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部邮箱 用户名 密码
首页 > cctb视频
第二集:星火燎原
网络编辑: 发布时间:2011-07-08 打印本页 发表评论】【关闭窗口
This text will be replaced

  马克思恩格斯的学说在上个世纪初就已经零星地传入中国,但是并没有产生多大影响。只有在中国共产党诞生以后,马克思主义这一先进理论才开始在中国大地上生根、发芽、开花、结果。旧中国内忧外患、国势颓败,反动保守势力异常强大,就像鲁迅所说的那样,即使搬动一张桌子,改装一个火炉,几乎也要血。但就是这么一个十分弱小,却有着先进理论指导和远大抱负的政党,殚精竭虑,不畏艰险,使马克思主义在中国大地上烧成一片大火,真正改写了中国的命运。

  第二集 星火燎原

  20世纪20年代,在上海霞飞路新渔阳里6号,这幢石库门的房子里,住着一位叫杨明斋的人。

  杨明斋,山东平度人。1901年初,杨明斋背井离乡辗转到了符拉迪沃斯托克、西伯利亚做工谋生。期间,他积极参加俄国工人运动,很快被推选为华工代表,十月革命前便加入了布尔什维克党。

  1920年春,共产国际派以维经斯基为首的工作组来中国考察,准备与中国的革命组织建立联系。杨明斋作为小组成员,随行担任翻译,并负责协调工作。

  经李大钊介绍,工作组由北京来到上海与陈独秀等人建立了联系。为了见面方便,杨明斋租下了这幢房子作为活动地点。

  工作组向陈独秀等人建议尽快成立中国的党组织。陈独秀、李汉俊、陈望道、沈雁冰等,这几位在今天看来可谓大名鼎鼎的人物,经常在这间屋子里反复地讨论和协商。终于在19205月,他们发起成立了一个具有历史意义的组织,名叫马克思主义研究会,负责人是陈独秀,成员还包括沈玄庐、俞秀松、杨明斋和施存统等。这是向建立中国共产党迈出的第一步。

  19208月,在马克思主义研究会的基础上,陈独秀等人建立了上海的共产党早期组织,这个组织成为中国共产党的发起组。

  【采访】章百家(中共中央党史研究室副主任)

  马克思列宁主义为什么吸引人?这是因为它提供了改变中国命运所迫切需要的思想武器。这就是开展阶级斗争进行社会革命;反对帝国主义殖民统治,实现民族独立;还有就是怎样组织坚强的、纪律严明的革命政党。而这三点是当时传入中国的其他思想和理论所不具备的。

  1920年下半年,继上海之后,北京、武汉、济南、长沙、广州、巴黎和东京等共产党早期组织陆续建立起来。这些共产党的早期组织,在紧锣密鼓地做着建党准备工作的同时,还以各种方式宣传和译介马克思主义和社会主义理论,组织工人运动。

  【采访】章百家(中共中央党史研究室副主任)

  当时,这些组织的名称并不一致。现在,我们把它们统称为中国共产党的早期组织。这些组织一成立,年轻的共产党人便积极投身到现实斗争中去。通过开办工人夜校、创办刊物等办法,宣传“劳工神圣”,启发工人觉悟,组织工人为自身的利益而斗争,在传播马列主义方面发挥了很大作用。

  1920815,陈独秀、李汉俊发起创办了通俗刊物《劳动界》周刊,陈独秀、李达、李汉俊、陈望道等人是主要撰稿人。他们用通俗易懂的语言向工人阐述了劳动创造一切价值的理论。同年9月起,他们又把《新青年》改为上海共产党早期组织的机关刊物,大量发表列宁著作的译文和关于列宁生平的介绍;开辟《俄罗斯研究》专栏,介绍俄国十月革命后的情况。同时,北京的《劳动音》、广州的《劳动者》等也产生了广泛的影响。

  1920117,在俄国十月革命三周年纪念日这一天,上海的共产党早期组织创办了半公开的刊物《共产党》,李达担任主编。刊物用大量篇幅介绍马克思列宁主义学说、各国共产主义运动的情况与经验、中国各地工人运动的发展情况,探讨中国革命的重要问题。

  在这期间,上海的共产党早期组织还起草了《中国共产党宣言》。这份保存在中央档案馆中的宣言文稿,是在中共驻共产国际代表团档案中发现的。但是,这个中文稿不是原件,是根据英译稿翻译的。最初的中文稿已经遗失。

