阶层流失,甚至丢失传统的“核心阵地”,这又加重了共产党在竞争中的劣势,导致形成逐步被边缘化的局面。

  法国共产党在21世纪的选举成绩一直不佳,得票率和获得的议席数量持续下降。20世纪末的1997年,法共参加议会选举的得票率是9.9%,而2002年选举,法共得票率下降到4.8%,获得21个议席;2007年的议会选举,法共的得票率只有4.28%,获得15个议席,2012年选举中,法共只获得9个议席,[13]失去组成议会党团的资格。意大利重建共产党的选举成绩也呈下降趋势,2006年意大利议会选举,意大利重建共产党得到5.83%的选票,获得41个议席;意大利共产党人党得到2.31%的选票,获得16个议席。2008年意大利议会选举,意大利共产党同意大利共产党人党、绿党、意大利民主左翼党共同组成的“彩虹左翼联盟”在众议院选举中得票率仅为3.1%,未能达到意大利选举法所规定的4%的众议院最低入门的得票率,未能获得议席,成为议会外政党。西班牙共产党在1996年的议会选举中得票率为10.54%,获得21个席位;进入21世纪后,得票率和所获议席数目大幅降低,2000年议会选举得票率为5.45%,获8个议席;2004年的选举得票率为5.30%,仅获2个议席;2008年的选举得票率降低到3.77%,获得2个议席。[14]

  相比之下,希腊共产党在21世纪的选举成绩要好一些,一直保持国内第三大党的地位。希腊共产党在希腊议会2004年的选举中得票率为5.89%,获得12个议席;在2007年的议会选举中得票率上升到8.15%,获得22个议席;在2009年的议会选举中得票率略有下降,为7.54%,获得21个议席。希共在2012年欧盟议会选举中获得227227张选票,得票率为4.5%,在2014年的欧盟议会选举中得票率上升到6.1%,共获得347817张选票,获得2个席位。[15]在2015年9月20日进行的希腊议会第二次选举中,希腊共产党获得301632张选票,占总票数的5.55%,获得15个议席。虽然在最近的这次选举中,希腊共产党的得票率和所获议席数都下降了,但是,考虑到目前极端困难的国际国内环境,希腊共产党的成绩实际上是不错的。此次选举中,希腊共产党在很多岛屿的得票率都提高了,如在伊卡利亚岛的得票率为33.2%,在富尔尼群岛的得票率为23.14%,在伊萨卡岛、利夫斯岛、莱夫卡扎岛、扎金索斯岛、萨摩斯岛等岛屿的得票率均超过10%;在全国7个选区,得票数获得第三名,在最大的雅典选区获得6.8%的选票,在拉里萨选区得票率列第二位,得到7.25%的选票。[16]

  二、21世纪初期发达国家共产党主要理论、政策调整

  为了适应国内政治、社会生态的演变,发达国家共产党在党的指导思想、党的性质、组织原则、社会主义的实现形式、党际交往等方面进行了较大的革新与调整,目前,发达国家共产党在这些方面呈现出不同于传统共产主义政党的一些新特点。

  1.党的指导思想出现多样化倾向,不再统一以马列主义作为指导

  发达国家共产党在党的指导思想方面出现多样化倾向,不再整齐划一地以马克思列宁主义作为党的指导思想,有些发达国家共产党舍弃了列宁主义的指导,有的发达国家共产党认为党的指导思想来源应该多样化。目前,发达国家共产党根据指导思想的不同可以分为两种类型,一是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思想的共产党,主要包括法国共产党、意大利重建共产党和西班牙共产党等;二是坚持以马克思列宁主义为指导思想的共产党,主要包括日本共产党、希腊共产党、葡萄牙共产党、美国共产党等。两种类型的发达国家共产党在指导思想方面的差异主要表现在对待列宁主义的不同态度上。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思想的发达国家共产党并不认同列宁主义,甚至持某种程度的批判态度,认为列宁主义思想的有些内容被斯大林曲解了,列宁主义不适合作为党的指导思想,应该回归马克思主义,并实现对马克思的超越,以真正的马克思主义为指导来观察世界、处理问题、解决问题;以马克思列宁主义为指导思想的发达国家共产党积极肯定列宁主义,认为列宁主义是列宁在帝国主义时期对马克思主义新的发展,应该坚持列宁主义的指导。另外,有的发达国家共产党虽然在党章中规定以科学社会主义、马克思列宁主义或者马克思主义作为党的指导思想,但是提出党的指导思想来源应该多样化,例如,德国共产党在坚持以马列主义为指导的同时,还提出除了科学社会主义、马列主义外,人道主义的、反法西斯的、和平主义的、反种族主义的、女权主义的、反全球化的、生态主义的等各种信念也可以帮助实现社会主义的目标。

