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部邮箱 用户名 密码
首页 > 编译工作 > 经典著作编译 > 列宁著作
重要论述摘编(一)
作者:列宁    来源:《列宁专题文集·论社会主义》
网络编辑:俣俟 发布时间:2011-03-02 打印本页 发表评论】【关闭窗口
摘要:
关键词:

  工人阶级要获得真正的解放,必须进行资本主义全部发展所准备起来的社会革命,即消灭生产资料私有制,把它们变为公有财产,组织由整个社会承担的社会主义的产品生产代替资本主义商品生产,以保证社会全体成员的充分福利和自由的全面发展。

献》190213月),《列宁全集》第2版 第6卷 第193

  我们要争取新的、更好的社会制度:在这个新的、更好的社会里不应该有穷有富,大家都应该做工。共同劳动的成果不应该归一小撮富人享受,应该归全体劳动者享受。机器和其他技术改进应该用来减轻大家的劳动,不应该用来使少数人发财,让千百万人民受穷。这个新的、更好的社会就叫社会主义社会。关于这个社会的学说就叫社会主义

告贫苦农民》(19033128日〔314日和410〕之间),《列宁全集》第27卷 第112

  乐于吸取外国的好东西:苏维埃政权+普鲁士的铁路秩序+美国的技术和托拉斯组织+美国的国民教育等等等等++=总和=社会主义。

苏维埃政权的当前任务〉一文的几个提纲》(191834月),《列宁全集》第2版 第34卷 第520

  如果我们问一下自己,共产主义同社会主义的区别是什么,那么我们应当说,社会主义是直接从资本主义生长出来的社会,是新社会的初级形式。共产主义则是更高的社会形式,只有在社会主义完全巩固的时候才能得到发展。社会主义的前提是在没有资本家帮助的情况下进行工作,是在劳动者的有组织的先锋队即先进部分施行最严格的计算、监督和监察下进行社会劳动;同时还应该规定劳动量和劳动报酬。这种规定所以必要,是因为资本主义社会给我们留下了诸如分散的劳动、对公共经济的不信任、小业主的各种旧习惯这样一些遗迹和习惯,这些在所有农民国家中都是最常见的。这一切都是同真正共产主义经济背道而驰的。所谓共产主义,是指这样一种制度,在这种制度下,人们习惯于履行社会义务而不需要特殊的强制机构,不拿报酬地为公共利益工作成为普遍现象。

在俄共(布)莫斯科市代表会议上关于星期六义务劳动的报告》(19191220日),《列宁全集》第2版 第38卷 第3637

  我们认为革命无产阶级的独立的、毫不妥协的马克思主义政党,是社会主义胜利的唯一保证,是一条通向胜利的康庄大道。因此,我们在任何时候,包括最革命的时刻,都不会放弃社会民主党的完全独立性,不会放弃我们的思想体系的彻底的不妥协性。

关于起义的战斗协议》(190524日〔17日〕),《列宁全集》第2版 第9卷 第257

  马克思主义教导说——这一教导不仅已经由整个共产国际在共产国际第二次代表大会(1920年)关于无产阶级政党的作用的决议中正式加以肯定,而且也已经为我国革命的实践所证实——只有工人阶级的政党,即共产党,才能团结、教育和组织无产阶级和全体劳动群众的先锋队,而只有这个先锋队才能抵制这些群众中不可避免的小资产阶级动摇性,抵制无产阶级中不可避免的种种行业狭隘性或行业偏见的传统和恶习的复发,并领导全体无产阶级的一切联合行动,也就是说在政治上领导无产阶级,并且通过无产阶级领导全体劳动群众。不这样,便不能实现无产阶级专政。

俄共(布)第十次代表大会文献》(19213月),《列宁全集》第2版 第41卷 第85

  社会主义的伟大奠基人马克思和恩格斯,在几十年中考察了工人运动的发展和世界社会主义革命的成长,清楚地看到:从资本主义过渡到社会主义,需要经过长久的阵痛,经过长时期的无产阶级专政,摧毁一切旧东西,无情地消灭资本主义的各种形式,需要有全世界工人的合作,全世界的工人则应当联合自己的一切力量来保证彻底的胜利。

全俄工兵农代表苏维埃第三次代表大会文献》(19181月中旬),《列宁全集》第2版 第33卷 第278   

  要知道无产阶级专政决不只是推翻资产阶级或推翻地主,——一切革命都这样做过,——我们的无产阶级专政是要保证建立秩序、纪律,提高劳动生产率,实行计算和监督,建立比过去更巩固更坚强的无产阶级苏维埃政权。