  《中国共产党宣言》言简意赅,通俗易懂。它第一次把马克思和恩格斯撰写的《共产党宣言》运用到中国革命实际中来,表达了中国共产党人的理想和主张。这表明,中国共产党从筹建开始,就坚定地把马克思主义作为自己的理论基础。此后的风雨历程,中国共产党时刻不忘用先进的理论来武装全党,指导中国革命与建设的伟大事业。她对理论和思想之先进性的高度重视是古今中外其他任何一个政党都无法比拟的。理论的力量自始至终贯穿着中国共产党的成长历程。

  1921723晚,中国共产党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在上海秘密召开。大会最后一天因遭法租界侦探的突然干扰,会议转移到了浙江嘉兴南湖的一艘游船上进行。大会选举陈独秀为中央局书记,张国焘负责组织工作,李达担任中央宣传主任,主管党的宣传出版工作。

  中国共产党成立后,立即开始有领导、有计划地翻译和介绍马克思主义经典著作,在上海成立了第一个秘密出版机构——人民出版社,负责人是李达。

  20世纪20年代,这个叫做辅德里的小弄堂里,都是用青红砖相间砌成的石库门房子,各家前后都有门,独进独出。如果有人侧身而入,很难看出他进入的是哪家哪户。那时,有一个戴着眼镜的年轻人,经常出入于625号。这个人就是李达,这里是他的家,也是人民出版社的秘密社址。

  出版社的编辑、校对和发行等工作主要由李达承担。那时,他经常通宵达旦地工作,肚子饿了就啃几个冷馒头,有时甚至数日不出门,专心出版马克思主义著作。为躲避反动派的搜查和破坏,李达常常采取隐蔽伪装的方式出版书籍。例如,特意把书上的社址印成广州昌兴马路26,以此迷惑反动警察的眼睛。

  【采访】薛德震(人民出版社原社长)

  李达自己还是一个著名的马克思主义的理论家、哲学家。一生写了大量的研究马克思主义的著作,他的《社会学大纲》是很著名的,为在中国传播马克思主义做出了重要的贡献。毛泽东曾经赞誉他是理论界的鲁迅。

  李达为人民出版社拟订了丰富的出版计划,包括马克思全书15种,列宁全书14种,康民尼斯特丛书共产主义丛书11种,等等。

  【采访】薛德震(人民出版社原社长)

  当时由于环境险恶,物质条件匮乏,这个计划没有能够全部完成,1922年出版了十多种书, 1923年人民出版社去到广州,与新青年社合并。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立后,1950121重建人民出版社,毛泽东为人民出版社亲笔题写了社名。

  继人民出版社之后,192311月,中国共产党又成立了第二个出版发行机构——上海书店,经理是毛泽东的弟弟毛泽民。

  上海书店在国内外建立了庞大的发行网,遍布长沙、南昌、广州、太原、青岛、重庆、宁波、香港、海参崴和巴黎等地。共产党人通过这些网络把马克思主义著作传送到读者手中。

  19262月,军阀孙传芳以煽动工团妨碍治安为由,派军警查封了上海书店。

  让我们把目光再次投向上海-新渔阳里六号,上海的共产党早期组织在筹备建党的同时,还在这里建立了社会主义青年团和外国语学社,目的是培养党的后备力量,输送到苏维埃俄国学习马列主义。

  外国语学社由杨明斋任社长,俞秀松任秘书,俄文教师有杨明斋和维经斯基的夫人库兹涅佐娃,李达是日文教师,李汉俊是法文教师。学员少时二三十人,多时达五六十人,其中包括我党历史上许多风云人物,例如刘少奇、任弼时、罗亦农、蒋光慈、肖劲光、等等。学员们除了学习外语,还阅读了李汉俊译的《马克思〈资本论〉入门》、陈望道译的《共产党宣言》等。

  【采访】刘源(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后勤部政委、刘少奇之子)

  在上海,在那儿他(刘少奇)也有过回忆,确实给他印象最深的是库斯涅佐娃,一个苏联的白俄老太太给他们讲俄语。(我父亲)跟我讲他的俄语水平也很有限,因为就补习了那一段,但是在那一段他们重点的就是研究马克思主义的根本理论。在上海的时候就听了《共产党宣言》,在留苏之前也确实看过《共产党宣言》。

  1920年冬到1921年春,学社将学员分三批输送到苏维埃俄国。他们化装成裁缝、理发师、新闻记者等,通过水路和旱路,经过千辛万苦,辗转到达莫斯科,进入东方劳动者共产主义大学学习。