  2.为扩大党的群众基础,多数发达国家共产党谋求从“先锋党”到“群众党”的转型

  随着产业结构的深刻变化,发达国家的阶级结构也发生了重大变化,产业工人比例大幅减少,中间阶层队伍日益壮大,作为工人阶级先锋队的共产党的阶级基础受到极大削弱。为了扩大党的生存空间,除了希腊共产党仍坚持强调党的“工人阶级先锋队”性质外,其他发达国家共产党纷纷转型,致力于“群众党”的建设。日本共产党在21世纪初期修改党章,明确规定年满18岁、日本人只要承认日共的党纲党章都可以申请加入,日本共产党“对一切人敞开大门”,是“工人阶级的党,同时也是日本国民的党”。[17]美国共产党党章规定年满18岁、居住在美国的任何人,无论民族、种族、职业、信仰、性别、阶级等,只要承认美国共产党的党纲和党章,都可以加入美国共产党。[18]法国共产党、葡萄牙共产党、意大利重建共产党等都提出本党是所有劳动者的政党,是群众性的政党。

  3.转变运行机制,强调党内民主,弱化甚至放弃民主集中制原则

  发达国家共产党在运行机制方面的调整最突出的特点是扩大党内民主,强调民主性,强调党的决策过程和党的运作程序民主化。在党的组织原则问题上,由强调集中转向更加注重民主。有些发达国家共产党着重突出党内民主,放弃了民主集中制的组织原则,如法国共产党、意大利重建共产党、西班牙共产党等。有些国家的共产党虽然继续坚持民主集中制,但是对民主集中制进行了新的诠释,由必须服从改为自觉服从,如日本共产党规定“不能因为党员持有不同意见而开除该党员”。[19]有些发达国家共产党在强调扩大民主的同时仍然坚持民主集中制的组织原则,如美国共产党的党章规定“一切决议通过民主程序进行”,“通过集体讨论和集体行动为劳动人民谋利益”,“集体行动是党的基本工作方式”,同时,美共党章还规定实行“历史上的民主集中制原则”,“党员对党的决议有异议时,可以向上级组织申诉,但是不得组织反对或者破坏党的决议”。[20]有的发达国家共产党还是强调执行民主集中制的组织原则,如加拿大共产党党章规定“以民主集中制作为组织原则”,“全体党员必须遵守党的决议”,“实行少数服从多数、下级党组织服从上级党组织的原则”。[21]

  4.在实现社会主义的方式和途径问题上,反对彻底放弃“革命”的希腊共产党与其他发达国家共产党之间出现分歧,发生争论

  关于采取什么方式和途径实现社会主义的问题,发达国家共产党出现两种不同的意见。希腊共产党被认为是目前唯一没有彻底放弃暴力革命主张的发达国家共产党。虽然不排斥通过和平方式实现社会主义,但是,希共认为和平的议会改革方式具有局限性,因此不主张放弃革命。其他发达国家共产党普遍主张放弃“暴力革命”,不再主张无产阶级革命和无产阶级专政,而是主张以议会斗争和群众斗争为主,通过和平方式,在现有的资本主义框架内对资本主义社会进行逐步改革,最终走向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西班牙共产党认为,可以通过对资本主义性质的国家政治、经济、社会、文化进行长期的民主改革的方式逐步实现社会主义,主张这种社会改革应该从现在就开始,不要等到掌握政权之后才进行。法国共产党主张实行“超越资本主义战略”,主张依靠民主力量和人民运动进行“人道的、民主的、互助的革命”,实现社会主义对资本主义的取代。[22]美国共产党主席萨姆·韦伯认为,“社会主义运动显然应该寻求一种非暴力的和平过渡的方式”,“和平过渡是可行的”,“虽然和平过渡需要的时间更长一些,还需要作出妥协和让步,但是如果和平方式能够避免流血牺牲,人民会认为是值得的”,“发生在20世纪的不必要的流血牺牲对人们情感的影响是深刻的”。[23]日本共产党党纲规定日共在宪法框架内遵守议会民主原则,通过和平、民主方式,建立民主革命和民主联合政府,首先实现生产方式的社会主义化,然后逐步向社会主义过渡。[24]