在全俄中央执行委员会会议上关于苏维埃政权的当前任务的报告》(1918429日),《列宁全集》第2版 第34卷 第242

  社会主义反对对民族使用暴力。这是无可争辩的。而且社会主义一般是反对对人使用暴力的。但是,除了信基督教的无政府主义者和托尔斯泰主义者以外,谁也没有由此得出结论说,社会主义反对革命暴力。可见,笼统地谈论“暴力”,而不分析那些区别反动暴力和革命暴力的条件,那就成了背弃革命的市侩,或者简直是用诡辩来自欺欺人。

无产阶级革命和叛徒考茨基》(191810 11月),《列宁全集》第2版 第35卷 第287

  我已向你们证明,要摆脱资本主义,无产阶级专政是不可避免的,是非有不可的,是绝对必需的。专政固然非有暴力不可,但它并不仅仅意味着暴力,它还意味着比先前的劳动组织更高级的劳动组织。

在全第一次代表大会上的讲话》(19195月),《列宁全集》第2版 第36卷 355

  革命军队是进行军事斗争和对人民群众实行军事领导以对付专制制度军事力量的残余所必需的。革命军队之所以必要,是因为只有靠暴力才能解决伟大的历史问题,而在现代斗争中,暴力组织就是军事组织。

革命军队和革命政府》(1905627710日〕),《列宁全集》第2版 第10卷 第318319

  废除武装是社会主义的理想。在社会主义社会里不会有战争,因此,废除武装将会实现。但是,谁指望不通过社会革命和无产阶级专政来实现社会主义,谁就不是社会主义者。专政是直接依靠暴力的国家政权。在20世纪这个时代(以及在整个文明时代),暴力不是拳头,不是木棍,而是军队。把“废除武装”写进纲领,就意味着笼统地说:我们反对使用武器。这也和假使我们说我们反对使用暴力一样,没有一点马克思主义的气味!

论“废除武装”的口号》(19169月),《列宁全集》第2版 第28卷 第172

  恩格斯说过:法国每次革命以后,“因此,工人总是武装起来了;掌握国家大权的资产者的第一个信条就是解除工人的武装。”武装工人是军队的萌芽,是社会制度的组织细胞。破坏这个细胞,不让它发展起来,——这就是资产阶级的第一个信条。马克思和恩格斯多次着重指出,任何取得胜利的革命的第一个信条就是打碎旧军队,解散旧军队,用新军队代替它。一个上升到统治地位的新的社会阶级,如果不使旧军队完全解体(即反动的或胆小的市侩叫喊的所谓“瓦解”),不经历一个没有任何军队的最困难最痛苦的时期(法国大革命就经历了这样一个痛苦时期),不逐渐建立起、在艰苦的内战中建立起新阶级的新军队、新纪律、新军事组织,它无论过去和现在都不能取得也不能巩固这种统治地位。

无产阶级革命和叛徒考茨基》(19181011月),《列宁全集》第2版 第35卷 第286

  到目前为止,军事一直是资本家地主阶级剥削无产阶级的一种工具,到目前为止,整个欧洲的资本家政权还靠资产阶级军官所统率的旧军队的残部来支持。但是,一旦工人拿起枪杆子,开始建立自己的庞大的无产阶级军队,开始教育士兵,使他们知道为什么而战,使他们保卫工人、农民和工厂,不让地主和资本家重掌政权,那时,资产阶级的这个最牢固的支柱就会倒坍。

《普遍军训节讲话》(1919525),《列宁全集》第2版 第36卷 第373

  我们在采取和平步骤的同时,也应当全面加强我们的作战准备,绝对不能解除我们军队的武装。我们军队是使帝国主义列强丝毫不敢轻举妄动、不敢侵犯我国的切实保障,因为列强纵然可以指望起初获得某些暂时的胜利,但结果任何一国都不免被苏维埃俄国所粉碎。这是我们应当知道的,这应当成为我们鼓动和宣传的重点,对于这一点我们要作好准备,要完成好在日益疲惫的情况下把和与战两者结合起来这一任务。      

俄共(布)第九次代表大会文献》(192034月),《列宁全集》第2版第38卷 第278

  

相关文章:
文章搜索
请输入要搜索的文章标题