  这是俄共(布)创办的专门培养苏联东部地区民族干部和东方各国共产党干部的学校,简称东方大学刘少奇、任弼时、肖劲光、罗亦农、王一飞、俞秀松、任作民、曹靖华、蒋光慈等三四十人组成了中国班,成为中共第一代留俄生。

  1923年,赴法勤工俭学的赵世炎、陈延年、陈乔年、王若飞、萧三等也陆续来到东方大学,汇入留俄生的行列。

  第一次国共合作时期,又有大批党的干部和学生被送往苏俄留学。他们中的少数人进入东方大学,大多数人进入莫斯科中山大学。“中国劳动者孙逸仙大学”,即莫斯科中山大学,它19259月共产国际为纪念孙中山、培养中国革命干部而成立的。

  东方大学和中山大学为中国共产党培养了大量革命骨干,其中就有我们所熟知的邓小平、叶剑英、刘伯承、王稼祥、杨尚昆等等。

  俄国十月革命的胜利让新生的苏俄成为马克思列宁主义传入中国的重要途径。这条途径被称为马克思主义传播史上的东方路线。这条线路上主要汇聚了外国语学社学员、旅欧学生和上海大学学生。

  【采访】王东(北京大学教授)

  这批留苏的学生,他们也翻译了马克思和列宁的一些重要著作,比如说《国家与革命》,比如说《帝国主义论》,比如说蒋光慈翻译的《民族和殖民地问题》,任弼时同志翻译的《中国战争》,瞿秋白翻译的列宁的哲学著作,都在中国的民族解放中起到了重要的指导作用。

  192210月,上海私立东南高等师范专科学校改名为上海大学,成为以共产党人为主要骨干的一所新型革命学校。

  校长由于右任担任,副校长为邵力子,社会学系主任是瞿秋白,中文系主任为陈望道。任教的教师,包括蔡和森、恽代英、张太雷、朱自清、叶圣陶、田汉等进步和知名人士。在他们的影响和带动下,上海大学的学生经常在工人中宣传马克思主义,组织和参加工人运动。1927年,蒋介石发动反革命政变,上海大学被查封

  虽然上海大学历史短暂,但却是国共合作时期党培养干部的重要阵地。很多学生先后走上了革命的道路,他们中有王稼祥、秦邦宪、杨尚昆、丁玲、柯柏年等。

  柯柏年,原名李春蕃。1923年,他翻译和发表了列宁的《帝国主义论》的前六章,因此被沪江大学开除。不久,他在瞿秋白和张太雷的建议下进入上海大学社会学系学习。1924年,柯柏年经杨之华介绍加入中国共产党。

  【采访】胡永钦(中共中央编译局马恩室原副主任、资深翻译家)

  柯柏年同志不仅是一位革命家,还是一位马克思主义经典著作翻译出版成就卓著的翻译家。1925年,他在回家的时候,在故乡就翻译了《哥达纲领批判》,当是因为没有订合同,他就自己出钱,而且用马丽英的名字在上海出版了这部著作。他说他的笔名比较多,他解释马丽英这个字,马表示马克思,“丽”用音表示列宁,以此来表示他对马克思和列宁的敬仰。

  抗日战争爆发后,柯柏年辗转到了延安。延安马列学院成立后,他被调到翻译部从事译校工作,译校了大量马列经典著作,其中有《德国革命和反革命》、《法兰西阶级斗争》、《拿破仑第三政变论》和《马恩通信选集》。

  上海大学社会学系主任瞿秋白是中国共产党早期主要领导人之一。瞿秋白的革命生涯从五四运动就已经开始了。191954,瞿秋白作为俄文专修馆的学生代表参加了五四爱国主义运动,随后担任了学联的评议部议员,先后和郑振铎、耿济之等人一起创办了《新社会》旬刊和《人道》月刊。1920年春,瞿秋白加入了李大钊在北京组织的马克思学说研究会,学习科学社会主义,接受了马克思主义的主张。

  192010月,瞿秋白以《晨报》特约记者的身份前往苏俄考察,逐渐对列宁领导的俄国革命有了深入了解,更为系统地学习了马列主义。期间,他还担任中共驻苏俄代表团的翻译和东方大学中国班的教师。

  192176,共产国际第三次代表大会在莫斯科克里姆林宫举行,瞿秋白以记者身份参加。在会议的间歇,他在走廊里遇见了列宁,进行了亲切的交谈。

  在苏联期间,瞿秋白屡屡听到大家引吭高歌《国际歌》。那充满激情的雄壮旋律,使瞿秋白热血沸腾、激情澎湃。他很快学会了俄文版的《国际歌》。

  1922年底,瞿秋白告别莫斯科回到祖国,暂住在北京大羊宜宾胡同堂兄瞿纯白的家里。那时,《国际歌》的歌词已经翻成了中文,但由于译文晦涩不上口而无法广为传唱。瞿秋白决心重译《国际歌》,让它在中国广泛流传,成为中国无产阶级革命的战歌。于是,在堂兄家的风琴边,他对照法文原文,一边弹奏风琴,一边反复斟酌吟唱,每一句歌词都要推敲再三。