  关于通过暴力革命还是和平方式实现社会主义的问题,国际共运史上曾长期存在严重分歧。21世纪初,希腊共产党和其他发达国家共产党就这个问题又发生了两次比较大的争论。2011年2月,希腊共产党和美国共产党的高层领导人之间发生论争,美国共产党主席萨姆·韦伯认为,暴力革命在美国基本行不通,议会民主斗争是美国共产党的手段和目标。希腊共产党中央委员对韦伯的观点进行了针锋相对的批驳,认为没有革命,就不会彻底消灭资本主义剥削,共产党人不应该满足于资本主义框架内的改革,更不应该把这种和平改革视为党的目标。2013年11月第十五次共产党和工人党国际会议上,希腊共产党和葡萄牙等其他国家共产党之间发生争论,希腊共产党认为议会道路具有局限性,主张通过革命来实现社会主义,葡萄牙共产党等则认为,目前的群众运动还没有达到动摇资本主义根基的程度,反对放弃议会道路。

  5.积极谋求各国共产党的国际团结,提高国际影响力

  发达国家共产党积极组织和参加国际性会议、学术性交流活动以及地区性论坛,加强与各国共产党以及世界社会主义运动的国际团结。这类会议和活动按照组织主体的不同主要可以分为三类。一是以共产党为主体的国际性会议,如1998年5月22-24日希腊共产党倡导和主办了第一届会议之后,每年举行一次的“共产党和工人党国际会议”,已经成为最富成效的世界各国共产党交流、联合的平台,每次会议都吸引来自世界各地的共产党和工人党参加,介绍各自的情况和国内形势,围绕会议议题进行广泛的、多元化的、富有建设性的讨论。[25]二是以共产党员和马克思主义者为主体的学术交流会议,例如,每三年召开一次的“国际马克思大会”已经成为各国马克思主义学者“了解国外马克思主义和社会主义理论、思潮、流派及其发展趋势的重要窗口”。[26]三是共产党和左翼力量合作发展的地区性会议,例如,2004年5月8-9日,欧洲左翼政党成立大会在意大利的罗马召开,300名来自欧洲14个国家的共产党和左翼政党的代表参加了会议,这次会议的召开和“欧洲左翼党”的成立是欧洲共产党与左翼政党的合作发展到新阶段的一个标志。

  6.在国内谋求与其他左翼政党的联合或者更大范围的社会联合

  在当前国际国内政治力量对比对共产党极为不利的情况下,发达国家共产党认识到在现实社会中,孤军奋战是没有前途的,因而普遍重视与左翼力量的联合,如法国共产党、意大利重建共产党、日本共产党、西班牙共产党等都采取不同的政策加强与社会党等左翼力量的联合。2014年12月14日,葡萄牙共产党中央委员会召开会议,决定葡萄牙共产党将致力于构建广泛的反右翼社会联合体,建立由爱国人士、民主进步团体、左翼力量广泛参与的联合阵线。[27]

  总之,“不改革没有出路”,面对不利的国际国内形势,发达国家共产党不得不进行调适,但是共产党应该“有自己的目的和自己的政治”,[28]如果盲目改革,丢掉了共产党最基本的原则,使党趋同于其他政党,将丧失党的吸引力。发达国家共产党在进行理论、政策调整时,能否避免出现一系列方向性的问题,将影响其改革的成效,进而影响其未来的发展。如:在党的指导思想方面,如何避免出现由于指导思想多元化,导致党内思想混乱、党的凝聚力和战斗力削弱的问题;在党的角色定位上,如何避免出现定位错误、转型失败、导致传统支持力量流失的问题;扩大党内民主能够保障党员的权利,提高党的吸引力、凝聚力、战斗力,但是如何避免党内派别活动活跃,影响党的团结统一问题;与左翼政党联合时,如何处理好既联合又斗争的关系,避免一些党员和干部放松甚至放弃党的原则和党性,造成悲剧,出现法国共产党在20世纪70年代与社会党结盟时所犯的错误。

  三、21世纪初期发达国家共产党面临的问题与挑战

  经历了苏联解体和东欧剧变的沉重打击,顽强生存下来的发达国家共产党,在经过20多年的调整、革新之后,基本稳定下来,但是,目前发达国家共产党仍然面临重重困难和挑战,如何克服困难、应对挑战,将是发达国家共产党当前和未来一段时期内的工作重点。