  【采访】瞿独伊(新华社国际部原俄文翻译、瞿秋白之女)

  国际歌,我知道原来翻译的不顺当,有好几个翻译,他翻译的时候,主要的哪一点不顺当,就是唱起来不顺当,他那里有一个叫做国际(的歌词),唱起来这个俄文,很长,那么长唱起来,这个中文只有国际两个字就断了,完了,我爸爸想来想去,他也会弹风琴,他那个时候的堂兄那里生活,那里有风琴,他也会弹,他就一边弹一边配,说怎么办呢?这个那么长,就国际完了,俄文唱起来很长,他就想起来就译音,以后国际歌就好唱了。(瞿独伊唱《国际歌》)

  19236月,中国共产党第三次全国代表大会在广州召开。会议结束那一天,全体代表来到黄花岗烈士墓前,在瞿秋白指挥下,高唱刚刚学会的《国际歌》。从此,这首雄壮有力的歌曲就在中国大地上传唱开来,激励着一代又一代中国人为了无产阶级的解放事业抛头颅,洒热血,续写了一个个惊天地、泣鬼神的乐章。

  党的三大后,瞿秋白负责编辑中国共产党机关刊物《新青年》,译介了大量列宁著作,热情地传播列宁主义。

  19251月,《新青年》由季刊改为月刊,首刊就是由瞿秋白主编的列宁逝世一周年专号。此外,瞿秋白还在《向导》周报、《布尔什维克》等许多党的理论刊物上发表了大量传播列宁主义的文章。

  瞿秋白一生留下了多达500余万字的著作、译作和文章,从哲学到社会科学,从革命理论到文学作品,内容十分广泛,主题大都集中在对马克思列宁主义以及苏联社会的介绍和研究上,为马克思列宁主义在中国的传播发挥了重要作用。

  广州市长洲岛,黄埔军校所在地。1924年,孙中山在中国共产党和苏俄的支持与帮助下创办了这所中国现代史上著名的军事院校。黄埔军校的教学和管理基本参照苏联军校的模式,除军事教育外,还有政治教育,以教授革命理论和革命知识为主。

  【现场同期】冯惠(黄埔军校旧址纪念馆副馆长)

  在黄埔军校的政治教官当中,大部分是优秀的共产党员,像大家非常熟悉的政治部主任周恩来,当时他只有26岁,刚从法国留学回来,就来到黄埔军校任政治部主任。还有聂荣臻,1926年从苏联留学回来之后,就来到黄埔军校任政治部的秘书兼教官,还有大家非常熟悉的恽代英、肖楚女,他们都是黄埔军校的政治教官。应该说共产党员在黄埔军校的政治教育当中所占的比例是非常大的。

  据曾是黄埔军校第一期学生的徐向前回忆,他就是在黄埔军校学习期间,通过学习这些课程和书刊,对共产主义和苏联的十月革命有了进一步的了解。

  【现场同期】冯惠(黄埔军校旧址纪念馆副馆长)

  黄埔军校在对学生的政治教育方面,还做了一个特别的规定,就是社会主义、共产主义和马克思主义方面的书籍,在黄埔军校均可以阅读,学生们在这里思想是相当自由的。除了可以看到三民主义书籍之外,还可以看到社会主义、共产主义以及马克思主义理论方面的书籍。

  中国共产党成立后,马克思主义经典著作翻译和出版出现了第一次高潮,革命运动更加风起云涌。在中国大地上,马克思主义变成了一股强大的力量。面对这种力量,以蒋介石为代表的国民党右派感到恐惧。1927年,正当北伐节节胜利时,蒋介石发动了·一二反革命政变,疯狂屠杀共产党人。

  但是,中国共产党人传播马克思主义的信仰始终没有改变,甚至不惜牺牲生命去实现共产主义理想。正是在这种信仰的鼓舞下,他们承担起了继续推动新民主主义革命的历史使命。

  大革命失败以后,中国共产党人开始探索出一条农村包围城市,工农武装割据的革命道路。在毛泽东建立的第一个农村革命根据地——井冈山,战斗频繁,环境十分艰苦,条件非常恶劣。但是,共产党人仍然坚持马克思主义的理论学习。期间,毛泽东根据大量的实际调查和研究,运用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全面深刻地分析社会现实,写出了《中国的红色政权为什么能够存在》、《井冈山的斗争》、《星星之火,可以燎原》等一系列重要著作。