  1.新科技革命产生的影响削弱了发达国家共产党的阶级基础

  科技革命推动人类社会从工业社会进入信息社会,发达资本主义经济由传统的工业经济转向了信息经济,发达资本主义国家的产业结构发生了巨变,信息产业迅猛发展,纺织、钢铁、机械制造等传统产业日渐萎缩,传统产业就业人数减少,掌握新技术的技术工人、管理人员、教育工作者、科研人员等知识型人员队伍不断壮大,成为劳动大军的主体。这一变化对以传统产业工人为阶级基础的发达国家共产党产生很大影响,严重削弱了发达国家共产党的阶级基础。

  2.新兴政治力量的兴起削弱了发达国家共产党的群众基础

  21世纪初期,发达国家的生态运动、女权运动、和平运动等新兴社会运动继续迅猛发展,其中绿党的发展尤为强劲,在很多发达资本主义国家,绿党已经成为举足轻重的政治力量,如意大利、法国、德国等国的绿党都已经成为参政党。这些新兴社会运动大多是左翼性质的,它们形成一股新的独立的政治力量,其成员主要是以知识分子和年轻人为主的来自社会各个阶层,对资本主义持批判态度、对社会不满的人,对他们持支持态度的主要是发达国家共产党所要努力争取的中间偏左的民众。这些新兴政治力量极大地分化了发达国家共产党的支持力量。

  3.发达资本主义国家阶级矛盾和社会矛盾在一定程度上的缓和,降低了共产党的吸引力

  发达资本主义国家在经过较长时间的稳定发展,经济实力不断增长,建立了社会福利保障制度等,对公民的基本生存条件提供保障,在一定程度上缓和了社会矛盾;随着民众收入的提高和企业股权的进一步分化,普通家庭的股票持有率提高,民众的经济地位有所提高;政治民主制度也得到一定的发展,成年公民拥有选举权和新闻、出版等一定的自由。在这种情况下,人民的政治观念、阶级意识发生了很大的变化,期望和平、安定,与资方的对立减少,劳资矛盾有所缓和,对现行制度的认同提高,共产党对广大民众的吸引力逐渐降低。

  4.苏联解体和东欧剧变遗留的影响以及西方反共势力的打压与诋毁,不利于发达国家共产党的国际国内生存环境

  苏联解体和东欧剧变后,西方反共势力大肆宣扬“历史终结论”,不遗余力地诋毁、丑化共产党,极大地扭曲了共产党和社会主义在民众中的形象,导致发达国家的很多民众对共产党产生不信任甚至恐惧心理。进入21世纪后,反共势力对共产党的攻击丝毫没有减弱,发达国家民众对共产党的疏离感依然存在,党的群众工作难以开展。

  5.发达国家共产党自身存在的问题,影响了党的发展

  发达国家共产党自身建设存在诸多问题,尤其是党的组织建设方面问题较为严重。

  (1)党内分歧频发,多派别并存现象较普遍

  面对全球化带来的挑战和国内激烈的政党竞争所造成的压力,发达国家共产党积极调整政策、谋求变革,但是由于在一些根本性问题上未达成党内共识的情况下急于改革,引起党内思想混乱、争议不断,破坏了党内团结和党组织的稳定,导致党组织分裂,出现多个派别并存、相互争斗的现象。如同为“欧洲共产主义”创始党的法国共产党和西班牙共产党以及北美的加拿大共产党等发达国家共产党党内长期存在多派并存、相互争斗的问题。法共内部存在三个主要派别:一是法共两位前全国书记罗贝尔·于以及玛丽·乔治·比费领导的主张改革的革新派;二是乔治·哈吉领导的传统保守派;三是以罗歇·马尔泰利和帕特里克·布拉乌泽克为代表的激进改革重建派。西班牙共产党党内也存在三个主要派别:一是主张党组织集中统一的弗鲁托斯派;二是敌视工会和工人社会党,主张重构联合左翼的马埃斯特罗派;三是主张联合左翼多元化发展,与各种社会运动友好合作的利亚马萨雷斯派。加拿大共产党在苏联解体和东欧剧变后,时任加共总书记乔治·休伊森脱离加共,带走了加共的很大一部分财产;2005年6月,加共再次发生组织分裂,时任加共中央执行委员会委员帕里佐及其支持者退出加共,宣布成立魁北克共产党。[29]“党的团结是党的生命力”是马克思主义政党学说的一条重要基本原理,党内派系斗争严重损害了党的生命力和战斗力。

  (2)党员队伍不稳定,年龄结构不合理

  目前,发达国家共产党党员队伍建设存在一些问题,主要是:党员参加党的组织活动积极性、主动性低;党员队伍不稳定,老党员流失,新党员招募困难;党员队伍老龄化明显,如葡萄牙共产党40岁以下的党员仅占20%,50岁以上的党员超过一半,希腊共产党党员“主要是45岁以上的成年人和60岁以上的老年人”,青年人所占的比重小。[30]

  发达国家共产党所面临的这些困难是长期的、结构性的,是短期内难以彻底解决的,但是,不解决这些问题,发达国家共产党就难以取得新发展,能否克服这些困难,事关发达国家共产党的发展前途。

  四、发达国家共产党的发展前景展望

  资产阶级的贪婪本性决定了资本主义绝不是人类幸福的归宿,自身无法克服的周期性、结构性的经济危机决定了资本主义绝不是人类历史的终极形式,社会主义才是人类的美好未来。2008年开始的资本主义金融危机、经济危机以及随之涌现的“马克思热”再次证明了“两个必然”的正确。但是,不可否认,当今世界仍然是资本主义占据主导地位,社会主义在与资本主义的力量对比中仍处于劣势。在“资强社弱”的国际大背景下,期望处于资本主义核心地带、面临重重困难的发达国家共产党在短期内取得突破性发展是不现实的。发达国家共产党的前途命运毫无疑问要受到党内外诸多因素的制约和影响,然而,归根到底起决定作用的还是发达国家共产党自身,能否处理好以下几个关键问题,将对发达国家共产党的未来发展起到关键作用。

  1.如何处理好“群众党”与“先锋党”的关系问题

  在发达资本主义国家阶级结构发生巨大变化、传统工人阶级队伍严重萎缩的情况下,国家共产党仍然一味强调党的“无产阶级先锋队”性质,无异于“关门主义”,会把日益壮大的中产阶级队伍拒之门外,也不利于与其他左翼政党的联合与合作。但是,如果发达国家共产党急于向“群众党”转变,丢掉共产党的根本立场和原则,失去“左翼中的左翼”特色,混同于其他左翼政党,也将难以获得更多认同和支持。如何解决好在保持党的先进性的同时又代表最广大人民的利益这一问题,是发达国家共产党谋求新发展所无法回避的问题。

  2.如何处理好扩大党内民主与加强党的团结与统一关系问题

  21世纪初期,发达国家共产党为适应国内政治生态的变化,着重强调党的民主建设,这在一定程度上增强了党的活力。但是,过分强调党内民主,放弃集中统一的原则,导致党内持不同意见的派别之间相互争论,党内矛盾公开化,党内分歧日益严重,党的团结受到严重影响,有些党出现组织分裂,严重削弱了党的战斗力和影响力,对党的生存和发展构成严重威胁。党的团结是党的生命力的重要源泉,党的团结事关党的生死存亡,而党的民主化发展是发达国家政党政治在21世纪初期的一个显著趋势,发达国家共产党又不可逆势而行,因此,能否处理好扩大党内民主与维护党的团结的关系问题是发达国家共产党进一步发展的一个关键点。

  3.如何处理好走向社会主义的道路选择问题

  在敌我力量悬殊的发达资本主义国家,固守“暴力革命”的理念是不可取的,发达国家共产党必须采取灵活的革命方式,参加议会选举不失为一种便捷的方式。议会选举的和平方式是目前绝大多数发达国家共产党的选择,但是,过分注重竞选及其结果而忽视、疏远群众运动和工人运动,是无法获得最终胜利的,发达国家共产党只有把议会斗争和群众斗争、工人运动有机结合起来,才能获得更多支持,才能与右翼势力抗争。

  4.如何处理好与其他左翼力量的联合问题

  发达国家共产党在与本国左翼的联合中,存在进退两难的问题,即如果为了联合,在一些政策、主张等方面过于妥协、退让,则容易丧失党的独立性;如果严格坚持党的原则,则容易出现分歧甚至联合关系的破裂。如何处理好这一难题对发达国家共产党是个考验。这一难题的解决并非不可能,南非共产党与非国大长达60年的联合斗争成为国际共运史上共产党与左翼政党团结、合作成功的典范,可以为发达国家共产党提供参考经验。

注释:

  [1]姜辉:《三种评判与三个问题:关于当前欧洲发达国家共产党的地位与影响》,《马克思主义研究》2003年第3期。

  [2]林怀艺:《世界共产党的当前态势及发展趋势》,《社会主义研究》2012年第4期。

  [3]王长勇:《在困境中探索道路的西欧共产党》,《当代世界与社会主义》2002年第3期。

  [4]柴尚金:《国外共产党现状及前景》,《当代世界》2005年第4期。

  [5]王家瑞:《当代国外政党概览》,当代世界出版社,2009年,第586页。

  [6]向文华:《西欧国家共产党的边缘化:数据分析》,《当代世界社会主义问题》2011年第1期。

  [7]Gawker.com Interviews CPUSA Head,John Bachtell,August 21[st],2015.http://www.cpusa.org/gawker-com-interviews-cpusa-head-john-bachtell/.