  【现场同期】邹亮辉(瑞金中央革命根据地历史博物馆馆长)

  来到瑞金以后,(为了)更好地传播马克思主义列宁主义,探究中国革命成功的道路,所以采取了几种形式,一种就是成立了马克思主义研究会,研究会下面成立了编印部,所以通过编印部来进行编印、印刷这些进步的理论书籍。再一个就是出版,虽然条件非常艰苦,但是他们还是想尽办法,利用传统的办法,像石印、油印、手刻,包括一些铅印,来进行印刷。而且在条件艰苦下利用了地方的土造纸,在这个造纸上来进行印刷,包括出版一些书籍。在这些方面,你像当时出了很多文章(书籍),像列宁的《十月革命》、《国家与革命》、《共产党宣言》,包括《社会主义的浅说》,还有《中国革命的基本问题》,包括《中国苏维埃》等等一系列的文章和著作,所以这些书籍的传播,通过讲课、传授,书籍的传授,宣传品的宣传,对传播马列主义起到很大的积极作用。

  据不完全统计,仅1930年至1934年,中央苏区就出版各种不同的教科书28种,各种报纸和杂志16种,政治读物和社会科学书籍69种,其中大部分是马列主义的经典著作和介绍马列主义的通俗读本。

  在当时极端艰难的战争环境里,毛泽东仍然不忘学习马列著作,想方设法搜集马列主义书籍。他对找到的书籍视为珍宝。长征途中他丢弃了许多衣物,但书却一本也没丢。

  1932年红军打下漳州,毛泽东找到一本《反杜林论》,如获至宝。不论在瑞金的茅草屋里,还是在长征的担架上,他反复研读这本来之不易的重要著作。

  据《反杜林论》的译者吴亮平回忆,在中央苏区,毛泽东多次邀请他到自己住处,研究《反杜林论》中的理论问题,深入探讨当前的革命实际问题。后来,毛泽东还曾以大禹治水之功来比喻吴亮平翻译《反杜林论》的功绩。

  【采访】石仲泉(中共中央党史研究室原副主任)

  从我们党成立之后,党领导人也都很重视学习马列著作,比如像毛主席来说的话,他学马列著作,在《共产党宣言》翻译到中国来之后,陈望道1920年)那个本子他就读过。所以在整个土地革命战争时期,他读了这样一个《共产党宣言》,这样一个《反杜林论》,列宁的《国家与革命》,《左派幼稚病》、《两个策略》。所以他就说,我学马列是在马背上学的马列。条件非常艰苦的时候,他都一直坚持读马列著作,因为这是我们党的指导思想。所以他反对本本主义这个思想,是说明他对马列主义读得很活,能够掌握住精髓,到时候不能本本,要咬文嚼字,要掌握它的精髓、灵魂,(用)这些东西去指导中国的实际。

  中国共产党成立之后,年轻的中国共产党人认真汲取马克思列宁主义的思想精髓,热情翻译和传播马克思列宁主义著作,积极尝试运用马克思列宁主义去解决中国革命的实际问题,努力探索中国化的马克思主义理论道路。从此,马克思主义真理之火迅速传遍华夏中国,形成燎原之势;马克思主义理想之根深深扎进中华大地,不断发芽结果。中国人“从思想到生活出现了一个崭新的时期”。

  然而,传播真理的道路总是艰辛、曲折、漫长。“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马克思主义在中国的早期传播过程,中间遇到了哪些问题呢?中国先进的知识分子又是如何解决这些问题的?

  本集编导 闫志勇

相关文章:
中央电视台新闻联播栏目报道...
中央电视台朝闻天下栏目报道...
解读习总书记8.19重要讲话精神
杨金海秘书长接受《北京支部...
姜椿芳同志纪念短片
重庆电视台《重庆新闻联播》...
中央电视台晚间新闻关于画传...
北京电视台关于画传出版座谈...
新版《马克思画传》《恩格斯...
《追求真理永不止步》----记...
中央电视台走进中央编译局(...
中央电视台走进中央编译局(...
中央电视台走进中央编译局(...
李长春强调 深入实施马克思主...
中央电视台《焦点访谈》栏目...
《思想的历程》首映反响强烈
《思想的历程》播出后社会反...
第一集:历史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