  [8]Central Office,Quebec & Regional Offices,Communist Party of Canada.http://www.parti-communiste.ca/?page_id=107.

  [9]An Introduction to the Communist Party of Australia,http://www.cpa.org.au/about-us/02-an-introduction-to-the-cpa.html.

  [10]A Profile of the Japanese Communist Party,January,2015,http://www.jcp.or.jp/english/2011what_jcp.html.

  [11]JCP Issues Statement on Its Major Gains in 1st Half of Local Elections,April the 14[th],2015,http://www.jcp.or.jp/english/jcpcc/blog/2015/04/20150414a.html.

  [12]JCP Gains 62 More Seats in 2nd Half of Local Elections,April the 28[th],2015.http://www.jcp.or.jp/english/jcpcc/blog/2015/04/20150428a.html.

  [13]《法国国家概况》,中华人民共和国外交部网站,http://www.fmprc.gov.cn/mfa_chn/gjhdq_603914/gj_603916/oz_606480/1206_606844/.

  [14]向文华:《西欧国家共产党的边缘化:数据分析》,2011年。

  [15]Statement of the CC on the Results of the Elections of the 18th and 25th of May 2014,May 26[th],2014.http://inter.kke.gr/en/articles/Statement-of-the-CC-on-the-results-of-the-elections-of-the-18th-and-25th-of-May-2014/.

  [16]Some Information on the KKE's Election Results,September 24[th],2015,http://inter.kke.gr/en/articles/Some-information-on-the-KKEs-election-results/.

  [17]Constitution of the Japanese Communist Party,Revised on November 24,2000 at JCP 22nd Congress,http://www.jcp.or.jp/english/jps_weekly/Constitution_001124.html.

  [18]Constitution of the Communist Party of the United States of America,Adopted at 30th National Convention,June 15[th],2014.http://www.cpusa.org/cpusa-constitution/.

  [19]Constitution of the Japanese Communist Party,Revised on November 24,2000 at JCP 22nd Congress,http,//www.jcp.or.jp/english/jps_weekly/Constitution_001124.html.

  [20]Constitution of the Communist Party of the United States of America,Adopted at 30th National Convention,June 15[th],2014,http://www.cpusa.org/cpusa-constitution/.

  [21]Party Constitution as Amended at the 36th Convention Communist Party of Canada,February 5-7[th],2010,http://communist-party.ca/party-constitution.

  [22]徐崇温:《没有执政的共产党探索争取社会主义的新途径》,《学习论坛》2014年第9期。

  [23]Webb,Sam:Reflections on Socialism,June 4[th],2005,http://www.cpusa.org/reflections-on-socialism/.

  [24]Program of the Japanese Communist Party,Adopted on January 17,2004 at the JCP 23rd Congress,http://www.jcp.or.jp/english/23rd_congress/program.html.

  [25]Press Statement of the KKE On the Work of the 16th International Meeting of Communist and Workers Parties in Ecuador,http://inter.kke.gr/en/articles/Press-statement-of-the-KKE-On-the-work-of-the-16th-International-Meeting-of-Communist-and-Workers-Parties-in-Ecuador/.

  [26]吴国富:《论后冷战时期共产党团结的转型及其原因》,《江西师范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14年第4期。

  [27]Statement by the Central Committee of the PCP-Meeting of 14th December,December 26[th],2014,http://www.pcp.pt/en/statement-central-committee-pcp-meeting-14th-december-0.

  [28]《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3卷,人民出版社,1995年,第124页。

  [29]Communist Party of Canada,From Wikipedia,the Free Encyclopedia,September 29[th],2015,https://en.wikipedia.org/wiki/Communist_Party_of_Canada#Quebec_communists_and_the_national_question.

  [30]向文华:《西欧国家共产党的边缘化:数据分析》,《当代世界社会主义问题》2011年第1期。

  (作者单位: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博士生)

相关文章:
文章检索
请输入要检索的文章标题
马克思主义理论研究和建设工程
中国现实问题研究
国外理论动态
理论视野
专家访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